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大廳,與正在用膳的父親雙目交投,我避過視線匆匆走往廚房。

「瞳,看到父親也不打招呼?」父親叫停了我,卻沒望向我一眼。

他目中無人的性格,很反感⋯

「父親早。」我低著頭。

「宮廷明晚有場舞會,要準時。」話畢,他便回到自己的書房。



我的家族在歷史上曾有不少的貢獻,所以在現今社會上,地位只僅次於瓦克羅然家族,排行第二。也因為社會地位甚高,難免要參加一些大大小小的活動。

我從冰箱取出食材,為頌玲烹煮西式早餐。

「一則突發新聞報導,一名三環宮廷魔法師在追捕掠魂師時不幸殉職,身份確認為辛西提斯家族的長子⋯」耳邊傳來收音機的廣播。

據我所知,是本月的第四宗三環宮廷魔法師被殺害的案件。

宮廷魔法師,是種負責維持秩序的職業,如同正義般的存在。



魔環為魔法師的象征。環數越多,代表魔力越強,環數能得知魔法師的力量,從而分配適當工作給魔法師。

環數上限不清,大概是由於現今擁有五環的魔法師只有五位,因此亦不能判斷五環是否極限。

而我父親,亥目 • 雷爾梵德,就是五環魔法師之一。

掠魂師,顧名思義是一群以破壞及吸收其他人靈魂為趣的人,宮廷魔法師不時都要冒著危險追捕掠魂師。

可是,像本月連續發生宮廷魔法師被反之殺害的案件,頗為罕見,畢竟三環的宮廷魔法師也非等閒之輩。



但⋯也不太關我事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