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夜. 找回記憶 ( 5.4 七人同心-第二關卡 (4) ) 

哥哥把地上的刀踢到我身旁。 

「哥?!」 

「我不要碰髒東西。」 

「程瑤,還有一分二十秒而已!」陳老師說,吃力按著桌上的何杜森。 



我拿著刀子,走到桌前。 

看到了何杜森驚慌的臉。 

「哈哈哈哈!真好玩!」王度說。 

王度在跪在地上的何杜森面前,手上把玩著拿著一隻牙齒。 

旁邊的人圍成了一個圈的,包圍著何杜森。 



何杜森在哭。 

「程瑤也來玩吧!在他頭上簽個名吧!」冬至把一支鉛子筆遞到我手上。 

我用藍色的鉛子筆,在何杜森的臉上簽上了我的名字。 

他驚慌的臉落到我的臉上,與現在的臉交錯著。 

「不……不……」何杜森乞求。 



我嚇到了,刀子掉了在地上。 

「程瑤!你在做怎麼?還有一分鐘而已!」君尋大吼。 

牆上的計時器顯示還有「00:00:51」。

「抱歉。」我撿起地上的刀,向何杜森說。 

我把心一橫,用力的割開了快要凝結的傷口,甚至割得更深。 

血噴灑出來,看來是割到動脈了。 

「啊!!!!!!!!!!」一聲撕心裂肺的哀號從何杜森口中傳出。 

血再次不斷的從傷口流出,500ML的量杯終於滿了。 



牆上的計時器顯示還有「00:00:03」。 

「任務完成。」廣播系統宣佈。 

我反射性的放開了手上的刀,呆坐在地上。 

何杜森倒在地上抽搐著,黑色的地板與赤紅的鮮血交融著。 

桌後的門又打開了,門後放了一個急救箱。 

我跑過去,拿了急救箱想替何杜森急救。 

但當我打開急救箱,內裡卻只有一把斧頭,止血帶,繃帶,夾板及大量紗布。 



我看著何杜森血流不止的手…… 

若僅是割斷一根血管,血管並不會發生條件反射使斷處的自動收縮,再這樣下去,何杜森會因持續失血死亡。 

可是,假若整個肢體被切斷,非條件反射會使斷處的血管自動收縮,因此他在短時間內不會因失血過多而亡。 

「何杜森,抱歉,你要忍著……」 

我手起刀落,把他的手腕割掉。 

何杜森昏倒了,只剩我一人看著斷肢和飛散的血狂笑著。 

也許比利真的沒有說錯,我真的是個罪人…… 

一個十惡不赦的罪人。 




(第二關卡完結, 下回開始5.5第三關卡...)



------------------------------------------------------------------------------------------------
【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
高登post link: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5050215&page=2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