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夜,捉迷藏(9.4) 

「來救你。」他說道,並指了指開著的門。 

我站起來,走上去關上了門。 

「我說過的,這是我欠你的,你要相信我。」他繼續說道,我從在微微的光線中看著他的側臉,好像少了幾分他中學時的柔弱。 

「剛才是你推開門進來嗎?」我問道。 



「嚴格來說,我是在君尋逃走時進來的。」 

「那你到底是怎樣引開比利的?」 

「就只是在儲物室中找到了一些魚絲和書,當比利被你引到那方時,我便在他背後作了些簡單佈置,只是把魚絲繫在門上,然後在紙箱中放了些書,再放了些紙巾筒在地上作滾筒,看準時機用力打開門,再將書推到外樓梯那方,就是這樣而已。」可是這些簡單佈置卻救了我一命。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我在他身旁找了個的位置坐下,只是感激的看著他。 

他向我展示了他的手錶,與我們的有點不同,他錶上的平面圖是一整個樓層的,輕輕觸碰便能放大,而且還能看到我的名字在平面圖出現。 



「這隻手錶是?」 

「我是比利的幫手,我會在每個關卡收到有利的情報或是有利的道具,就以這手錶為例,我的手錶可以顯示到所有人的位置,而平面圖的覆蓋範圍亦比你們的大,可是我還是需要跟你們一樣遵守遊戲規則,這也是我會失去掉我的手的原因。」 

我看到他的斷手後又憶起了當日,我親手砍掉他的手的情況。 

「那個,我是真的十分抱歉。」我向他躬了躬身,表示我的誠意。

「我明白的,加上這是確實是我欠你的。」他說道,從眼神中我能看出他確實沒有任何恨意。 




「你到底欠了我怎麼?」 

他看著我的雙眸,說道:「我恩將仇報了。」 

「怎麼恩將仇報?到底是怎麼事?」我不解的問道,因為在我記憶中根本就沒有任何幫助過何杜森的記憶。 

「沒怎麼,以後你也許會明白的,可是現在還是這樣比較好。」 

「不能告訴我嗎?」 

他搖了搖頭,只是向我笑了笑。

「那我可以知道你為什麼要幫助比利嗎?」 

他點點頭,說道:「我想看到裁判者們都在我面前死掉,你們帶給我太多痛苦的回憶了,我恨不得你們馬上死掉,還要親手參與這個遊戲。」 



「所以你是自願參與的?」 

「是,也不是。」 

「怎麼意思?」 


-------------------

[繼續去]【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2)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type=SY&message=5103771

舊link:【罪惡懸疑向】虐殺遊戲-比利
http://forum12.hkgolden.com/view.aspx?type=SY&message=5050215&highlight_id=0&page=1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