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夜,內奸 (8.2) 


我坐了過去,還帶點睡意的打了個呵欠。 

「程瑤,你剛才是怎麼了?突然變了另一個人似的……」君尋認真的問道。 

我低頭喝了一啖水,不以為然的道:「你覺得我有怎麼不同?」 

「從猶豫不決變得十分乾脆……」君尋婉轉的說。 



「是說我變得冷血嗎?一下子就把王度他們的氣球全部射破。」 

「不,在那個情況之下,也許我也會跟你作出同樣決定。只是,你在整場遊戲中的變化太大了,我怕你………」他遲疑了。 

「怕我會瘋掉嗎?」我問。 

他微微點了一下頭,說道:「只是怕你不能承受這樣的打擊,我們的同伴一個又一個的死去,我們都不清楚下個會不會是自己。」 

我對他笑了笑:「沒怎麼,不用擔心,我並沒有瘋掉,我只是突然想通了。」 



「想通了?」 

「我一直覺得傷害他人和殺人都是件壞事,到現在才發現一直都是我食古不化而已。就在那時我猶豫是否要攻擊之際,才發現這根本就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向現實低頭才算明智,你說對吧?」 

「就這樣簡單?我所認識的程瑤,並不是那種會因為如此簡單的理由,就去傷害他人的人。」君尋問道。 

「那你覺得我還有怎麼理由?」我反問。 

「真的沒有其他理由?」君尋挑眉問道。 



「……嗯,也許是想知道比利是誰,所以更加想要活下去。」我解釋道。 

「程瑤,你真的變了。」君尋看著我,摸了摸我的頭。 

「怎麼變了?」 

「變回中學的你了,那個離經叛道,卻又堅持著自己相信的事的那個你。」他笑了。 

中學的我?原來我真的改變了嗎? 

「在這段時間,我一直都帶麻煩給你了,現在真的不是撤嬌的時候。」我抱歉的道。 

「沒關係,最重要的是你沒有迷失自我。」 



「也許曾經迷失過,但現在我很清楚我在做怎麼。我會盡力在往後的關卡協助你的。」 

「可是我認為我們不可以再一直這樣被動了……再一直處於捱打狀態也不是辦法,我們應該盡快知道比利的身份,或是找到方法阻止比利。」 

「你還記得當時我們為什麼會執行那個階級制度嗎?」我問道。 

----------------------------

[繼續去]【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2)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type=SY&message=5103771

舊link:【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type=SY&message=5050215&highlight_id=0&page=1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