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夜,捉迷藏(9.5) 

「在遊戲開始的幾天前,我收到一個匿名電話,他問我要不要殺掉那些裁判者,若是我答應他的話,在完事後我不單能收到一大筆可觀的金錢,還能報仇,一舉二得,於是我在那時就一口答應了;可是其實我沒有拒絕的餘地,要是比利可以得知我的電話,亦能這樣輕易的拐我到這裡,就代表他早已掌握了我的一切,要除掉我又有何難度?」他無奈的說道,外頭的雨聲還沒有停下,此刻他的身影看起來特別悲傷。 

「所以你在前幾個任務得到的幫助是?」 

「第一任務時我收到的情報是鎖匙會放在詹昕晽的身體中,因此我只需等你們替我取得鎖匙,甚至不用參與其中;然後第二關卡,我得到的是那個階級特權的情報,我知道你們會迫我先拿起那個襟章,所以故意讓自己處於弱勢取得葵花A;第三關卡我得到的是那支讓我保命用的手槍;而這關卡,我則是取得了這隻手錶和得知了……糟了!現在還剩下多少時間?」他突然大叫,讓我不禁緊張起來。 

我看了一下手錶:「距離完結還有30分鐘。」 



「你想要知道我要怎樣幫助他嗎?」他斜眼看了我一下,問道。 

我點了點頭。 

「我要協助他確保整個遊戲順利進行,而每個遊戲其實都有一個特定要殺掉的對象,我做的角色則是盡情被你們欺負,讓你們鬆懈,轉移焦點。」我驚呼一聲,難怪一直以來何杜森會這樣乖乖的被我們欺負。 

「我還有一個必須要遵守的條件──我不能向任何人透露我的身份。」 

「可是現在……」他經已透露了給我知道了。 



「程瑤,我要你清楚明白,我現在做的這些不是為了偉大的拯救誰,或是扮演正義使者去警惡除奸,而是為了你,只是為了你。」他認真的說道,我只好又再點了點頭,表示清楚明白,雖然看起來應該呆呆的。 

「那我告訴你,這個任務的目標是除去『冬至』。」 

我雙目瞪圓,不敢置信掩著嘴巴,生怕我的驚呼聲會衝口而出,只能驚訝的看著他。 

「你意下如何?想怎樣做?」何杜森問道。 

我幾乎連想都沒想就說道:「我不想這個關卡有任何人死掉。」 



「真的不會後悔?儘管這可能會令你或我冒上生命危險,你都要救她嗎?」 

我用力的點頭,說:「我他媽的肯定,絕不後悔。」 

他真摰的向我笑了,說道:「我就知你會這樣說。」然後立馬從地上站起來,說:「時間無多了,我們要好好計劃。」 

--------------------

[繼續去]【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2)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type=SY&message=5103771

舊link:【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type=SY&message=5050215&highlight_id=0&page=1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