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照相館

記得小時候父母都會帶我們到照相館拍照,有的是生活照,有時是証件照,為的是想把生活的點滴留個記錄,留點回憶。回憶不一定就是照相的一刻,也接連了那些事件、那些人物、那些快樂的時光。

在這個城市的一個小角落,盛世來得早,繁華走得急,眼前的已是等待重建的舊街道,要不是還有街燈的眷願,可能在這凌晨時份,已沒法看得見盡頭的一家小小照相館,就是在這裡照過相的人,都可能把它忘掉了。

『日落照相館』,這個有點詩意的名字,是已故老闆改的,當年有錢玩攝影的都是些家底不錯的人,可是老闆對家傳產業沒興趣,承繼不到幾年就敗了,賣給了對頭;還好,錢是不缺的,就把興趣來開個小店,娛己樂人,改這店名字時,也許帶點唏噓。但隨著六年前年邁的老闆去世,照相館的光輝也畫上了終止符,是最早就位等重建的成員。

現在整條街都是灰塵,埋葬歲月,襯托快將逝去的無奈。這種無奈在張德明身上也找到,而且還帶著幾分淒涼。



幾年前,從網上的討論區,偶然看到幾段都市傳聞,說有一家黑夜的照相館,沒有照相服務,但只要帶著思念的故人的照片來到館內,真誠的心意,就會把照片內的人,從那個世界帶到現世,作最後的相聚。

想不到當時半信半疑的小傳聞,會是德明今天的最後希望。當年,德明還在討論區留言,知道了一些他們的故事,有的感人,有的淒傷,不過,成功用那個方法再遇故人的事件還是有的。

當時有不少雜誌的『大踢爆』,找來很多玄學家來調查、偷拍、夜訪,還找來精神科專家,作了很多『合理解釋』,令到相信的人越來越少,也粉碎了人們的最後希望。

但在這個寒冷的深夜,德明還是帶著一張舊照片來到照相館門前,照片上的李美櫻笑得最燦爛,那時是他們拍拖三週年,在德明家附近的公園照的,也是最後一張照片,留住了永遠沒法再見的美麗。

之後德明做了無國界義工,到南美的地震災區工作,而美櫻在香港的證券行就職,以三年甜蜜熱戀的記憶來抵御一眾狂蜂浪蝶,心中有愛的美櫻對金錢攻勢有不錯的抵抗力,一心等完成夢想的情人回來,一起過幸福的生活。



可是五年已過,幸福從沒出現,而美櫻也和有財勢的他人結婚了。美櫻刪除了三百通從沒有回覆的電郵,同時把希望和愛都刪除了,德明消失了。今後是富有的生活,雖然結婚,尤如獨身的生活,當身上的熱力移走後,身和心都墮落在冰冷的灰色中,以奢華包裝空虛。

在一個情人節的晚上,就在照片上的地方,美櫻狂吞了五十粒令人快樂的藥丸,一種只是有錢人才能買得起的高級貨,純度高,快樂來得更快更安全。當然,這是一粒的功效,五十粒,是美櫻需要的快樂的份量,致命的份量,因為美櫻要肯定這藥能好好地生效,把自己帶離痛苦。

德明輕輕推開日落照相館的門,內裡暗暗的,只有工作桌上一棧日久發黃的枱燈,發出溫柔的微光,讓人可以見到店內點點。

工作桌是當年老闆修相的地方,所有照片上的瑕疵都在此細意修復,有時還會修飾一下,以輕輕幾筆為客人添上氣質、加上自信、保護面子。如今這棧枱燈發著餘輝,為有心人修復心中的缺失,此生無遺憾。

德明站在館中,思念心中至愛,緊握手中照片,誠心說出:「李美櫻,我回來了,求你出來見見我吧。」



「我在南美出了意外,我無法聯絡上你,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德明已按不住,哭跪在地上,以傷透的眼淚,代替了五年來的千言萬語。

「你怎麼不等我,怎麼要死,死也要和我一起死啊...。」

「我等不了,對不起。」暗角的照相機前,出現了一道暗暗的身影,比這黑夜的灰暗還要暗還要灰,是李美櫻的一縷芳魂,「我為了生活結了婚,卻為了思念了結自己,對不起...」

「我對不起你才是,五年前,我..我在智利的第二個星期,我遇到大廈崩塌,我被活埋著,我無法和任何人聯絡,直到....直到兩個星期前,我被人找到,得見天日,我被送回來,但...想不到...美櫻...你已經...」

「德明,太遲了,我已非當日的我了...」李美櫻的芳魂泣不成聲,太多的後悔,太多的無奈。人總是分不開自己需要的是生活還是生命,最後卻以『責任』來為自己決定了命運。

「你是!你永遠是我認識的美櫻...我後悔沒有在道別時說出我的心意,美櫻,我.愛.你!」德明跪著哭著,只求可以時光倒流,回到天真的歲月,把愛好好表露好好珍惜。原來需要的,早就得到了,又白白的為理想而逝去。

美櫻灰暗的身影慢慢變化成可以清楚看到的面容,被真心真意重上色彩,好像活起來的人,真實的重現在德明跟前。

「美櫻...」德明擁抱曾經失去的生命,曾經消失的喜悅。緊緊地相連著,感謝『傳說』的真實,感謝還有這一份緣份。



「美櫻,別再離開我,我們永遠在一起好嗎?」

「德明,我愛你,我們終於可以一起了,可以和你在一起,那裡就會是我們的天堂。」

兩個有愛的人,在黑暗中一起慢慢消失,可能真的一起去到快樂的世界。德明手中的照片飄然落下,枱燈的微光,照耀著遺留在地上的照片,一張德明和美櫻的合照。兩個冰冷的心靈找到對方,併發溫暖,再續未了情緣。照相館的使命,就是把照片中的人物永遠留著,令再看照片的人,喚起內心的記憶,感受生命的奇妙。


相紙是很好的記錄,但愛的記錄還是要刻在我們的心中,這樣才能永遠溫暖著我們的心靈。與其在回憶中尋找溫暖,不如學會珍惜現在的擁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