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夜,捉迷藏(9.1) 

「早安!大家睡得還香嗎?」比利的聲音從電視中傳出,我們陸續站了起來,認真的看著電視。 

「這次我們玩追迷藏,在限時一小時內,我的分身會來捉你們,而你們則能在這所學校中躲避,可是一路上我還設下了不少陷阱,祝你們好運囉!你們手上的錶能顯示遊戲所剩下的時間,亦能以平面圖的形式,顯示你直徑三十米範圍內分身所在的位置,若是你們聽到『咇咇』的聲音和一個紅色點點出現在你手錶上,就是分身接近的提示。若果我的分身碰到你的身體了,你的手錶就會向你注射一種致命的神經毒素,而你將會在十分鐘內死亡,而若是你脫下你的手錶是時,這個毒素亦會馬上注射進你身體喔!」 

果然如何杜森所言,這次的任務是捉迷藏,他並沒有騙我。 

他看來真的是比利的幫手。 



我看了一眼何杜森,他並沒有任何反應,只是不屑的站在課室一角,看來他並不打算向其他人公開他的身份,亦有可能他與比利作了一些協議,不能公開他的身份。 

(聽住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rA8eCfDy2M) 

外頭的雨再下得大了一點,微弱的電燈一閃一閃的,就在此時下課鈴聲「給愛麗絲」突然響起,讓人心裡直發毛。 

「你們先有二分五十七秒找一個你們認為安全的地方躲藏,然後當這個下課鈴聲停下時,遊戲就會正式開始。」 

電視上的影像消失,先是出現雪花,繼而畫面回歸黑暗──就像那天一樣。 



可是一切都不一樣了,我們不再迷茫,十分清楚自己的任務,君尋馬上拉起著我的手拔腿離開6A班班房,而其他人亦馬上四散,找個安全的地方躲避。 

我們沿著6樓的走廊一直向主樓梯方向跑,然後其他人在主樓梯那邊開始前往不同樓層。 

君尋則一直牽著我的手,領著我一直跑往儲物室那方,我一直跑一直轉頭看看背後,何杜森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我們進去後隨即關上的儲物室的門,儲物室中放了不少雜物,一個個紙箱和被白布蓋著的用具能阻礙視線,確實是個躲藏的最佳地點,加上這兒也十分接近外樓梯,方便逃跑,但唯一的問題就是只有一個出入口。 




「君尋,我們躲在這裡好嗎?只有一個出入口,不會很危險嗎?若是我們被比利發現,這將會是場困獸鬥。」我們躲在儲物室的盡頭的儲物櫃旁,旁邊有疊得高高的桌椅圍著,我拉著君尋的手,擔心的問道。 

「沒問題的。」君尋告訴我,低頭看著手錶。 

下課鈴聲快要結束,一滴冷汗從他的額上滴下,直至最後一個音節落下,我們的手錶出現一個小小的平面圖,範圍只是剛剛好看到門外有沒有人進來。 

「媽的,這隻破手錶!有沒有人打開門還要你告訴我嗎,難道我會看不到嗎?」君尋不甘心的用力的捶了一下地面,憤怒的說。 

我按了一下手錶旁的按鈕,畫面隨即轉成一個數字跳錶,時間已經開始倒數,紅色的數字在逐秒跳著。 

「不知道其他人躲到哪裡去了?」我透過儲物室近天花一角的一個小窗,看著外頭走廊的光管,問道。 

「不知道,還是希望他們平安無事吧!」君尋說道,同時敏感的看著手錶上的平面圖。 

「我希望我們可以在沒有人死掉的情況下完成這個關卡。」我靠著櫃子坐到地上,閉上眼回想著這幾天發生的一切。



君尋緩緩的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我也希望,可是必要時,程瑤你必需要確保你能狠下心來。」 


「嗯,我會的。」我一直閉著眼,聽著外頭瀝瀝的雨聲,享受著片刻的寧靜。 

即使只是雨聲也讓我如此著迷,被困在地下室時,我總是特別會掛念天空,終於不用再靠那個掛在「大廳」的時鐘來斷定時間了,我能看到、聽到、感受到時間的流逝。 

室內片刻變得寧靜了,時間好像就在這刻凝住,中學的回憶就似要湧回來。 

可是走廊突如其來的傳來「踏踏踏」的走路聲,聲音如雷貫耳的傳到我的耳中,打斷了我的思緒,讓我馬上瞪開雙眼,下意識的蓋上君尋的嘴,示意他看著手錶。 

他奇怪的看著我,然後走路聲慢慢接近,直至一個紅點出現在手錶的平面圖上──比利就站在我們門外,他在門外停留了一段時間,然後一線光從門外照進黑暗的室內,然後光線又消失在門後,他推開了門走進了儲物室中,還關上了門截斷了我們的退路。 

-------------------------------



[繼續去]【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2)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type=SY&message=5103771

舊link:【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type=SY&message=5050215&highlight_id=0&page=1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