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0,鬧鐘聲劃破寧靜,我沒有一如以往的賴床,反而立刻起來梳洗和襯衣服。我穿了黑色毛衣,格仔短裙,深啡色牛津鞋,戴上米色圍巾,整個造型成熟又不失可愛感,加上現在的髮型比起中一時清爽多了,隨便用直髮夾卷一下髮尾就可以。我在鏡子前左看右看,希望卓行會喜歡我今天悉心打扮的造型。

因為要先運動的原故,我就不化妝了,只塗了口紅,幸好今天暗瘡沒有作怪。帶上了運動服,我早早就出門了,乘車到了海旁附近。

12:00,一個人在遊蕩。

再渡過一次16歲,風景依舊,那些人和事卻通通變了樣,不知該慶幸還是傷感。人總無法預知未來,今天的好又不一定能延續,將來只能由無數大大小小的後悔堆砌而成吧。待我回去以後,也要面對一個全新的世界。

我想一個人待着,感受一下此刻的實在,被我重新編寫的故事快要迎來短暫的結局。我選了一個面向海的長椅坐下,拿出了筆記本,在海浪聲伴隨之下,慢慢地寫着。



回來以後,我好像沒有留下任何記錄呢。

我不知道該用甚麼形式記下,最後就當作是要寫一封信給自己,總覺得很對不起這個年代的自己。或許她一輩子也不會找到這封信,但至少我嘗試把這些感受傳遞給她。

在我專心致志的時候,沒有發現時間正悄悄流逝,直至收到阿寶發來的訊息,我才驚醒,立即奔走到跟他約定的餐廳。

「Sor遲咗!」

阿寶坐在靠窗的卡位,翻看着餐牌。



「唔緊要,坐啦。」

他的神情意外地冷靜,也沒有借機罵我幾句,有一股認真的氣氛圍繞着我們。也許他也察覺到,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他。

「嗌嘢食先啦,我叫咗㗎喇,都係得啲午餐set。」他把餐牌遞給我,然後默默看着窗邊的人來人往。

點好午餐後,兩杯飲品馬上就到,我們默不作聲,攪動着眼前的熱華田。我的腦中正思索着如何開口,想着想着,我又有點疑惑為甚麼想要說給阿寶知道,是因為他之前對我的坦白吧?

「有嘢想講?關於你同卓行?」



我瞪大雙眼看着他,馬上又回復平靜,就說他應該早知道了。

「瞞唔過你啦,哈哈。」

「點啊?有咩想講?」

「你之前講得無錯,原來喺不知不覺間,我哋嘅感情早已起咗變化,又或者係我唔敢承認。」

阿寶的手沒有停下來,深啡色的華田被他弄出一個漩窩,好像一下子把我們帶回數星期前。他輕輕一笑,一副「我就早知道」的表情,眼神中沒有一絲波動。

「咁咋嘛?以為你要講咩好大件事咁。」

我也跟着笑起來,卻一時間想不出可以說的話。

「其實你唔洗介懷我之前講嘅嘢,我同佢又唔會有可能嘅,我又唔會怪你搶咗佢,見到佢幸福我就ok。」



他不以為然,沒所謂的樣子。

「多謝你啊...」

「傻啦,講呢啲,我知佢今日一定會有啲表示啦,你生日喎!」

「唔知呢,咁我都承認我有少少期待嘅,哈哈!」

「少少咋咩?你睇你個樣,花痴咁嘅樣!」

我們相視而笑,午餐適時來到,我們又回復往常,打打鬧鬧的模樣。

縱然阿寶在我身邊,我早已看不到周遭的風景,走到體育館的路特別漫長。



13:00,有一個人在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