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夜 


那是二年前,在我父母的葬禮上。 

黑色與白色侵占了我的世界,父母在車禍中雙雙離世,沒有親人到場,親友席也就只有我一人。 

「程瑤,請節哀順變。」君尋突然出現在我面前,他蹲下來,擦掉我的淚。 

「我好怕,真的好孤單。」我說。 



「也許在這個場合說有點不合適,但自中學開始,我一直都對你有好感。」他深情的看著我,穿著黑色西裝的他格外好看。 

「但……」 

「只是說說而已。可是假若你有需要,可以隨時找我,我的電話沒變。」他笑著說。 

他在我旁偟之際出現,還替我處理好父母的身後事,以及父母離世後所有法律上的文件。 

我們無所不談,最終成為情侶。 



「我愛你!」我向著眼前君尋的背影說。 

「對嗎?我也愛你。」 

他轉過頭,卻發現那是詹弁晽爛掉的臉。 

「啊啊啊啊啊啊!」 

「程瑤!程瑤!」一把熟悉的聲音把我從惡夢中抽離 



我張開眼,看到君尋。 

看來我在詹弁晽的屍體前面昏倒了。 

我緊緊的擁著他,下意識地吻了他的唇,尋求著他的安撫。 

與他吻了一會兒後,推開了我。 

「程瑤,冬至還在的。」他提醒,指了指站在遠處排水道外的冬至。 

「抱歉。」 

「你是怎樣找到這兒的?」他問。 



「就是在森林中迷路了,然後聽到哭聲,跑著跑著就到這兒了。」我說。 

他點點頭,然後指了指眼前的詹弁晽。 

「我一跑進來就看見他的屍體了,這……是真的嗎?」 

「是真的,詹弁晽已經死了。」 

「那……這……不是惡作劇了嗎?」 

「不是。」冬至從遠方走來,擦著唇,看來剛剛在排水道外面吐了。 

「我們真的會死嗎?」我問。 

「不知道,但……也許真的有這樣的可能。」冬至回答。 



我無助的看著君尋,發瘋似的問:「我們為什麼要在這兒受罪?我做錯了怎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君尋無力地坐在地上,只是淡淡的一笑,說:「我也不太清楚。」 

「我知道鎖匙在哪裡了……」冬至說。 

「哪裡?」 

「就在他的口內。」冬至指著詹弁晽那被縫上的嘴。

 詹弁晽另一半完好的臉上用藍色原子筆寫著: 

不該說的話就不要說:你是幫兇。 



「那是怎麼意思?」君尋問。 

「不知道,但首要任務是:我們要撬開他的嘴。」冬至說。 

「要不要先等其他人到來這兒?」我提議。 

「沒時間了,太陽快要下山了,我們沒有時間,要是在四時三十分前不能找到鎖匙,我們可能會落得跟他一樣的下場。」君尋反對。 

「剛才一路上我已經留了記號,他們應該很快就會到達的了。」冬至說。 

但我們連一把刀也沒有。 

「……用石頭吧。」君尋從排水道旁撿來一塊有個尖銳的缺口的石,對上了詹弁晽的被縫上嘴。 

「不要,不要!」我尖叫。 



不論他現在變成怎麼模樣,他也是我曾經喜歡的人,不可以!不可以這樣對他的! 

君尋一比眼色,冬至便從後把我撲倒在地,把我的手反扣著背後,重重的把我壓在地上。 

「不要!」倒在地上的我大吼。 

君尋沒有看我,只是咬著唇,拿起石頭向詹弁晽的嘴割向。 

因為石頭根本割不開皮膚,君尋只好更用力的割下去,儘管詹弁晽已經是一條死屍,他的血還是濺到君尋的臉上。 

遠處傳來腳步聲,看來其他人都到達了。 

「不要礙事。」 

君尋好像有點急了,他在詹弁晽用力的一劃,血飛濺開來,冰涼的血濺到我臉上。 

其他人到達後他們看到了這樣的情形時都嚇呆了。 

當壓在我身後的冬至鬆開我後,我知道君尋應該已經拿到鎖匙了。 

我呆坐在地上,看了一眼詹弁晽。 

他嘴巴被割至臉頰一半,傷口參差不齊,血肉模糊的口中隱約看得見一條沾滿血的鎖匙。 

「……原來鎖匙就是藏在詹弁晽的口內。」王度說。 

「詹弁晽是真的死了嗎?」何杜森問。 

「是的,在我們發現他的時候,他已經是這個狀態的了。」冬至回答。 

「那,我們再往深處走向,看看那道…甚麼門在哪裡吧!」我哥說。 

他們正準備出發時,君尋回頭,輕輕的對仍坐在地上的我說: 

「抱歉,請你原諒。」 

不……不……你們都是惡魔…… 

全都是惡魔……為什麼還能這樣冷靜? 

我握緊了我的拳頭,憤怒的眼淚流了下來。 

突然一件帶點餘溫的外套落在我身上,我仰起頭,看到彎下腰,站在我身旁的陳老師。 

「這也是無可避免的事,他們也是無可奈何才這樣做的。」 

「他們怎能夠這樣對詹弁晽?他已經死了,還要受這般折磨!」我憤怒的說。 

「其實可能君尋比你更痛苦,他是為了我們能存活下去而動手的,要傷害一個自己認識的人可不是一件易事。」 

「但……」 

聽到「為了我們」這四個字,其實我的怨火經已退了一半。 

「加上,在看過詹弁晽的屍體後,你還覺得這是個惡作劇嗎?」 

我低下頭,沉默了。 

「只要我們找到方法逃離這裡,就可以不用再做這樣殘忍的事了,對吧!」他笑了,他的笑容讓我安心下來。 

他向我伸出手,說: 

「來!站起來,走吧!」 

我也笑了,握住了他的手站起來,繼續往前探索。 

我往後看了眼被拋下的詹弁晽,帶著一點罪惡感和不捨離去。 

或許那時我應該意識到的:當你容許你自己放縱一次,下次或再下次,你都會用同樣的籍口去催眠自己,推卸責任,繼而變本加厲。 

這好像是稱作「墮落」。

------------------------------------------------------------------------------------------------
【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
高登post link: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5050215&page=2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