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著熱烘烘的早餐,走回二樓。

「玲,早餐。」開過房門,頌玲一跑一跳走過來拿走整個早餐,滿懷歡喜地回到我房間的餐桌前坐下。

「我不客氣了~」說罷,食物已經把她的嘴巴填滿,兩邊突出的臉頰如金魚般,很逗趣。

「欸,聽說宮廷開始著手規劃討伐掠魂師。」她突然說。

「傳言?還是事實?」我正為窗邊赤紅的花灌溉。



「不確定,只是最近發生的連串事故,宮廷總會有點對策?」她經已吃完桌上的早餐。

我回想起父親說的話。「明晚宮廷有場舞會,可能有關吧。」

「我也是突然想到而已⋯那明晚你要去嗎?」

「嗯。」我點了點頭。

我回到鋼琴前,彈奏起最近學會的歌曲。



鋼琴柔和的聲音充斥著我的房間,房間內的空間彷似與世界隔絕,一切的物件、空氣,都在此刻停下來,細聽著琴聲的美妙。

彈奏完畢後,背後傳來一個人的掌聲。

「是甚麼歌?」還是那活潑可愛的聲音。

「Lotus Rain。」我從來不太會表達自己,往往都是簡短地完結對話。

「下次要教我啊!我想學!」



但只有她,會和這樣的我做朋友。

「你要學,我一定會教。」

沒錯,大概只有她,才能打開我心中那扇窗。

所以無論發生任何事,我都要保護好她。

我唯一的朋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