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唱我就聽。」

麥當勞裡依然播放着音樂,輕快的調子跟寂寞的夜晚一點也不相配,他安靜等候着,我的腦海中為他播起另一首歌,彷彿穿越到名為未來的場景。
聯想 校友會的周年宴
即將跟你遇見


我回去了。然後,在某一次舊同學聚會中,我們終於能碰上一面。不知這些年他過得如何,想起他的名字,那悸動竟仍未散去。他應該變得更成熟了吧?會不會已經交了一個不錯的女朋友?為了再次相見,我會悉心打扮,除下厚重的眼鏡,化淡淡的妝,舊同學看到我會為我的蛻變而驚訝,他先是一愣,才幽幽地說一句:無見咁耐,你靚咗。
殘酷地再見 是你顯得禮貌謙謙
故事也許終結十年 已沒太多需要掛牽


「你都係,成熟咗好多。」我由衷地回應,原本想調皮地說他還是不怎麼樣,但他的確改變了很多,少年時那一點稚氣早已不見,一個簡單的微笑,幾句生硬的寒暄,也是這些年來無法相見的距離感。



「出黎打工之後,殘咗好多就真。」

「工作好忙?」

「第一年做嘢係辛苦啲。你呢,成日見你周圍飛,揾工未啊你?」

「哈哈,假象嚟㗎啫,都要面對現實㗎喇。」

「估唔到,學生生涯真係有完嘅一日,都幾唔慣。」



「嗯,以前我哋仲成日一齊放學,喺到怨唔知幾時先唔洗返學。」

「咁計落,我哋原來識咗十年喇。」

「係喎,咁就十年。」

渡過了人生中最青春燦爛的十年,下一個十年,伴在他身旁的人,也許是另一個她。
這 是我無知青春的結欠
跟你沒發展
情路越行越遠幾多對象相愛和情變




清清挽着允健的手臂從遠處走過來,他們的前十年是彼此,下一年,他們會步入禮堂,迎來更多個十年。

「曬死我呢啲單身狗喇。」我忍不住調侃他們,清清甜蜜一笑,當年的平劉海早已留長分界,深藍色的連衣裙更突顯她白晳的皮膚,可愛的臉多了幾分成熟氣質。誰會想到她才二十三歲便會成為人妻,丈夫還是初戀男朋友,好夢幻的故事,原來並非不可能。

「咁多年你都慣㗎啦,唔抵得揾返個囉,哈哈。」允健摟着清清,用寵溺的眼神看着她,旁人根本無法進入他們的空間。

「係係係,信唔信我早過你哋結婚吖嗱?」

「你得嘅話我哋一定祝福你㗎!」清清一下子走到我身旁挽着我,彷如年輕的我們。

「卓行呢?有冇拖拍先?」允健搭着卓行的肩,亦如當初。

卓行聳聳肩,喝一口手上的啤酒,笑而不語。

「鬼馬喇你,收收埋埋,有女朋友要介紹我哋識啊。」



「咁多廢話,飲啦。」

我看到卓行偷偷瞄我一眼,好像有甚麼說話不想在我面前講起。所以他還是單身嗎?有女朋友了嗎?還是分手了?

誰知道。
在最燦爛時光交織美麗的錯愛


熱鬧過後,我們久違的並肩走回家。

我們說起很多往事,老朋友相聚時的情景都一樣,離不開回憶。

「你記唔記得你送過獎牌比我呢?哈哈。」

「緊係記得啦,青春到呢...以前先做得出。」



「幾浪漫吖,曖昧時嘅互動係最難忘。」

「都係嘅,我以前真係好鍾意你。」

「嘩,你咁講我會怕羞㗎喎。」我不會問他那麼現在呢?還喜歡我嗎?不過是一些美好回憶,何必讓它打擾現在的我們。

「扮咩吖你,明明好厚面皮。」

我輕輕一笑,內心微微的波動。
若有無奈 只有用新的愛情來做替代


「咁你啫係有冇拍拖?」

他始料未及,視線轉移到遠方的街燈,像月光般的淡黃色。

「咁多年,總會有。」



「喔...都係嘅...」

我們不再說話,只有細碎不一的腳步聲,他走得比較慢,遷就着我的步速,我則走得比較快,才跟得上他。

「佢好似你。」

「哈哈,有人話過,第一個鍾意嘅人係好重要,會影響你之後揀嘅對象。」我異常冷靜,彷彿與我無關。

「係㗎,你好重要,睇嚟係有啲根據。」
若看不開 只不過從此沒有這麼緊張一段愛
未曾捉緊你那樣放開


「咁...你哋而家拍成點?」

「無啊,都係咁。」



「喔...幾好吖,拍拖都係平平淡淡。」

「嗯,都係嘅。」

好像有甚麼揪着我的心,有一點刺痛,被幼針一下一下的刺着那種痛,痛得不着痕跡。

他再沒有搭着我的肩,只在我伸手可及的距離。
當你實現的美好將來能淡化我悲哀


「開心就好,要幸福落去啊。」我向他露出了自以為很燦爛的笑容,是我的祈願,我的祝福。

「嗯,你都係,我都想你幸福。」

「哈哈,好老套啊,講呢啲。」

「明明係你講先嘅,老套!」

「哎呀,我哋都老喇。」

「係㗎,你老過我。」

「差嗰兩個月,咁都同我計!」

「兩個月都係老,哈哈。」

看着他的笑臉,就能忘記悲傷,抹去一點點痛,和眼角的淚水。
又何必掛礙秒速一段愛


「唔話當年喇,明明我哋仲好後生㗎嘛。」

「講吓而家囉,見你成個kol咁,啱啱先去完歐洲?」

「係啊,去咗兩個月,見識下世界嘛。」

「威啦,有冇識返個鬼仔啊?」

「學你話齋,總會有。」

「識食啊下。」

「無啦,萍水相逢啫。」

「有緣千里能相會啊,話唔埋㗎。」

「可能啦,緣份到了我都唔抗拒嘅,哈哈。」

一瞬即逝,是時間,是回憶,是我們。
我靦腆 你也坦率
未可得到的最愛
再後悔都精采


在屋宛前,一樣的位置,我們面對面站着。

「再見喇,夜喇快啲上去。」

說再見,未必會再見。

「嗯,你都係。」

「得閒再約出嚟啦。」

「下次帶埋女朋友出嚟比我哋見下啦。」

「哈哈,睇下點啦。咁,真係再見喇。」

「再見。」

他轉身離開,一樣的背影,我看過無數遍,只是我們的身影不會再次相遇重疊。

「多謝你,多謝你愛過我。」我低聲說,他好像跟我有心電感應一樣,竟回過頭來向我揮手,示意我快點回家。

他消失了。





他專心致志的看着我,聆聽我不怎麼樣的歌聲。有些歌詞忘記了我便隨便胡混過去,當他發現了我不自然的停頓,就會偷笑一個。

「點啊?好唔好聽?」

「嗯,好聽。」

「就咁咋?無其他喇?」

他默不作聲的看着我,十多秒過去,才緩緩開口。

「櫻花樹下嘅續集,睇嚟係一個遺憾。」

「百年樹木,首歌叫百年樹木。」

「見證人間所有愛恨,係幾有意思嘅。」

「嗯,我都覺。」

「多謝你嘅推薦歌,唔知等到我有得聽嗰一年,會變成點呢?」

「唔好意思呢兩位,我哋收舖喇。」店員姐姐悄悄走過來,叫我們離開。原來時間已經這麼晚,我們匆匆收拾好,離開本日最後一個景點。

晚風吹得更狠,我們倚在海邊的欄杆,他說還有一點說話未講。

「最後講埋呢樣,就送你返去啦。」

距離一天的結束,還餘15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