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 // by 汪先生

第七夜,生存遊戲 (7.6 

距離下次攻擊還有十秒。 

一個機器人的弱點在哪裡呢?顯然不在於鋼鐵制成的身體,反而應該是監察用的鏡頭。 

跟比利糾纏是難以避免的,可是在沒有任何護具的情況下,我赤手空拳能夠打敗它嗎? 



我在心裡默默數著。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砰」,一聲氣球破了的聲音從我的區域響起。 

我深呼吸,身體靠在在牆壁的邊緣,瞄準著眼前的那條直路。 

一陣齒輪運轉的聲音逐漸靠近,順暢而沉穩,不認真留意還真察覺不到。 



我拿著槍支戒備著。 

「滋滋」的聲音正在不斷接近。 

「撲通」、「撲通」。 

一瞬間就只有齒輪聲和我的心跳聲在喧鬧。 

然後一個黑色西裝的身影終於出現在直路。 



我的心跳好像慢了一拍,然後腎上線素一下子不斷飆高,心跳又再次撲通撲通的加快。 

就在一眨眼之間,我看到了比利的鏡頭就在馬面的雙眼位置,一共有二個,就在左眼及右眼的位置、看到他走路時除了發出齒輪聲外,與常人無異、看到了他拿著的槍型號是沒有見過的,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那是一直狙擊槍。 

比利進入了攻擊範圍。 

我閉上了眼睛,吐了一口氣,開始攻擊。

我按下了扳機,朝著比利的頭部開始連發,可惜瞬間被他的手擋下來,我馬上跑開到另一副牆躲藏,邊跑邊讓繼續子彈連發著。 


就在比利跑到過來我身邊時,我瞬間以手肘攻擊他的鏡頭。 

「咔啦」一聲玻璃碎裂的聲音傳出,只見比利用手蓋住了他的左眼,而右眼的鏡頭則破壞。 

他使用的是那種近似實境模擬的技術嗎?類似那種現在應用在遊戲機的Kinect技術,不過其分別在於,他以這對鏡頭即時傳送影像,並把比利的動作模擬,再讓這部機器人模仿他的動作的技術。 



所以他才能這麼快的反應過來的吧! 

我頓時彷然大悟,想繼續攻擊他的左眼。 

比利閃身躲過我的攻擊,想要走避,但我不給予他一絲逃走的機會,占進他右眼的死角,想要一拳打碎掉他的另一個鏡頭。 

正當我抬起手的一瞬間,他用鋼鐵的手臂把我一下掃開,讓我重重的撞上了牆壁。 

「咳咳咳……」我被打到肚子,只能勉強地拿起槍支指著比利。 

「看來你看穿我的作戰計劃了,真不愧是你。」比利以沙啞的聲音說。 

他抓起了我的衣服,俯視著我。 



「你反抗我了。」 

我向他吐了一口口水,可是還是持續乾嘔著。 

「反抗可不是件壞事,因為那個反抗我的人是你,所以並不是件壞事。」

「怎麼意思?」我大聲問道。 


「你在反抗我時,血液在沸騰嗎?感受到那股興奮嗎?你之所以能在一瞬間能分析整個情況,只因為你內心中根本就有著反抗的基因。」 

「反抗的基因?」 

「被抑壓、被壓制、被榨壓……所以你順從著你基因中的叛逆,去反抗,去報復……這就是你!這就是你!」 

他拉起我的衣領,俯視著我。 



我看著比利面具上的鏡頭,看著鏡頭中的自己是那樣無助,那樣落魄。 

「這是你所不能背叛的宿命,你反抗著我,反抗著一切,順從基因的報復著,直至你的生命燃燒殆盡。」 

「我不明白那是怎麼意思!」 

我用力的推開了比利的手,卻讓自己狼狽的倒了在地上。 

正當比利想繼續說下去的時候,一聲接一聲的槍聲從遠處傳來。 

「不要靠近程瑤!」陳老師從遠處跑來。 

「時間不容許我再說下去了,下次再談吧,程瑤。」然後比利閃身,再次消失在牆壁的轉角。 



陳老師收起槍支,瞬間跑到我的身旁跪下。 

「沒事吧?程瑤?」他看著我在無意間擦傷了的手,關切的問道。 

我搖搖頭,頹廢的坐在地上。 

其實我一點也不明白比利的意思,可以內心卻因為他的話而顫慄不已。 

因為是我,所以反抗並非壞事?反抗的基因? 

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 

-------------------

巴絲 我地高登見: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type=SY&message=5050215&highlight_id=0&page=9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