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夜,猜疑 (3)
我急步返回房間,馬上扭開竊聽器。

「砰砰!」一聲桌椅倒下的聲音從另一端傳來。

「何杜森,你剛才想跟她說怎麼?」

「我怎麼也沒有說。」何杜森帶著小許哭腔。

「你確定?你問她記得有多少次公審!」



「我只是問問而已,我只是想確定她……」

「可是你這樣問會讓她起疑心!」

「但我還是怎麼也沒有說啊!」

「她已經記起那次公審了!她在覺醒!」

「你的用詞很奇怪……怎麼覺醒……好像數碼暴龍……」



「你媽的給我閉嘴!你好像還未了解自己的立場呢!」

「我……我了解,可是我早已經不是『31』了,她才是……」

又是「31」,我已經聽到耳都起繭了。 

「不,她現在已經不是了。」

「可是她還在被君尋……這還不是『31』的制度還持續著嗎?」

被君尋怎麼?他是我的男友,能對我甚樣?



還是說君尋還有事在隱瞞?

「你看看你的手,若果她還是『31』,你的手會被切下來嗎?哈哈!」王度大笑著。

「這不是權宜之計嗎?你們明明告訴我是這樣的!」


「你還真是天真。」

「不……不……」

「啪」的一聲,何杜森好像倒了在地上。

「那麼你們會推我去死嗎?」何杜森絕望的說。



「看情況,可是現在你現在從『人』掉下來了,你現在就是『31』。」

「求求你,我不要當31!我不要當31!」他大喊。

「你沒有選擇的餘地,你若是能安份守已,回去後還可以拿到一大筆錢,比利送了我一整座用美金堆成的山,我可以分一點給你。」

「要是我還有命的話。」

王度冷笑一聲,離開房間,任由何杜森在房間哭喊著。

何杜森哭喊的聲音實在太大了,有點煩人,所以我就關上了竊聽器。

關於公審的記憶,我明明已經恢復了,為什麼我還是不明白他們的對話?



「31」?到底「31」跟君尋有怎麼關係?

可是我們已經有三年感情,君尋的一切我都應該瞭若指掌啊!

我們的愛情雖然不是激情,但也算是細水長流。

不……他是我的男友,我應該要相信他的。

要確認真相的最好方法,不就親自去問他嗎?

我把竊聽器藏好後,便走向君尋的房間。 

---------------------------
YOOOOOOO!CHECK IT OUT @高登!:
http://forum2.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5050215&page=1



CHECK IT OUT @新文字革命  
http://heydoggywtf-blog.blogspot.hk/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