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左個撚屌公仔送比呀晴之後, 呀晴正笑得燦爛咁同我繼續前行, 但行行吓果陣, 有條老同款嘅物體正迎面特登用手臂黎撞埋呀晴個波度, 呀晴嗌左一聲出黎之後, 跟住我就一手扯實老同隻手臂黎講, 「DLLM 死老同博懵呀!」
 
個老同見我扯實佢, 跟住佢就惡過撚咁同我講, 「做咩撚野呀?」 講完個老同就用力格開左我隻手, 大戰正在一觸即發, 正驚青緊嘅呀晴突然響我身後衝口而出就嗌住, 「龍哥快啲搵呀成哥黎啦!」
 
個老同聽到呀晴咁講即時就窒左一窒, 「大麻成?」 我見咁樣, 知道個老同誤會左呀晴口中嘅成哥唔係佢諗緊果個成哥, 但跟住我就借勢一巴星埋個老同塊面度就講, 「仆你個街吖, 成哥啲人都敢搞!」條老同果然真係苙哂水咁, 見佢正摸住塊面邊走咁講住, 「誤會黎啫, 無事嘞!」
 
個老同走左之後, 面上有啲唔開心嘅呀晴跟住就講, 「龍哥, 我地不如走咯!」
 
同呀晴行番上樓之後, 都已經接近成十二點鐘倒, 我正諗緊今晚會響屋內邊度瞓嘅時候, 跟住呀晴突然就同我講, 「夜嘞, 你今晚都係唔使留響呢度瞓得嘞!」
 


唔撚係呀? 同妳扒又据完街又行完仲買埋個撚屌公仔黎比妳, 家下妳就過橋抽板一個屈尾十就話唔使我留響度瞓, 咁妳快啲扣喉嘔番舊牛扒出黎比我先嘞。
 
我同呀晴講, 「但成哥叫我留低響度睇住妳…….」 呢個時候, 有人敲緊度門, 我同呀晴正在妳眼望住我隻眼, 咁夜, 唔通係成哥響屋企鼠左出黎搵呀晴?
 
我行去開左度門黎睇吓, 咦, 無人嘅, 我再伸個頭出走廊度左望右望住, 係喎, 真係無人喎, 我刪番度門, 但唔使一陣之後, 度木門又再響起敲門聲響, 我再打開度門黎睇吓, 但情況依舊都仲係唔見有人企響度, 呀晴見倒咁, 跟住就開始覺得有啲驚嘞。
 
如是者, 我又刪門, 又有人敲門, 我再開門, 但又唔見有人出現, 我再刪門, 但又有人再敲門, 跟住我又再打開度門, 呀晴已經驚到毛管都戙哂起黎, 但我就覺得好過癮咁, 呢啲咁違反物理自然學上嘅野, 明明無野都可以撞到度門會響咁嘅。
 
我伸個頭出走廊度就嗌住, 「喂師兄, 掂喎, 門都可以敲得響, 咁我比舊冷氣散熱器你舉吓, 如果得嘅下次開工我預埋你幫手舉啲散熱上外牆度吖, 夜晚開工都唔拘架, 黎, 咁好玩, 整多幾野敲吓度門先啦!」
 


我刪番度門, 但今次之後, 就已經再無聽到敲門聲響嘞。
 
我又再望番住呢個咁狼心狗肺嘅呀晴, 好, 要我走, 咁我話之妳今晚比鬼責都好, 到時妳再 call 我黎我就啋妳都有味, 我同呀晴講, 「好啦, 咁我走先嘞, 聽朝我先再過黎搵妳啦!」
 
但呀晴聽到我咁講之後, 跟住見佢即時飛撲埋黎面都青哂攬住我隻手臂就話, 「龍哥唔好走, 你今晚都係留響呢度陪我瞓啦!」
 
對波正銀住響我手臂度,  Haaaa……, 果然真係好鬆軟柔潤兼彈手咁呀, 好彩今晚總算都有番少少收穫, 我拍住呀晴隻手背黎講, 「唔使怕, 有龍哥響度, 龍哥頭上果三把火勁到可以用黎做燒焊, 好嘞, 我隻手臂都已經瘀哂架嘞, 妳都係快啲沖埋個涼就上床瞓覺啦!」
 
但呀晴就仲係好驚咁話, 「唔呀…., 我好驚呀, 我唔敢入廁所刪埋門呀!」 咁點呀? 唔係要我同妳一齊沖涼吖嗎? 但如果係嘅就唔拘喎。
 


呀晴正口震震咁同我講, 「不如……, 你坐響出便, 而我就響廁所唔刪門咁沖涼吖!」 咦, 好喎, 咁難諗嘅都可以比妳諗得倒, 「咁好啦, 妳快啲去沖埋涼就上床瞓覺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