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夜,猜疑 (6.2)

我回到房間後,一般腦兒倒在床上,不想爬起來再面對現實:哥哥已經死了,是我親手送他去死的……我還記得他的眼神是如此怨恨。
 
從此以後,我就沒有親人了──就只剩下自己。
 
可是,我不能就這樣被擊潰,不能崩潰的,我一定要找到殺死哥哥的那個兇手。
 
我反過身來,面向著天花,想把我的快要淚收回去,無意的看到床頭櫃上面放了一個精緻的禮物盒。
 


月牙白的盒子上繫上了黑色的絲帶,看起來十分高貴。
 
這應該是比利所說的神秘禮物吧?
 
我伸手拿起盒子,打開後,發現盒內放著一個竊聽器。
 
我吸了一口涼氣,馬上合上盒子,生怕有其他人看到。
 
這還真是不得了……一個竊聽器,這還有私隱嗎?雖然竊聽器只有一個,但足以令我可以完全了解那個人的一切,一切私下的言論都在我把握之中。
 


那其他人呢?其他人的禮物又會是怎麼?
 
我隨即把桌上的花拿掉,塞進禮物盒內,然後把竊聽器放在外套口袋,然後帶著禮物盒,走到何杜森房間前。
 
「何杜森,我有事找你。」我說。
 
只聽見門後一片慌張,看來他被我嚇倒了。
 
「啊,好的,進來吧。」他說。
 


我打開門,看到的是一間簡潔的房間,牆壁和地面明顯有打掃乾淨,床舖也是整整齊齊的,雖然沒有怎麼裝潢,卻讓人覺得非常舒適。
 
他蹲在沙發旁,沙發上放著雜誌,而他則痛苦的在蹂他的腳指。
 
看來是被我嚇倒後踢到腳指了。
 
「你沒事吧?」
 
「沒……沒怎麼……」他很明顯的在忍痛。
 
在過了一會兒後,他好像恢復了,然後正經八度的坐回沙發上。
 
「那個……請坐……」他說話總是帶點遲疑。
 
我坐到那張三座位沙發的另一端。


 
「你為什麼過來找我?我們不是……剛剛才吵完架嗎?你還說了我殺了你哥哥的……」
 
「我是想為那件事道歉的,當時因為哥哥死了,我才這樣激動。」我仔細的留意他的表情。
 
他看著我:「我對你哥哥的死十分抱歉,但那個……真的不關我的事。」
 
他眼神中帶有一點怯懦,但十分直率。
 
我該相信他嗎?
 
「那你覺得是誰殺了哥哥的?」
 
他低頭思索,然後謹重的說:「會不會是陳老師?」
 


他的答案讓我出乎意料。
 
「他好像一直在整個關卡中都沒有作聲,只是在旁觀。」
 
我沉默著,他言之有理,但若是以另一角度看來,陳老師也沒有投票的權利,自然會比較少發言。
 
可是陳老師與哥哥並沒有怎麼恩怨,何杜森嫌疑還是較大。
 
是何杜森想轉移視線嗎?還是陳老師真的有嫌疑?


---------------------------
YOOOOOOO!CHECK IT OUT @高登!:
http://forum2.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5050215&page=1



CHECK IT OUT @新文字革命  
http://heydoggywtf-blog.blogspot.hk/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