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外話: 今日好似係DSE主科考試開始! 各位考生加油!! #yup#]
-------------------------------------------------------------

第五夜. 找回記憶 ( 5.5 七人同心-第三關卡 (1) )

我們拖著昏倒的何杜森又走過一條長長的走廊,他的手被厚厚的繃帶裹著。
 
在被迫參加這場裁判至這裡之前,我會因為見到血腥的場面而哭。
 
現在,即使我親手切掉別人的肢體,我都沒有哭。


 
看來我變得堅強了。
 
還是,變得殘忍?
 
我已經想起了,我參與的那場公審……那場令何杜森留下不可磨滅的記憶的公審。
 
我再一次傷害他了。
 
我渴望著君尋的擁抱,自覺的把身體傾向了他。


 
「程瑤,回去後再撒嬌吧,我們還有一個關卡要過。」他說,悄悄的推開我。
 
也許是我們所有人都已經很累了。
 
「哥,你剛才為什麼不下手?」
 
「我才不要當罪人呢!」哥哥說。
 
「難道你說可以獨善其身嗎?」王度說。


 
「我一點也沒有參與過你們那些變態遊戲。」
 
「你說怎麼?沒有參與?」君尋大吼。
 
「你還看不清楚嗎?我們聚集在這裡的唯一共通點就是,我們一同參與了那場公審。」王度說。
 
「但陳老師呢?他又為什麼會在這裡?」
 
「你們不要為了我而吵架了啦!」陳老師說。
 
這個人還未看清眼前的事,他們根本在不是為你而吵架。
 
「沒有人因為你而吵架。」冬至一臉無奈。
 


「我不清楚。」君尋說。
 
「但為什麼又要在四年後才拐我們到這裡?」王度問。
 
「也許,是在設計這些變態遊戲來懲罰我們吧。」我說。
 
他們都驚訝地看著我。
 
「你……想起來了嗎?」冬至問。
 
「嗯,想起來了。」
 
她看了眼君尋,但君尋異常的冷靜。
 
「她遲早也會記起來的,那些關於公審何杜森的事。」君尋說。


 
他們全都突然冷靜下來。
 
「我認為,我們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這次是何杜森被切掉了左手,下次可以是我們掉了性命……我們必需停止這場殺戮,猜到比利的名字。」
 
君尋拍拍我的頭,大概是想表示這並不是我的錯。
 
「但我們毫無頭緒。」
 
我們沉默的走著。
 
「不,是有頭緒的。」我說。
 
「比利既然會知道那件公審的事,意味著他也有可能參與過那場公審。」
 


「即是,比利會是我們所認識的人。」冬至也確信了。
 
我看著身旁的六人,想了想:
 
一直以來,比利都只是出現在電視屏幕中,那他是如何監視我們的呢?
 
假若他真的認為我們是該死的罪人,他沒可能只由得我們被一系列的機關殺掉,而且每關卡都是經過精心設計的:當我們完成了一個指定的任務後,下一次的提示才會出現。
 
他又是如何控制這一切呢?
 
看來有二個可能性:
 
一,是比利在各房間中安裝了許多針孔攝影機;二,我們當中混了個比利的人,即是內奸。
 
甚至,是比利本人。


 
但他會想混進來一起看著我們怎樣被制裁嗎?但這樣他的風險太高了,他會有受傷的可能,被大家發現的風險也會大大提高。
 
也許,我真的需要再多一點時間觀察。
 
我繼續沉默的拖著何杜森,走過走廊,來到了第三回合的會場。


------------------------------------------------------------------------------------------------
【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
高登post link: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5050215&highlight_id=444053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