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夜,隱瞞 
 
我們走到了下水道的盡頭,看到一道生鏽的鐵門。
 
領著我們的君尋拿著沾滿血的鎖匙,打開了那道緊鎖的門。
 
打開門後,那是個空空的房間,中間放了一部舊式電視,電視的後面有八道門。
 
電視沙一聲的開啟了,「比利」出現在畫面之上。
 


「看來你們找到鎖匙了,恭喜你們。」他說。
 
「你到底要怎樣?」君尋大吼。
 
「殺了詹弁晽的人是你嗎?」我哥輕聲的問。
 
「是我,因為他是幫兇。」比利輕笑著說。
 
「甚麼幫兇?」我問。
 


冬至突然重重的打了我的背,示意我收口。
 
我孤疑地看著冬至,沒有作聲。
 
「我背後的八道門是你們各自的房間, 內面有齊你們生活所需品,包括食物,水,甚至娛樂,你們要根據我的分配住進相應的房間,否則我不會保證你們的人身安全。」
 
「順帶一提,這裡是一間密室,正門只有一個,就是你們從排水道進來的門,但現在外面已經被水淹了,正門的防洪閂經已開啟,要是打開就會全部人一起淹死囉!亦即是,你們無處可逃!」對比我們鐵青的臉,比利看起來十分興奮。
 
「接著,我們來說說這次次的任務。」
 


「這次的任務是八人同心,大概情形你們明天就會清楚的了,明天早上八時你們要聚集在這間房間,不可以遲到,不可以缺席噢!」
 
我們各自走進相應的房間,君尋的房間在正中央,左邊的分別是我的房間,陳老師的房間,詹弁晽的房間,哥哥的房間,右邊的則是冬至的房間,何杜森的房間,王度的房間及哥哥的房間。
 
[詹][陳][我][君][冬][何][王][哥]
 
房間內只有一些簡單的家具,如床,時鐘,一個矮小的衣櫥,淋浴間,馬桶,沒有窗,但一切水電,食物都有提供,甚至豪華得有龍蝦和魚子醬等高價食材,亦有雪櫃讓我們放置食物,但所謂的娛樂我卻是一樣也沒有發現,而且每道門都是沒有門鎖的。
 
雖然今天經已筋疲力盡,但還是想跑向君尋的房間跟他說說話,訴訴苦。
 
我站在君尋的房門外,正準備 門。
 
「你說關於那件事比利會不會知道點怎麼?」一把女聲問。
 
「不會吧……關於那件事應該只有我們記得的。」君尋說。


 
「但他說我們是罪人……」
 
「我們三年前已經令她忘記掉那件事的啊,你忘了嗎?」
 
「但……假如,那個洗腦失敗了呢?她想起來了呢?」
 
洗腦?那件事?
 
「如果是關於那件事的話,程瑤應該是不會與我們一起受制裁的吧。」
 
「也對……可以那件事……」
 
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是何杜森。
 


「程瑤?你在這裡做怎麼?」
 
「我準備找君尋啊!」我回答,並馬上打開君尋的門。
 
一打開門,只看到君尋獨自拿著水杯站在床前,迷惑的看著我。
 
床舖十分整齊,一點也發現不到有人曾經在房內出現過的痕跡。
 
那是我的幻聽嗎?不可能的吧?
 
君尋是有些怎麼在隱瞞我嗎?
 
但這明顯的是一間密室,會有其他人進過來這裡,又在一瞬間離開嗎?這有可能發生嗎?
 
「程瑤?」君尋有點迷茫的問。


 
「沒怎麼,只是想問你覺得房間如何而已。」我笑笑說。
 
「房間應該說比想像中好吧!對了,你今天沒有被嚇壞吧?」他問。
 
「是有一點,現在也有一點不舒服……我還是先回房休息好了。」
 
「好的,早點休息吧。」
 
我隨便找了個籍口回到自己的房間。
 
到底,被「洗腦」的那個人是誰?到底君尋有怎麼在隱瞞?
 
倦意一瞬間侵襲了我,我又墮進了深層的夢中。
 


這次我夢到了我的高中……

------------------------------------------------------------------------------------------------
【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
高登post link: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5050215&page=2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