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神秘秘咁,想講咩啊你?」

他轉過身來,面向我,微微上揚的嘴角,清澈的眼眸裡有着我。

「莊芯言,生日快樂。」

我有一點驚訝,其實早就忘了他欠我一句生日快樂,還以為要說些甚麼呢。想着想着,我不禁大笑起來。

「笑咩啊你,莫名其妙...」



「哈哈,你先莫名其妙!」

「咩啊,你今日生日嘛,咪講生日快樂。」

「咁做咩琴晚唔喺sms講?今日見面又唔講?」

「我唔sure可唔可以做到第一個同你講生日快樂嘛,咪做最後一個。」

「就係因為咁,你今日死都唔肯講?」



「係嘅...」

我笑得更開懷,他有點生氣,摸摸我的頭,冷不防捏了我的臉頰一下。

「喂啊,痛啊...」

「笑得咁大聲吖嗱?」

「咁你係好笑嘛,好似小朋友咁要爭第一,吖唔係,爭最尾先啱,哈哈!」



「係啊係啊,對住你比你感染咗啊,小朋友。」

「你唔比仲有人遲過你㗎?」

他拿出電話,螢幕的光照亮了我們的小空間,他把鎖屏遞給我看,時間顯示着23:53。

「呢7分鐘入面我瘋狂同你講生日快樂好未?」

「痴線,傻佬嚟㗎你!」

寧靜的夜裡,風浪聲都蓋不過我們的笑聲。

「話時話,你電話個解鎖圖案係咩?」我搶去他的電話,胡亂試了兩次,當然是錯誤的。

「講咗比你知就唔係密碼啦。」



「喂啊,你畫一次啦。」

「唔制。」

「咁我畫到佢鎖機為止,哈哈。」

連續錯了五次,要等待半分鐘才能再次解鎖。他無可奈何,只好先解鎖一次正確的。

「我畫一次㗎咋,睇唔切就算。」
9-8-7-4-5-6-3-2-1


「車,咁簡單原來,我撞多幾次應該中。」

「馬後炮啦你。」



「咁係吖嘛,哈哈。」

「好喇,夜喇,送你返去。」

「死喇,唔知呢個時間仲有冇車呢?」

「應該有嘅,放心啦,安全送到你返去。」

23:59。

「最後一句,生日快樂。」

「多謝你。」

我想挽着他的手臂,電話卻不識趣地響起來。我叫卓行拿出電話,並沒有任何來電。



「傻仔,係你電話響啊。」他白我一眼,我笑嘻嘻的看着他。

「哈哈,係喎,唔知邊個咁夜打嚟呢?」

「緊係你阿媽啦,快啲聽啦,同佢講返緊去唔好要佢擔心。」

「你都啱,收到!」

我沒有多看來電顯示便接下電話。



然後,沒有然後。






我坐在客廳的地板上,眼前有幾條充電線,還有我的iPhone電話。我反應不來,環顧四周,都是熟悉不過的家居擺設,電腦開啟了,停在選擇使用者的頁面。

這是我原來的家吧?

腦海中閃過今天的片段,那首歌,那夕陽,那星空,那美味的快餐,那一句生日快樂——

淚水溢出,不受控制地掉落在冰冷的地板上。

我怎麼就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