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夜,捉迷藏(9.2)

(濕鳩音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7AA8mFEX0 )

我們的心在「撲撲撲撲」的跳著,我按著自己的心臟,生怕它跳動的聲音太大會被比利發現。
 
我從地上蹲了起來,彎身以較低的角度看著遠方的地面,可是作為遮掩的桌椅反而阻礙了我的視線。
 
我們這兒距離出入口有約二十米距離,還要繞過無數的障礙物,這些方便我們躲藏的障礙物反而成為了逃走的阻礙。
 


「我們應該怎樣做?」我輕聲問道,同時儲物室右則的一端傳來一聲翻倒桌椅的聲音,轟隆的一聲顯示著比利正在慢慢的接近我們。
 
外頭一聲悶雷同時落下,君尋毫無焦點的看著手上的錶,額上滴下冷汗,一動也不動,就似被石化了似的。
 
「我們該怎麼做?」我用力的搖了搖君尋的身體,只見他的身體虛弱的晃了一下,然後他向我露出了一個僵硬的笑。
 
「抱歉。」
 
「怎麼?」我雙眼瞪圓的看著他,有不詳的預兆。
 


他用力的把我推到地上,讓我撞向了前方的桌子的腿,在寧靜的室內發出巨大的聲響,然後蹲下來飛快的逃走,只剩下我一人倒在地上。
 
我用力地咬著自己的唇,不讓自己因為疼痛而叫出聲音,與此同時,君尋繞過我悄悄的從我身邊走遠。
 
比利聽到聲音後馬上看著向聲音的來源,慢慢的移向我這邊的方向,踩著「踏」、「踏」、「踏」的聲音,一步一步靠近我,而我只好強忍著疼痛,把自己縮在旁邊的桌子下。
 
我疊得高高的桌子底下不斷緩慢的向前爬行,我一邊觀察著比利的移動,一邊尋找君尋的身影,但他卻完全消失得無影無蹤。
 
比利漸漸靠近我的桌子,慢慢的走向我的所在位置,距離就只相隔一張桌子,我看到比利的西裝褲管,他一邊走著,皮鞋就在地上發出響亮的聲音,他四處張望,同時推倒妨礙他的東西。
 


我偷偷向上看,只見比利戴著那個惱人的馬面具,轉身看著出入口,看來打算踏步離去,可是就當我想放下心來的時候,「咔嗒」一聲,一顆小石頭敲向我後方的地上,打到了桌子,讓比利馬上轉頭看著我這邊的方向。
 
我無助的看向石子扔來的方向──遠方的出入口,只見門口微微打開了一點,然後又無聲的關上了。
 
君尋離開了儲物室了,他出賣了我,讓我當他的替死鬼。
 
我看到前方的桌子被一塊大白布蓋著,那塊白布直直的垂至地上,只要我能躲到那邊的話,應該就可以暫時拖延一點時間,然後再另尋對策。

可是要是往前走的話,我就會有一瞬間需與比利擦身而過,但同時無論我怎樣看也再找不到其他最近的藏身之處了,亦即是我除了留在原地外,再沒有其他辦法。
 
比利一步一步的向我的方向走近,而我縮起身體,一步一步的向他的方向走近,我們之間的距離越縮越短,一點一點的接近,直至到達交匯的那點。
 
比利突然停了下來。
 
我嚇得停在原地,距離前方的白布還差好幾步,幾乎是無處可逃,比利轉了轉方向,皮鞋指向我所在的桌子,分別就只是站著和蹲著,我從他擦得發亮的皮鞋上看到自己驚慌的臉,雙眼睜得大大的,與皮鞋上那個手足無措的我對望。


 
「撲撲」、「撲撲」,我的心瘋狂的跳著。
 
一切都好像變成電影中的慢鏡頭一樣,比利慢慢弓起膝蓋,好像要蹲下來;我想向後躲藏,卻無處可逃,快要尖叫出聲了。
 
-------------------------------

[繼續去]【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2)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type=SY&message=5103771

舊link:【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type=SY&message=5050215&highlight_id=0&page=1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