也許是太過期待1月21日的到來,這幾天也沒專心聽課,依舊在桌下按着手機互傳訊息,一起吃午餐,一起走回家,一切如常。簡單的日常總讓人心安,我甚至認為,一輩子這樣過也可以。

然後,下課的鐘聲響起,卓行早已習慣等着我把厚重的書本強行放滿locker,再深深的嘆一口氣以示不滿。

「你係咪永遠都唔會執好個locker呢小姐?」

「做咩咁執着我個locker啫?」

「睇唔過眼囉,遲早唔見嘢。」



「喺個locker入面又點會唔見,難搵啲啫。」

「係唔會搵到先啱。」

「都係啲垃圾notes啫,最多遲吓執囉,行啦,返歸!」

我推着他的背走,他一臉無奈,也不再對我說教了,一直走到廁所門口,就突然停下來。

「去個廁所先我,走廊咁多人,你喺學校隔離個公園仔等我啦。」



廁所對着一排locker,放學時間總是擠滿了人,還有些男男女女在打鬧,正在上演青春偶像劇。說罷,有一個男同學就拿着課本追着另一個女生,差點就誤中副車,打中我的頭,幸好卓行反應快拉開我。

「此地不宜久留,下面等你,快啲去。」

過了大概十分鐘,他才緩緩走下來。

「咁慢㗎你。」

「撞到Paula講咗兩句啫。」



「哦,原來搵人。」

「撞到啊,唔係搵佢。」

「撞到都要講兩句,洗唔洗啊?」

卓行看着我不禁失笑,拍一拍我的頭,作勢要弄亂我的頭髮。

「喂!」

「你撞到friend都會寒暄幾句啦,咁大反應做咩呢?」

「喔,係咩?你話係咪係囉。」

我向着他吐吐舌頭,然後頭也不回轉身就走。他快走幾步一下子就追上我,開始說起別的事。



「聽晚想食咩啊?」

「你又話有地方帶我去嘅?」

「咁...都要食嘢㗎。」

「唔知啊,我唔諗㗎喇。」

「指意晒我咁話喎,小心我賣你豬仔。」

「咁我一定好值錢!」

「傻啦,其實無人要,一文不值。」



我瞪着他,裝作生氣,他卻露出招牌微笑,不以為然。

「得喇知你值錢喇,聽日就賣咗你啦吓~」

我們不知不覺間就走到樓下,臨走時他提我要多帶一套衣服更換。

「我仲諗住頹look添。」

「下話?我唔介意咖,又唔係咩特別日子。」

「咁又唔係喎,我生日已經好特別,咁真係要着靚啲。」

「咁都兜到個圈讚自己,服咗你喇,上去啦。」

「哈哈,咁再見喇。」



「再見。」

如果能早一點知道一句「再見」的重量,我會不會更珍惜現在?

最後30小時。

1月21日,23:59:59。

1月22日,00:00:00。

原來相距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