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到底待了多久?

很久以後,淚水乾了,我沒有再哭,因為想不出要哭的理由。大海為他傳話,我也聽到了一直想知道的真心話,算是實現了願望。

他說得對,我們都是被動的。

對於想不來的事,乾脆不要想,只是也不知道該給甚麼反應,任由海風將我們包圍,擁得更緊,讓我們無法忘記,曾經依偎着的彼此。

然後,我的肚子不爭氣地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卓行禁不住笑了一下,我們才清醒過來。



「你真係好破壞氣氛啊。」他舒了一口氣,似是在取笑我。

「我嗰肚咋...唔係我。」我無辜的看着他,他捉緊我的肩沒有放開,帶我走回現實世界。

「你想食咩啊咁?」

「你唔係諗好先帶我嚟㗎咩?」我帶點不屑的望向他,他只是聳聳肩。

「我諗住帶你嚟睇日落㗎咋,哈哈。」



「你真係呢...」

他抓抓頭,傻笑幾聲,好像回復原來的他;我跟着笑,打了他幾下以示抗議,我好像也是原來的我。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把剛才的夢看輕一點。說是一場夢,就不那麼痛,夢裡的故事本來就不真實,既然從來沒有擁有過,也不算失去。

我們走回大街,熱鬧的市集早已散場,只剩下一架架「車仔」安放在路邊。黃金海岸內的餐廳感覺特別高級,加上是晚市的原故,對於仍然是學生的我們來說有點貴,逛了一圈還是想不出吃甚麼。

「不如M記啦。」我停在位於角落的M記,詭異的麥當勞叔叔站在門口歡迎我們。

「你唔介意生日食M記咩?」



「無所謂啦,餓死人喇,入去!」

我們找了張靠牆的二人枱,他說替我買,叫我坐着就好。所以我看着他的背影離去,在櫃枱前指手畫腳,呆着等着,又望向我做了一個「ok」手勢,然後捧着餐盤回來,遞給我一個豬柳蛋漢堡,把兩包薯條倒出來放在一個餐盤上,形成一個小山丘。

好平凡,如果我們是情侶,我們的日子大概也是如此。他會陪我吃這樣吃那樣,那麼遷就我那麼照顧我,把我不吃的東西通通吃掉,我想,他又會長胖了吧,但這次我也會陪着他,聽說幸福的人都會長肉。

「其實M記好好味。」我咬一口漢堡包,豬柳的油香和芝士配合得天衣無縫,而雞蛋又剛好中和了那種油膩感,M記包來說我獨愛豬柳蛋漢堡。

「你哋啲女仔唔驚食完爆晒瘡咩,哈哈!」

「驚㗎,但又真係好味,有shake shake薯條仲正,好滿足啊!」

「咁易滿足,你真係好易養。」

「哈哈,我突然諗起一樣嘢。」



「咩啊?」

「唔記得幾耐之後啦,會有一篇潮文講男人一生只係想揾一個肯陪自己捱麥記嘅女人。」

「咁搞笑?肯食麥記就好㗎喇?」

「係肯陪自己捱窮,唔介意食麥記,甚至請埋男朋友食。」

「喔...所以你想兜個圈嚟讚自己?」他不懷好意地笑。

「nonono,係直線,我仲要生日都唔介意食M記啊。」

「明明你自己就鍾意食,扮咩吖,哈哈。」



我白他一眼,薯條一條又一條充滿口腔,很熱氣,也很滿足。吃甚麼沒所謂吧,只要坐在對面的人是他,甚麼都能美味百倍。

「咁睇嚟我可以搶先寫呢篇潮文喎,咪可以出名囉。」他恍然大悟的道,好像有甚麼了不起。

「你啊?算吧啦,哈哈。」

「我寫嘢ok㗎,文筆好唔再講,感情又細膩,真係我都比我自己感動到。」

「我又無睇過你寫嘅嘢,鬼知咩。」我一副黑人問號的模樣,他若有所思,不知道想起甚麼。

「唉。」

「做咩突然唉聲嘆氣?」

「你竟然無睇過我寫嘅嘢。」



「咁你快啲比我睇啦!」

「咁你快啲諗下我比你張生日卡係邊啦。」

「我真係無收過喎,你係咪偷偷放咗喺邊到...啊!」

「你終於知喇?」

好笨,我真的好笨。

他的心意,我總是發現得太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