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夜,生存遊戲 (7.12) 

我的心跳在狂跳著,現在有二個區域防守完全真空,即是我們即使攻擊王度他們後還是會有其他傷員出現。 

可能是陳老師、可能是冬至、可能是君尋,亦可能是我…… 

我拿著狙擊槍的手在抖,恐懼突然讓視線變得蒙糊。 

怎麼辦?怎麼辦?那我現在的攻擊不是沒有意義嗎? 



我心裡明明就很清楚,那個能阻止比利傷害我們的方法。 

要阻止別人剝削你的利益,最簡單的方法是──剝削別人的利益。 

「不……不……不………」我的淚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 

00:00:40 

我的手在瘋狂的抖著,我的淚不斷的流下來。 



君尋、王度和陳老師正在和王度糾纏,王度要站起來了,他將要撲向氣球架去保護他們的氣球了;何杜森和冬至也在糾纏,心理戰術也快要失效了,何杜森要翻身過來了…… 

沒有其他辦法。 

已經經過了這麼多的任務,你還不瞭解嗎?這就是現實啊,現在我們是被迫參與這個遊戲,那不如乖乖的遵守遊戲規則──扭曲的道德就是現在的法則,是被許何,甚至被鼓勵的。 

一瞬間,我好像都想通了,根本由始至終我才是那個不合群的人。 

想通了以後,一直被道德枷鎖所束縛的內心,瞬間輕鬆了許多,同時又好像出現了另一把聲音,她不斷催眠著我,告訴我我現在經已自由了,不用再苦苦抑壓著自己的慾望,這個應該就是我的心魔吧! 



可是在沒有道德的世界,又哪會分善與惡?那根本就無法介定怎麼是「心魔」吧? 

眼淚漸漸的停下來了,原本被我緊緊咬著嘴唇亦慢慢放鬆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抒暢的笑顏。 

00:00:20 

「程瑤!快一點!」陳老師向我大喊。 

「怎麼?程瑤在這兒?你這天殺的騙我!」王度大喊,不顧一切的反抗。 

我的手指再次扣上了扳機,瞄準了氣球架。 

自從被迫參加這個遊戲後,我第一次開懷的笑著說:「那開始吧。」 

我一下子扣下板機,開始連射,「砰砰砰砰砰」的聲音不斷響起。 



「砰」的一聲,一個氣球破了。 

「砰砰」,又一個破了…… 

七彩的氣球紛紛破掉,那些碎片就似煙花一樣,短暫而美麗,氣球內的內臟模型也紛紛掉到地上,直至最後一個氣球被射破。 

00:00:03 

「陳老師,你很吵呢!不就輕鬆解決了嗎?」我拿起槍支,並從牆壁上跳下。 

「程瑤?」君尋不敢置信的問道。 

00:00:00 



「砰」! 

遠方某個區域傳來一聲氣球破掉的聲音,但都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

[繼續去]【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2)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type=SY&message=5103771

舊link:【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type=SY&message=5050215&highlight_id=0&page=1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