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夜,遊戲開始


「大家好,我你們的裁判者比利,歡迎來到我的世界。」馬面人說了話,聲音是不尋常的沙啞。 

「你們一定非常好奇為什麼會在這裡,又非常渴望想知道這裡是哪,對吧?」 

我們都不敢作聲,只是靜靜的看著電視,未知的恐懼讓我們本能地閉上了嘴。 

「你們是被邀請到這裡來參加一個遊戲的,你們沒有資格拒絕,因為你們都是『罪人』。」 



罪人?我犯過怎麼罪?我們又犯過怎麼罪? 

「每隔一天,我就會給予你們一個任務,而你們必須解開任務,否則全員Game over,亦即是,一起去死囉!可是若你們能解開任務,每任務都會有特定的獎勵的!怎樣?興奮吧!」 

他扭曲的笑了,那變態的程度讓我們發毛。 

「你們是不可能逃脫的,這是個為你們而設的舞台,若是想想逃跑的話,下場就會像這個人一樣。」 

他把攝影機拿到手上,看來他也在一個與我們相約的課室中,那兒的間隔與我們現在身處的相約,唯一不同的是課室中間放了一張椅子,上面躺著一具屍體,他的臉有半張被燙成扭曲的樣子,他的頸項被割了一個深深的痕跡,甚至深得隱約能看見頸後的脊椎。 



在另外半邊完好而倉白的臉下,我看到了一個曾經熟悉的臉,那是我中六時喜歡過的學長──詹弁晽。那時的他一口拒絕了我的告白,然後現在那帥氣的臉早已不再熟悉。 

「原來這個遊戲是有8個人參與的,可是有其中一個比你們早了一點醒來,甚至想獨自逃離,那是多麼自私的事啊!所以我替你們懲罰了他一下。」若忽視比利那奇怪的聲音,好像能聽見他帶著小許興奮。 

我的身體出於本能的在顫抖,迷茫而無助的情緒在漫延。 

「你們想要我停止殺戮,很簡單,猜到我的名字就可以了。」比利又笑了。 

他看了眼我們,然後滿意的說: 



「好,看來你們都沒有怎麼問題要問了吧!第一個任務來了喔!在明天的四時三十分前,你們要在『咀咒森林』中找到『哭泣的鎖匙』,開啟那道禁忌的門。我會在門後等你們。」 

「我一點都不懂你在說怎麼狗屁。」王度大喊。 

「這根本就是禁錮,是犯罪,你會受法律懲處的。」君尋咬牙切齒的說。 

「這該是我對你們說的話。」 

電視上的影像消失,先是出現雪花,繼而畫面回歸黑暗。 

整個室內回歸一片寂靜,大家都低著頭不發一言。 

「罪」,「裁判者」,「比利」……我的腦袋不能把各種陌生的詞彙串連起,卻讓我覺得內心不斷發毛。 



「那我們出發去找鎖匙吧。」我說。

一瞬間,房間靜得只有我自己的聲音在迴盪。 


「好的,那我們出發吧!」陳老師說。 

我看著課室窗外的一片森林,似是了無盡頭,無數的問題在我腦海中閃過: 

到底這是哪兒? 

到底我們為什麼會在這兒? 

到底這一切是否真實? 

我看了看身邊的人,心想:到了這刻我還能相信誰? 



陳老師好像看穿了我內心,他輕輕地搭了我的肩膀,說: 

「我想那個比利,可能是想以「罪」這樣空泛的詞語讓我們內部分代,不用擔心。」 

「也許,這些都是一場惡作劇呢!」哥哥說。 

「也許在某處會有閉路電視在監視我們呢!」君尋說。 

「那詹弁晽………」王度問。 

「應該是電腦特效吧……」何杜森說。 

然後我們都沉醉在一片盲目樂觀的氣氛之中,但沒有人敢問到底為什麼我們會被選中,亦沒有人敢問到底閉路電視藏在哪, 



或許我們都害怕知道答案,寧可自我蒙蔽,自我催眠。

------------------------------------------------------------------------------------------------
【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
高登post link: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5050215&page=2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