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氣舖收工之後, 正同緊班 friend 出外風花雪月之際, 突然收到老細成哥電話急 call, 「呀龍, 有事要救命呀, 你快啲番黎公司呢度先啦!」
 
頂, 收左工啦, 仲叫咩鬼救命呀? 「成哥, 我而家同緊班 friend…….」 但成哥再好急咁同我講, 「唔好再講咩 friend 住先嘞, 你快啲番黎舖頭度先呀, 如果唔係你就聽失業都似架嘞!」
 
咦, 有啲恐嚇成份咁喎, 但既然成哥咁講到, 咁我亦唯有同班 friend say good bye 先。
 
番到去地舖間冷氣公司度之後, 見成哥已經好急咁開住門黎等緊我, 「呀龍我地快啲上車先講!」 我見佢直情由心度震哂出黎咁, 想必係有咩大鑊野發生左定嘞, 行去就泊響門口路邊架貨 van 處, 好快, 成哥同我就已經火速開車而去。
 
車上, 成哥一開口就講左個重點出黎, 「呀龍, 我隻乸知我出面有女人呀!」 吓, 咁大件事, 但成哥呢番說話亦嚇左我一跳, 因為平時見佢係一面敦厚兼出哂名係顧家嘅人, 但而家居然話我知佢響出面有個女人。
 


我正想開口問佢前因後果嘅時候, 成哥跟住就同我再講, 「呀龍, 呢次我就真係大檸樂嘞, 呢, 早排有個大陸妹黎搵我地買冷氣, 咁果日咁啱你出去左做野, 所以我就自己過去同佢裝左部機, 但到我裝完機之後, 跟住我就同果個大陸妹傾起偈上黎….」
 
成哥開始有啲陶醉住咁樣, 「個大陸妹好後生同好靚女, 佢同我講話因為理工大學收左佢, 所以佢就落黎香港租左果個單位黎住, 等佢可以方便下個月開學就響度番學同讀書, 咁我同佢傾左一陣偈之後, 跟住大家發覺又幾投契咁……..
 
到佢打電話講比個業主知部機連按裝要成八千幾蚊嘅時候, 個業主就發哂爛渣話佢做咩買部冷氣機會咁貴, 跟住最後就話只願意負責一半嘅價錢, 而其餘果啲就要條女自己比番, 咁條女聽倒之後就眼都濕哂咁, 跟住佢話我知佢屋企其實都係無咩錢, 而最後就好無奈咁提議比我同佢上兩次床, 等我可以收番佢果一半平啲咁話喎!」
 
成哥開始再愁住面咁話, 「咁之後我就同佢上左兩次床, 但之後我就發覺我有啲唔捨得佢, 唉呀龍, 你都知啦, 我隻乸都已經成四十幾歲架嘞, 但而家突然有個未夠二十但又咁卜卜脆嘅靚女比你嘆過之後, 果種感覺又真係令人無法抗拒架!」
 
但又到我有樣野想問, 「係呢成哥, 咁你搵我黎到底係想我做啲咩咁呢?」
 


成哥又再講, 「我想你幫我扮住係佢條仔照顧住佢先, 因為我老婆偷睇我 wechat 知道左件事之後,而我就話係幫你隱瞞住件事唔比你條女知道, 所以條大陸妹先至借我部電話黎轉啲訊息比你, 但我老婆就緊係唔會信咁啦, 而佢亦已經知佢係住響果度…….
 
但我又收到風老婆將會帶人上去找佢晦氣, 所以呢幾日你唔好番工住, 就只需要幫我全日睇住佢, 而我就唔會再去佢度先, 直到我老婆上去見倒你之後, 跟住你就同佢解釋清楚件事係咁就得架嘞!」
 
哦, 聽落好似又幾 so 咁喎, 但一日未見過條女嘅真身同交過手, 所以都仲未知呢件係苦差定係樂事? 但不過點都好, 而家老細話放我假再奉旨去陪女, 咁咪就當係幫吓成哥佢唔使搞到佢家變先咁啦。
 
架貨 van 好快就已經到左佐敦道一帶, 到左一幢舊樓樓下停低左之後, 跟住成哥就帶我搭 lift 上樓而去, 出左 lift 後, 我同佢行到去一個單位嘅門前, 按左門鐘之後, 跟住好快, 木門就已經打開左。
 
「呀晴!」 「成哥!」
 


而當我真係見到呢條大陸妹之後, 跟住我就 …………, 我已經比眼前呢條女搞到擘大個口得個窿, 眼前嘅大陸妹唔單止係靚女, 而且簡直就可以用仙女下凡黎形容, 溫柔嘅聲線, 均衡嘅身材, 一對似係識得講野但又我見尤憐嘅眼神, 正將我堅硬嘅心狠狠地咁熔化住起黎。
 
我個心即時就諗, 成哥要我呢幾日放假黎陪住佢, 但我而家簡直就想即刻同佢注冊結婚再即晚洞埋房去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