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夜,猜疑 (6.1) 

「恭喜你們都通關了,你們都竟然沒有死掉,這還真是讓人出乎意料呢!」比利隔著電視說。 

「我的哥哥死掉了。」我怨恨的對著電視說,可惜我明知道鏡頭中的比利根本看不見我。 

「我十分抱歉,但你也有份投票送他去死的,與人無尤。」 

他說的是事實,我無言以對,無助的看了眼君尋,只見他拍了拍我的頭。 



「這次的獎勵是:每人都有一份神秘禮物,保證你一定稱心!而禮物就放了在你們的房間中。」比利高興的說著。 

「比利,你之前說只要我們猜到你的名字,我們就可以離開了嗎?」我問。 

「當然囉!只要猜到我的名字,你們就可以離開。」比利認真的說,看來所言非虛。 

「沒有任何代價?只要猜到名字就可以離開?」我再次詢問。 

「不要讓我再重覆了!是的!沒有任何代價,你們只要能猜到我的名字,我會把面具脫下,然後你們就能安然無恙的離開!」 



「我們會認得你的樣子,你不怕我們出去以後舉報你嗎?」冬至問。 

「到時候你們都已經是殺人兇手了。加上,你沒有任何證據去舉報我,可是我手上卻有一大堆證據指證你們。」 

殺人兇手,這四個字十分刺耳。 

我真的會殺人嗎? 

但看來我的猜測實現了,比利的確是在用某些方法監視我們。 



「那假若我們得出結論,我們又該怎樣告訴你?」 

「每次完成任務後,你們都可以告訴我,可是每次只能接受一個答案。」 

他繼續說:「猜對了你們就可以離開,而猜錯了的懲罰是:以後的任務難度會增加。」 

「剛剛完成的任務,難度是?」陳老師問。 

「這次的任務算是容易,每次有新任務,難度等級都會上調一級,若果等級五是最困難的話,這次應該是等級一吧。」 

「這樣才等級一?死了一個程諾司才等級一?」君尋激動地問。 

「這次的關卡根本考驗的就是信任和合作,明明是可以全員安全逃出的,只是你們當中有背叛者,我根本沒有做手腳。」比利祟了祟肩說。 

「背叛者……」我若有所思的看著前方,輕笑了一聲。 



「這次的任務就到此為止,下次的任務會在後天早上八時在大廳中公布,敬請準時。」 

即是下次任務的難度是等級二…… 

等級二……這代表我們會有危險嗎? 

不盡快猜到比利的名字,我們都有可能無辜的死掉,甚至連事情真相也未弄清就命喪黃泉。 

隨著電視的雪花,比利又消失在屏幕之上。 

我忍著滿腹怒火,盤算如何從何杜森下手。 


---------------------------


YOOOOOOO!CHECK IT OUT @高登!:
http://forum2.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5050215&page=1

CHECK IT OUT @新文字革命  
http://heydoggywtf-blog.blogspot.hk/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