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夜. 找回記憶 ( 5.4 七人同心-第二關卡(2) )

牆上的計時器顯示:「00:07:10」。
 
「要求第一次投票。」君尋說。
 
「第一次投票現正開始,請梅花四,桃心四及葵花四表態。」
 
「何杜森。」
 


何杜森的臉鐵青,大吼:「我是葵花A!我是葵花A!我要懲罰你們!都給我去死去死去死!」
 
與此同時,廣播繼續問:「請階磚Q表決。」
 
「何杜森。」
 
「請葵花A表決。」
 
五票比四票,無論如果何杜森都難逃一劫。
 


「洛……洛君尋。」
 
「何杜森五票比洛君尋四票,第一次投票通過何杜森。」
 
何杜森在大笑著,說:「當日的規則竟然現在都適用,你們還是人嗎?」
 
他瘋狂了,指向我們所有人:「你們都是罪人,都該死!都該死!」
 
「即使現在我是掌握強權的人,還是敵不過你們嗎?」
 


他在瘋狂的笑著。
 
牆上的計時器顯示著「00:05:31」
 
「中學時我一直被你們欺凌,無論是何時,都沒有人關心我的感受!」
 
「你們『公審』的方法,我現在還記得一清二楚!你們有當過我是人嗎?有嗎?比利說得對!你們都有罪,有罪!」
 
「你也有罪!你是害我的人,是令我被『公審』我的人!去死去死去死!」他用怨恨的眼神看著我。
 
冬至大喊:「君尋!讓他住口!」
 
「請求向何杜森使用電擊!!」君尋大喊。
 
「你才是『31』,我已經不是了,不是了!!」何杜森向著我說。


 
下一瞬間,何杜森的胸章傳出高壓電力,他直直的倒在我面前。
 
「要求第二次投票!」君尋說。
 
「第一次投票現正開始,請梅花四,桃心四及葵花四表態。」
 
「何杜森。」冬至和王度說。
 
「請梅花四表態。」
 
「程瑤?」王度問。
 
我傻了一下,君尋如此焦急的馬上進行第二次投票,看來是怕我追問下去。
 


他想向我隱瞞關於『公審』的事。
 
一場我有份參與,甚至籌劃的事──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我會被拐到這兒。
 
至於『31』這個詞語,我沒有一點頭緒。
 
「何杜森。」我回答。
 
「請階磚Q表決。」
 
「何杜森。」我哥冷冷的笑了。
 
「葵花A在這輪失去了投票的資格,因此依據上輪投票,葵花A把四票投給洛君尋。」
 
「第一關卡投票完結,投票給果為何杜森,他將需要提供過關所需的500ML血液。」


 
牆上的計時器顯示還有「00:03:43」。


------------------------------------------------------------------------------------------------
【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
高登post link: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5050215&page=2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