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言。」

「做咩?」我看着他,他卻沒有望向我,只是注視着眼前大大小小的石頭,海水湧至微微拍打它們。入夜後,只剩下風聲和海浪聲在迴盪。

還有心臟正在跳動着的聲音,我活在這個時代的證明。

「你差我一個願望。」

「咩願望?」



「唔好扮唔記得喎。」

「又話要我欠你一世?哈哈!」

「係啊,呢個時空入面,我哋呢一世。」

聽到他這麼說,有點心酸的感覺。人總不能預知自己的生死,一輩子可以很長久,安然無恙渡過一生漸漸老去;一輩子也可以很短暫,還未來得及開眼觀看世界便在沉默中離去。因為未知才值得期待,一旦加上了期限,生命只是在倒數着,所謂盼望都設定了界線,就像一個被告知快將死亡的病人,就像我們一樣。

除非,有奇蹟出現,成了唯一的希望。



「咁你嘅願望係咩?」我裝作輕鬆,試圖緩和沉重的氣氛,我發現我們都不適合認真說話,認真得讓人窒息。

「我嘅願望係,你嘅願望唔會實現。」

「吓?」

「你期望我會同你講嘅嘢,我今日都唔會講。」

我一時間反應不來,愣住了,似懂非懂。



「你覺得做人應該活在當下,定展望未來?」他繼續說話,我卻還是說不出一隻字,所有疑問和情感哽在喉嚨。
人 有幾多會忍受痛


「我諗咗好耐,真係好耐好耐。因為我唔清楚將來係點,我只可以揀而家。我唔同你,你有機會重新選擇你嘅人生,但我只係活呢一次。我唔介意等你,然後人生去到某一個位我又會再次遇到你,但我點保證,未來幾年會好似劇本咁有得跟住走?或者另一個資逸都係會出現,我哋始終都走唔到落去。」
輕輕拋下我 每想一次都沉重


「我會諗,你一直都喺到就好喇。六、七年嘅時間話長唔長話短唔短,但要你重新經歷過,我會唔會好自私呢?如果有得揀,我真係好想搏一次,搏一個你可以留喺到嘅機會,至少現在呢一刻都係實實在在。不過說穿了,穿越與否都唔係必然,根本唔係一個選擇,只係聽天由命。所以,我可以做啲咩?到頭嚟我只係一個垂死掙扎嘅人,我唔開口,你係咪可以唔走?如果我始終留唔住你,我係咪等得到你?」
你的金剛圈 最好箍得更緊


「我唔知我哋之間嘅結局係點,但我真係唔想錯過過程。特別喺我諗到我哋分享唔到共同回憶嘅時候,成個感覺好唔真實。我都會怕去到最後忍唔住放棄嘅人,會係我。」
在記憶裡愛 不痛不真


「你講得好啱,我哋嘅相遇係意外。太早遇到最好嘅你,我唔知應該覺得慶幸定係不幸。」
相見是意外 見不到才是應該


「慶幸我比其他人更早發現你嘅好,慶幸可以同你一齊返學放學,慶幸可以為咗你去比賽拎牌,慶幸可以一齊過聖誕,慶幸你再一次返嚟我身邊,慶幸可以陪你過生日,其實我應該慶幸,唯一嘅不幸,只係你會離開呢個事實。」
沒有你 仍舊有你帶不走的快感


「但我無後悔,愛上你,會係我呢一世最正確嘅決定。」
受苦也榮幸 誓要你 成就我愛到不像是凡人


淚水滑落,比浪花還要洶湧。



「呢個唔係表白,我只係對住大海自言自語。我嘅願望,希望大海聽到,會幫我實現。」

他始終沒有看我一眼。

「嗯...我諗大海會聽到。」

也許是海浪淹沒了我的哭泣聲,卓行再沒有說話,只是搭在我肩上的手在顫抖着,捉得更緊,緊得讓人生痛,卻又痛不過心臟撕裂的痛。

1440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