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夜。森林  

「哎呀,好累!已經走了好久,我們休息一下可以嗎?」我一邊走著,一邊蹉著我疼痛的小腿說。 

「不可以,我們要在入黑前找到那個該死的鎖匙,入黑後你怎樣能找到鎖匙?入黑後森林有著無數的危險,你想死嗎?」君尋大吼,大概因為這是這二小時下來我第五次的埋怨了。 

但我的腿真的好酸! 

「哎呀,大家都說那個怎麼該死的遊戲不是真的啦!你怎麼還這樣認真去找啊?」我說。 



「但起碼在這刻,我們都不肯定這是惡作劇。」冬至說。 

這臭婊子總愛跟我唱反調! 

「我說為什麼要分組去找鎖匙呢?我說其他人根本不會去找的。」 

她反了反白眼,沒有回答。 

「可能現在我們身邊就已經悄悄的放了一些閉路電視啊,電視前的觀眾可能都在笑我們愚蠢,相信了這個惡作劇!」 



「那你就找一個閉路電視給我看啊!」她反駁,帶著少許譏諷。 

「哼。」我沒有回應,只是不屑的回了聲。 

「好了,不要再吵了。」君尋一手按住我的手,一手按著想要衝過來揍我的冬至的肩。 

君尋無奈的看了我,說道:「難道你就這樣愛吵架嗎?」 

啊?為什麼就因為那個臭婆娘罵我? 



「明明就是她先罵我的!」我的眼瞬間紅了起來,難道君尋也迷倒在她的美色了嗎? 

君尋看了眼,沉默了一會兒,好像有點艱難的開口道:「你就不要再說話好了,等找到了鎖匙再另行定奪吧!」 

我的淚珠滾滾落下,真的好委屈好委屈,明明我沒有錯…… 

「好!你不相信我!我就找給你看!」 

我掙扎開君尋的手,向前筆直的跑著跑著,直至後面君尋叫喚我的聲音變得越來越小…… 

然後我發現到,我跑到了一個未曾見過的地方。 

不,應該說,森林到處都是一樣的,一樣高大的樹,一樣的枯枝,甚至連眼前的落葉都是一樣的。 

但從樹木背後透射開來的金色的陽光,我知道離入黑時間不遠。 



「入黑後森林有著無數的危險,你想死嗎?」 

君尋的話在我腦海中迴響著,眼前的景色也在旋轉著,滿天金色的落葉像個囚牢,我在囚牢的中心轉著轉著,眼前的景色轉著轉著,金色漸漸變橘變暗,看到眼前的光一點一點的退掉,心中的希望也隨著每個抬頭,每個轉身,每個回望一點一點的,與身邊的光一起消失不見。 

入黑了,一直活在光污染的世界中的我,還是第一次發現原來入黑後真的可以伸手不見五指。 

我頹廢的坐在地上,呼喊著君尋的名字,直至喉嚨都沙了,只好無助的坐在地上哭喊。 

君尋,君尋,君尋……你在哪? 

突然,我聽到有一絲絲哭泣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雖然哭聲並不明顯,但看來這附近好像還有位落泊的人。 

她是誰?是冬至嗎? 



她是來救我的嗎?還是她也迷路了? 

「冬至?冬至?你在嗎?」我大喊。 

哭泣聲一直沒停過,我漸漸的靠近聲音的來源。 

眼前的是一條排水道的入口,長長的排水道一直伸延,風都被吸進這排水道中,呼呼的風聲,遠處的水聲和一絲怪異的哭聲混雜在一起。 

「誰?是冬至嗎?」 

哭泣聲並沒有停下,也沒有回應我的問題。 

我慢慢的靠近,細心的傾聽哭聲,發現哭聲有規律的重覆著,就像是錄音似的。 

正當我走至排水道盡頭時,我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坐在遠方的椅上。 



詹弁晽? 

我奔向那個熟悉的身影,就像在黑暗中看到曙光一樣,瘋狂的奔跑著。 

當時我實在太興奮了,忽略了很多細節。 

比如他微微下垂的頭,他扭曲的腳和怪異的坐姿…… 

哭聲從詹弁晽的身上發出,一直持續著。 

然後,我興奮的跑到他身前, 

看到了他那爛掉的臉和被劏開了的腹部。 



一部錄音機被塞在他的腹部,錄音卡帶在轉著,播放著哭聲。 

噁心一下子湧上喉頭,各種片段也湧上心頭…… 

他中學時的臉,與他告白時他拒絕我的情形,他的笑,爛掉的眼,被打破的手指指節,掉在地上的腸子…… 

好可怕!好可怕!為什麼要這樣對他? 

他是我曾經喜歡的人啊! 

他的笑臉與他被燙壞的臉重疊在一起,他握過我的手也與壞掉的指節一同浮現在我面前。 

我眼前一黑,直直的倒在地上。

------------------------------------------------------------------------------------------------
【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
高登post link: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5050215&page=2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