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你哋一齊嚟嘅?」

殷殷和卓行坐在體育館內的長椅上,他們已經換好運動服,看來比我們早了不少來到。

「係啊,我哋約咗食晏咋嘛。」阿寶說罷就往更衣室的方向走去。

「咁我都去換衫先,好快!」

整個場地分開了兩邊,一邊是籃球場,剛好有些中學生在練習,大概是某學校的校隊之類吧,卓行經過時雙眼好像會發光一樣看着場中的身影。



「過去挑機啦,哈哈!」我拍拍他的肩,示意他過去切磋切磋一下。

「費是屈佢地機啦,唔係幾好嘅。」

「果然自信心爆棚,我支持你㗎。」

卓行輕輕一笑,無視我對他的「鼓勵」走到另一邊,被劃分成四個羽毛球場,有些人已經在激烈對戰中,羽毛球在空中飛來飛去,好一陣子還未掉下來,我看着內心暗暗驚嘆,如果能有他們一成功力就好了。

「你望塵莫及㗎喇。」



卓行拍拍我的頭,似乎看得出我的心事,我立即瞪着他以示不滿。

「你一陣唔好拖累我就真!」

「邊個話要同你一組啊?」他奸狡一笑,就好像我中了他的陷阱一樣,可我偏偏不服氣。

「咁我同阿寶一組囉,哈哈。」我拉着阿寶叫他跟我一組,顯然卓行的眼裡閃過一絲不滿,我裝作看不到,直接走到場中準備開戰。

「你哋一定會輸。」他堅定的眼神,跟上次我在冒險樂園說要和他比賽時一模一樣。



羽手球在他左手掉落,右手隨即揮動球拍,完美的拋物線,越過我所及的視線範圍,我馬上向後退,勉強趕得上,揮拍的力量卻比他差得遠。羽毛球剛好過網,他馬上躍起一個殺球,我彷彿看到羽毛被他打碎了,「啪」一聲狠狠落地,先得一分。

「佢搞乜嘢?」阿寶大概是被他的殺氣震懾了,向我投以疑惑的眼神。

「青春期嘅少年係衝動啲。」我冷靜回答,他「噗吱」的笑了一聲,我也禁不住笑了。

「咁我哋都要認真啲喇,莊芯言咪拖我後腳啊吓。」

「呢句應該我講先啱!」

「點啊,你哋傾完未啊!接招啦!」卓行對着我們大聲一喊,手上一連串動作把羽毛球打到我們一方,阿寶一個箭步上前,大力揮拍,羽毛球被打到殷殷那邊,她一時反應不及,這一球就落空了。

「Sor發咗呆,哈哈。」

「唔緊要。」卓行口裡說不要緊,眼裡卻燒起熊熊烈火。不知怎說,總覺得他其實在生氣,在發洩一樣。



他拾起羽毛球,站好方位後開球,這一球依然是打向阿寶那邊,阿寶輕鬆就把球打回去,接下來搓了幾球,雙方都在尋找突破的機會。卓行故意把球打到前方,我立即奔上前,僅僅接住打過網,他就逮住這個空檔把球殺向阿寶那邊。

「啊!」阿寶還未反應得來,羽毛球就擊中他的肚子。

「Sor!唔小心唔小心!」卓行一臉抱歉,大概想不到自己的球如此神準吧。

「唔知點解,硬係覺得佢真係想打我。」阿寶悄悄對我說,我輕輕一笑,點頭,用口型對他說「小心點」。

與其說是殺意,我覺得那是醋意吧。

卓行不是一個喜形於色的人,通常很難察覺到他內心的情緒和波動,唯獨在他急躁的時候,他很容易讓行動決定他的思想,這也是他小孩子的一面。

總覺得這樣的他太可愛了。



如是者我們來來回回把球「殺」來「殺」去,可憐的羽毛球被我們玩得殘破不堪,殷殷提議先把球換一換,我也順便休息一會。

「卓行似乎唔想同我一隊,先咁大火氣喎。」殷殷和我坐在場邊,才過了15分鐘,我已經覺得好累好累。

「哈哈,可能啦。」

他們依然在場中對戰,卓行越戰越勇,連贏三球。有一刻,我好像看到阿寶對我發出求救訊號。

「阿寶,我同你換位。」

阿寶馬上走出場外放下球拍,大口大口的喝水,剛才看他跑向左後方又走回右前方接球,就知道他辛苦了。

「我唔會讓你㗎。」卓行在警告我,語氣卻是温柔的。

「洗咩你讓!嚟啦!」我吐吐舌,信心滿滿的回話,我們之間的第二次比賽,即將開始。



「嚟喇喎——」

羽毛球順着他揮拍擊出,不偏不倚的落到我伸手可及的範圍,我甚至不用移動。




「點會唔讓你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