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夜. 找回記憶 ( 5.4 七人同心-第二關卡(1) )


我們到達了另一間房間,這是一間全黑的房間。 

在房間正前方掛著一個巨大的電子計時器,上頭顯示著「00:08:00」。 

房間中響起了中學時下課的鈴聲──「給愛麗絲」,一把像GOOGLE TRANSLATE的奇怪女聲呆板的說道: 

「在第二關卡開始,你們需要以投票形式通過一切決定,決定必須要通過二次投票,決定的結果以第二次投票作準,並要確切遵守第二次投票後的結果。」 



「不同的人所持有的票數不同:梅花四,桃心四及葵花四各人能持有一票,階磚Q持有二票,葵花A持有四票,階磚三和JOCKER沒有持票的權利,但JOCKER在這二個關卡中有一次機會,在第一次投票後對某人行使一次電撃的權利,被電擊的人會在五分鐘內昏迷,若不能在第二次投票前醒來,他第一次的投票決定將會成為默認成為第二次的決定,請在需要時說『請求向某人使用電擊』即可。」 

比利這混蛋,絕對是個變態! 

「桌上放上了一個量杯和一把刀,你們要在八分鐘內取得500ML血液,開啟下一道門,若是未能達到條件或不遵守規則,這房間都會排放沙林毒氣,在數分鐘內你們就會死亡。」 

我的腦海中瞬間浮現了化學書上的字句:沙林毒氣,在極小濃度就可以發揮極大毒性,一個60公斤的成年人來說吸入0.6毫克即可致命,並能對神經肌肉,自律神經及中樞神經進行破壞,最後導致死亡……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 



「當你們其中一人呼喚:『要求第一次或第二次投票』,我就會為你們主持投票。」 

「那麼,現在開始計時。」 

牆上的計時器隨即開始計時。 

我們都看著對方的胸章,但他們更多的留意君尋看著何杜森嘴角的血。 

君尋的嘴角不自然的上揚。 



「王度……」何杜森向王度笑了,指向了自己的牙齒。 

王度吞了吞口水,看著君尋。 

君尋也向何杜森笑了。 

「你們取決如何?」君尋看看身邊的我們,問道。 

「我……」我猶豫。 

「程瑤,我知道你心地善良……只是抽他一點血而已,不會死的。」 

「對啊,我平日去捐血也是捐500CC的,對一個身體健康的人來說是沒問題的。」冬至說。 



我看看持有階磚Q哥哥,他冷冷的看了我一眼。 

那個眼神十分熟悉,就像在那天我痛哭著回家時他看見我的眼神…… 

那天………?那天是何時? 

「垃圾,不要碰我!」哥哥拿著界刀指向我,大吼著。 

「哥哥……哥哥……」我淚如雨下看著他。 

啊!頭好痛!痛得快要死了! 


我只是想起了這句話…… 

「程瑤,你的決定如何?」君尋問。 



「我……沒所謂。」頭好痛,況且我只有一票。 

「那我們達成共識了。」君尋看了看角落的哥哥,交換了一個眼神。 

牆上的鐘顯示:「00:07:10」。 

「要求第一次投票。」君尋說。


------------------------------------------------------------------------------------------------
【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
高登post link: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5050215&page=2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