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身體變成了人,我還是保留了一些狼的特性。
我不會吃除了肉以外的所有食物,
初初不懂烹調,嘗試吃生肉,
卻發覺人類身體的味覺比狼的發達得多;進口的腥臭不好接受。
於是乎參照了人用火燒食材的技巧,
照板轉換地烤了一下。
順帶一提,
起初我可是非常怕火的,
學會了才發現只要小心應付沒什麼可怕的。 



人類的社群有其運作的方式,
狼群若果需要食物便會派出隊伍狩獵;
人若果需要什麼的便會工作,換取金錢後再購買自己所需的。
本來我還是狼的時候便不喜歡努力狩獵,
因為所得的收穫都是以族群的規則分配。
而且只要你工作的報酬也是預先談妥的。
所以人類這種工作的模式,正合我的心意。  

我不喜歡長時間侍在室內,
同時大概是因為狼的天性;


我偏好選擇團隊模式的工作。 

下班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
起初我並不適應在晚上沒有燈光便如同失去了視力;
現在習慣了還好。
我如常地從超市購買了一袋肉後便直接回家。
今晚的晚餐是煎羊排。
如常的低下頭,感謝羊、感謝大自然。
這是所有狼的飯前“禱告”。



進食的同時也是學習人類的時間;
扭開電視機,正播放著一則引起了我興趣的新聞。 
「餐廳秘密販賣狗肉被揭發 掀起連場示威」
似乎有些人類反對吃狗肉。
想一下也是,
餐廳、超市等等只會售賣牛肉羊雞魚等特定的生物,
為什麼大部分人只偏好這些動物呢?
呀,我想起了,
過往我的族群嚴格規定不能吃幼畜和正哺養子女的父母,
而在山另一邊的族群則沒有這種規定,
我想這場源於狗肉的爭拗也是類似的情況吧。
「示威人仕認為吃狗是殘酷不仁的行為 雙方發生肢體沖突 警方需要出動調停」
咦?為什麼說吃狗肉是殘酷呢?
我感到莫名的好奇,放下了手上的晚餐。 



叮咚
她會在家嗎?

「我…有…問…」說話對我來說還是有點吃力。
「是有問題嗎?進來吧。」女人開門時穿著浴袍,我很喜歡這種肥皂的味道。
「請等我一會,我要更衣,隨意找個位置坐下來吧。」
她的家中依舊一遍凌亂,
因為最近沒有什麼新問題了,我來的次數亦相應減少。
她知道我是狼,
又或者說是;
她願意相信我是狼。
音響播著柔柔的音樂,要是我還有尾巴的話可會跟著節奏搖擺。 

「怎麼了,狼先生。有什麼可以幫到你呢?」女人順道沖了一杯咖啡給我。可是我不愛這種飲品。
「狗…不能吃…嗎?」


「哦,你是看到了今天的新聞吧。對,狗是不可以吃的,那是違法的行為。」她正拿著毛巾擦乾長髮。
「當中的原因呢…有點複雜…這樣說吧,狗和人是同盟的關係。而傷害同盟的行為是不被允許的。」
「同…盟?」這個詞語並不是常用字,我不明白它的意思。
「同盟就是一種我幫你、你幫我的關係。自古以來,狗為人類工作、到了現在因為機械的出現已經不再需要了。因此大部份狗的身份變成了寵物。」也對,這種人和動物的互助關係我也有印象。
「牛…人…同盟?所以…吃牛…不允許?」
我記得人類的農夫常利用牛強壯的身體翻鬆泥土,應該算是同盟吧!
可我就不明白了,幾乎所有的餐廳裡也是有售賣牛肉的。

 女人苦笑了一下,看來這個問題她也沒法給出一個適當的解答。 

「我要更正一下,狗是寵物,所以不能吃。」
「牛…不是寵物?」
「對,體型太大了,從外觀等的要素來說也不及格。」
我從前在街上看過人用繩綁著狗,我還以為那是被捕的食物呢;原來是寵物,不會吃的。 



「女…人,你吃狗嗎?」
「不,而且絕對不會,我是素食者。就跟羊、鹿一樣,我是不食肉的。」
奇怪了,我知道人可是雜食的動物。
我只會吃肉也是狼的習慣,難道女人前身是某種草食動物?
「為什麼…不吃肉?」
「因為豢養動物很殘忍。沒有動物一出生便應該被人規劃其三餐作息。」
我還是不太明白,
被圈著頸;身上穿著主人喜愛的服飾的狗又算不算被豢養呢?
恐怕再問也問不出個到底來。

 我對這話題感到厭倦了。
「再見了。」我回到自己的家中,看著還未吃完的羊肉。
我這次真誠的在心中想著:「感謝你。」 

過了太久肉都晾涼了,不過不要緊,


沒有餓壞了的狼會放過自己面前的食物。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