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鈴鈴”
理髮店的門被推開了,
我擰過頭,看到女人走了進來。
「歡迎光臨,請稍等一下。」婦人正為我拭乾頭髮,
這種小店就只有她一名員工。
「你好。」女人禮貌性地微微鞠躬,
然後對著我說:
「今天我剛好休假,看你不在家所以來這裡碰碰你。」

「你是來找朗的嗎?真意想不到!」婦人一臉驚訝的表情。


可能她認為這個從來不說話的客人就是個孤僻的怪人吧。
「你原來有名字的嗎?」
「哈哈!這個名字是我改的,我可不能總是呼喝著我的忠實客戶吧!」
婦人臉上展現著自豪的笑容,
而女人客套地擠出笑容。
她很清楚我的性格。

「謝謝了…我…下個…禮拜會再來的。」我放下錢並簡單地道別後便奪門離開了。
我討厭進行尷尬而且多餘的對話。



我在站出店舖的那瞬間,
感到了尖銳的頭痛和耳嗚。
腦海中冒出朦朧的聲音,
沒辦法聽清楚內容。
「你沒事吧。怎麼看上去一副很痛苦的模樣。是不是又發作了?」
視野模糊之間,
看到街的對面站著一名女孩,
是當時照顧我的那個女孩,穿著的還是記憶中的工人褲。

「記起來吧。」


那些雜亂的聲音突然匯集成清晰的一句。
腦中不受控地擁進了那些應已被遺忘了的記憶。

================================================

離開了穀倉後,
我回到了自己的族群。
其他的成員都感到很驚訝,
沒人想到我能活著回來。
要是被槍炮射中;
可沒有狼懂得將子彈取出,
因此被子彈打中絕對是九死一生的事。
而我相隔數天後竟然能突然冒出來,實在是不可思議的事。
「歡迎回來,弟弟。」我的哥哥是這個族群的首領,體型比起其他的狼要大上一半。
呀…還是掛著那一副公正冷漠的嘴臉。


「對不起,我沒有派出小隊營救你,我要考慮族群的,」
我根本不會抱怨同伴不來救我,
沒等他說完,
我便轉身離開了。
「今天的狩獵你不用出動了,好好休息吧。」

「我向大家承諾,今天晚上我們會帶新鮮的羊肉回來的。」哥哥向著族群宣言。
目標是我上次偵察的牧場,
亦即是女孩的牧場。

感謝不是用言語便能帶過作罷的事。
這一點我很清楚。

那天的晚上我尾隨著狩獵的隊伍到了牧場,
風向著我的方向吹;


因此不必擔心我的位置會被曝露。
雖然說是狩獵,
但方法也只是找一些容易溜進去的缺口,
在不被人類發現的情況下盡量將咬死的羊拖回去。
我們通常不會成群入侵人類的領土,
因為失去羊的牧羊人等於失去生計;
這行為等同於向人類全面宣戰。
但現在沒有辦法了,
因為森林的改變,
最近的食物減少了許多;
根本不足以支撐起一個族群。

我發不出警告的聲音,
只好趕在他們到達前先繞路過去。
屋企的燈已經熄滅了,


我用前腳重覆地拍著木門,
那隻牧羊犬聽到後便走了過來。
「嘿?你不是己經離開了嗎?難道你想跟隨我家主人?人類的地方可容不下你。快點離開吧。」
這一點我很清楚。
牧羊犬完全沒有通知牠主人的意思,
快要來不及了。

我跑到羊欄並撞擊著圍欄,
這時狗才「知道」我是在覬覦牠們的羊,
隨即大聲吠叫出警戒的信號。
聲音劃破了寂靜的黑夜,
附近區域的燈都亮起來了。

隊伍察覺到人類已亮起燈了,
往常的做法是會先行撤退再找時機;


但今天,牠們的步伐沒有絲毫慢下來。
到底族群的情況有多危急、
而狼又有多恨人類的那份自私,
我很清楚。

牧羊犬竭力地吠著,
數名人類已經拿著槍趕過來了。
狼群也到了。
而我則荒唐地站在中間。

「弟弟!你到底幹了什麼!」第一次看見哥哥失去冷靜、如廝憤怒的樣子。

「你這忘恩負義的傢伙!」
女孩避開其他人的攔阻來了,臉上流著傷透了心的眼淚。
在她身旁那隻惹人厭卻忠心得要死的狗還在吠著。
…怎麼胸口突然間會感到翳悶…
女孩像確定了什麼之後,便離開了。

嗯…不過不要緊了,
就當是還給她吧。

哥哥一口咬著我,將我拋到後方。
然後戰鬥便在毫無預兆的晚上開始了。
人類的槍火射殺了衝鋒陷陣的數隻。
但狼的速度很快,
不消數秒已經縮短了距離,
以力量的優勢鎮壓住人類。
部分人的喉被咬斷了,其餘的則見機逃走。
這樣的紛亂必然會招來更多的人類,
拖延下來只會有更多的犧牲。

趁著這個空檔,
還能移動的狼把較幼小的羊咬死後背起來,
往森林方向撤退。
牧羊的草原上躺著冰冷的屍體、
無論是人是狼,
流出來的鮮血都是紅色的。
滲進本應是綠油油的草原上。

來迎接的狼察覺到不對勁。
歸來的狼數目明顯少了,
而且部分狼的身上還流著血。
沒有慶祝狩獵的聲音,晚上的森林又比平日顯得格外安靜。

我沒有半路逃走,
結果就該如此。
沒有族群會容下背叛的成員。
我沒有道歉,
因為事實不能被修改。
死去的同伴亦不會再回來了,
信任亦不能被修補。

道歉不是用言語便能帶過作罷的事。
我被逐出族群了。
為了族群的路,
只有自己一個繼續走下去。

「你不配,」
大概也是吧。
我很清楚我去不了哥哥的葬禮了。“鈴鈴鈴”
理髮店的門被推開了,
我擰過頭,看到女人走了進來。
「歡迎光臨,請稍等一下。」婦人正為我拭乾頭髮,
這種小店就只有她一名員工。
「你好。」女人禮貌性地微微鞠躬,
然後對著我說:
「今天我剛好休假,看你不在家所以來這裡碰碰你。」

「你是來找朗的嗎?真意想不到!」婦人一臉驚訝的表情。
可能她認為這個從來不說話的客人就是個孤僻的怪人吧。
「你原來有名字的嗎?」
「哈哈!這個名字是我改的,我可不能總是呼喝著我的忠實客戶吧!」
婦人臉上展現著自豪的笑容,
而女人客套地擠出笑容。
她很清楚我的性格。

「謝謝了…我…下個…禮拜會再來的。」我放下錢並簡單地道別後便奪門離開了。
我討厭進行尷尬而且多餘的對話。

我在站出店舖的那瞬間,
感到了尖銳的頭痛和耳嗚。
腦海中冒出朦朧的聲音,
沒辦法聽清楚內容。
「你沒事吧。怎麼看上去一副很痛苦的模樣。是不是又發作了?」
視野模糊之間,
看到街的對面站著一名女孩,
是當時照顧我的那個女孩,穿著的還是記憶中的工人褲。

「記起來吧。」
那些雜亂的聲音突然匯集成清晰的一句。
腦中不受控地擁進了那些應已被遺忘了的記憶。

================================================

離開了穀倉後,
我回到了自己的族群。
其他的成員都感到很驚訝,
沒人想到我能活著回來。
要是被槍炮射中;
可沒有狼懂得將子彈取出,
因此被子彈打中絕對是九死一生的事。
而我相隔數天後竟然能突然冒出來,實在是不可思議的事。
「歡迎回來,弟弟。」我的哥哥是這個族群的首領,體型比起其他的狼要大上一半。
呀…還是掛著那一副公正冷漠的嘴臉。
「對不起,我沒有派出小隊營救你,我要考慮族群的,」
我根本不會抱怨同伴不來救我,
沒等他說完,
我便轉身離開了。
「今天的狩獵你不用出動了,好好休息吧。」

「我向大家承諾,今天晚上我們會帶新鮮的羊肉回來的。」哥哥向著族群宣言。
目標是我上次偵察的牧場,
亦即是女孩的牧場。

感謝不是用言語便能帶過作罷的事。
這一點我很清楚。

那天的晚上我尾隨著狩獵的隊伍到了牧場,
風向著我的方向吹;
因此不必擔心我的位置會被曝露。
雖然說是狩獵,
但方法也只是找一些容易溜進去的缺口,
在不被人類發現的情況下盡量將咬死的羊拖回去。
我們通常不會成群入侵人類的領土,
因為失去羊的牧羊人等於失去生計;
這行為等同於向人類全面宣戰。
但現在沒有辦法了,
因為森林的改變,
最近的食物減少了許多;
根本不足以支撐起一個族群。

我發不出警告的聲音,
只好趕在他們到達前先繞路過去。
屋企的燈已經熄滅了,
我用前腳重覆地拍著木門,
那隻牧羊犬聽到後便走了過來。
「嘿?你不是己經離開了嗎?難道你想跟隨我家主人?人類的地方可容不下你。快點離開吧。」
這一點我很清楚。
牧羊犬完全沒有通知牠主人的意思,
快要來不及了。

我跑到羊欄並撞擊著圍欄,
這時狗才「知道」我是在覬覦牠們的羊,
隨即大聲吠叫出警戒的信號。
聲音劃破了寂靜的黑夜,
附近區域的燈都亮起來了。

隊伍察覺到人類已亮起燈了,
往常的做法是會先行撤退再找時機;
但今天,牠們的步伐沒有絲毫慢下來。
到底族群的情況有多危急、
而狼又有多恨人類的那份自私,
我很清楚。

牧羊犬竭力地吠著,
數名人類已經拿著槍趕過來了。
狼群也到了。
而我則荒唐地站在中間。

「弟弟!你到底幹了什麼!」第一次看見哥哥失去冷靜、如廝憤怒的樣子。

「你這忘恩負義的傢伙!」
女孩避開其他人的攔阻來了,臉上流著傷透了心的眼淚。
在她身旁那隻惹人厭卻忠心得要死的狗還在吠著。
…怎麼胸口突然間會感到翳悶…
女孩像確定了什麼之後,便離開了。

嗯…不過不要緊了,
就當是還給她吧。

哥哥一口咬著我,將我拋到後方。
然後戰鬥便在毫無預兆的晚上開始了。
人類的槍火射殺了衝鋒陷陣的數隻。
但狼的速度很快,
不消數秒已經縮短了距離,
以力量的優勢鎮壓住人類。
部分人的喉被咬斷了,其餘的則見機逃走。
這樣的紛亂必然會招來更多的人類,
拖延下來只會有更多的犧牲。

趁著這個空檔,
還能移動的狼把較幼小的羊咬死後背起來,
往森林方向撤退。
牧羊的草原上躺著冰冷的屍體、
無論是人是狼,
流出來的鮮血都是紅色的。
滲進本應是綠油油的草原上。

來迎接的狼察覺到不對勁。
歸來的狼數目明顯少了,
而且部分狼的身上還流著血。
沒有慶祝狩獵的聲音,晚上的森林又比平日顯得格外安靜。

我沒有半路逃走,
結果就該如此。
沒有族群會容下背叛的成員。
我沒有道歉,
因為事實不能被修改。
死去的同伴亦不會再回來了,
信任亦不能被修補。

道歉不是用言語便能帶過作罷的事。
我被逐出族群了。
為了族群的路,
只有自己一個繼續走下去。

「你不配,」
大概也是吧。
我很清楚我去不了哥哥的葬禮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