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夜,生存遊戲 (7.13) 

00:00:00 

「砰」! 

遠方某個區域傳來一聲氣球破掉的聲音,但都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遊戲時間終止,任務完結。」比利的聲音在房間中迥盪,同時所有的牆壁和障礙物同一時間降下,整個房間又變回起初空盪盪的模樣,只剩下三個氣球架站在各區域的中央。 



「這還真是精彩!這場生存遊戲的結果讓我喜出望外!想不到你們真的下手了!」比利的機器人走到場中心,向著我們說,語氣帶著幾分玩味。 

「我宣佈紅區破掉的氣球號碼為:2號和6號、藍區為:1號、5號和3號,而黃區全部氣球都破了喔!那要交出的內臟也應該由黃區負責了喔!」 

王度和何杜森絕望的看著空了的氣球架和滿地的內臟,面面相覷。 

比利語氣一轉,嚴肅地說:「你們要交出眼球,舌頭,耳朵,胃,肝,大腸,小腸,腎臟,膀胱,以及心臟,時間有十分鐘,在十分鐘內把我要的內臟給我,否則我會殺死這裡的所有人。」 

天花上的計時器又由00:00:00改成00:10:00。 



「程瑤,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何杜森失望的看著我問道。 

「程瑤,你這是怎麼意思?」王度站起來,打算衝向我,卻被陳老師和君尋阻止。 

「比利還有一次攻擊,我無可奈何。」 

「你這樣做真的非常自私!那我們呢?我們可是賠上了我們的生命!」王度發瘋似的亂叫著。 

「你在我們都跑到外面的時候,獨自留守在自己區域,你這樣做難道就不自私嗎?」 



「我只是一個回合的自私,足以令你置我們於死地嗎?」 

「這是遊戲規則,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我也是放肆了一回合而已。」 

「程度根本完全南猿北轍,你是直接的置我們於死地。」 

「我要是你的話就不會再糾纏在這個問題之上,時間無多了喔!要不然我們四人會拼了老命把你們二人殺死。」 

「你敢?你會打架嗎?只是一個廢柴就在這兒威脅我?」王度狂妄的大笑着,好像不把我看在眼內。 

我笑了笑,跟陳老師打了個眼色,陳老師馬上從後扣住王度的肩膀的關節,同時我拿起槍支,趁王度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用槍尾的頸枕位置用力的撞向王度的眼睛。 

「啊!!!」王度痛苦的哀嚎,右眼流下的血,像是淚水一樣滑過臉龐。 

「你真的太吵了,沒有人叫你們平分所有傷害呀!」我用槍的尾端抬起他的下巴,不屑地看着他的雙眼,不耐煩地道。 



王度痛苦的鬆開掩住右眼的手,從又瘀又紅腫的右眼看來,右眼可能短期內都不會回復視力了。 

他看着何杜森,發出野獸般的低吼,從這聲低吼中,你會清楚明白王度表露無遺的殺意。 

「你要殺死我嗎?為什麼總是我?我有這樣好欺負嗎?」何杜森含淚的看着王度。 

「要怪就怪你是天生的弱者,『33』的命運永遠都不會被改變的。放心吧!我會仁慈的把你揑死再取出內臟的,過程不會很痛苦。」王度陰險的説道,緩緩的接近何杜森。 
-------------------

[繼續去]【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2)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type=SY&message=5103771

舊link:【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type=SY&message=5050215&highlight_id=0&page=1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