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不學無術、普通得過目則忘的男人。
 
28歲,5呎10吋高,未婚,但最愛在表格資料欄填「喪偶」,家住北角書局街,獨居,當然獨居!樓下是每晚大排長龍的王記糖水,我總是在番薯糖水的香氣下進入夢鄉。
 
這個下午,我如常乘搭過海巴士返旺角信和開舖。我想大家一定試過送巴士尾的經驗,這一天,我正正走這個狗運!
 
一步出大廈,拐過新光戲院那個街角,已見到一輛102停在前面的新都城百貨巴士站,排隊上車的只有最後三個人。
 
唔唔,我知道,人生每一秒鐘也要不停面對抉擇。
 


當你作出抉擇,那就是你的命運。
 
途經北角區去旺角的過海巴士共有兩部:102和112。在非繁忙時段,總得等上十數分鐘才有一班車。眼看距離巴士站約有100米直路,我只有百分之一秒決定要不要向前奔,抑或停下腳步。
 
一念之間,我決定追車!
 
所以,就算要冒著尷尬地拜拜車尾的風險,我仍是一支箭的衝前去。


跑到車尾位置,所有人皆上車,車門亦隨即關上,我雙腳開了全速,已停不下來,去勢未止的衝了餘下10米,到了車門玻璃前,用一種帶有懇求的眼光望著司機,司機卻用幸禍樂災的眼尾掃我一眼,就把視線移開,我已認定他不會開門。




眼看死巴士佬(好人的尊稱作『司機大哥』,無血性的要叫『死巴士佬』!)就要發動引擎,我當然知道,車廂內的乘客們也盯著我看。
 
為了保持男人的格調,我只好聳聳肩的後退兩步,待車子開走了,我一定向死巴士佬豎中指!
 
突然之間,一個女子在我身旁出現,她輕輕拍一下車門的玻璃,死巴士佬雙眼即時放光。
 
-----大家有過這種經驗嗎?
 


當你在街上逛呀逛,忽然留意每個迎面而來的路人,目光也不約而同投到走在你前面的某個人身上,就算明明走過了還是會忍不住轉過頭,只為了再看那人一眼。
 
就算你一下子沒猜到走在前頭的是誰,但你就是有了心理準備,對方必定是個名人明星又或光芒萬丈的大人物,你懷著十萬個的渴望想盡快見到對方。你會千方百計的尾隨窺探,期望對方側一下頭。又或者,按捺不了的你,會加快腳步路過對方,佯作不經意的斜看一眼,為求確定對方。
 
這一刻,我的情況也相若。
 
本來,我全副心思放在這部102身上,完全沒去留意那個女子,可是,死巴士佬看她的那種驚豔的眼神,讓我心猿意馬,無法不側過頭,偷偷看她一眼。
 
女子面向巴士,所以,我只能看到她的側面。
 
她輪廓深邃分明,就像用電腦做後期美術加工,細緻執整出來的3D立體影像。
 
我一生人,總共拍過四次拖,每個女朋友也達至俗世評價為美女的那種水準。但眼前的這個女子啊,怎說才不殘忍呢?單計她這半邊臉,已超越我四位女友八張半邊的臉加起來的總分!
 
這時候,死巴士佬重新打開了車門(當然,跟我連半點關係也沒有),讓女子上車。以我這種能屈能伸的性格,當然也不跟自己賭氣,尾隨她上車。


 
女子嘟八達通的時候,站在她身後的我,瞧見她穿了一件白色T恤、石磨藍色有很貓鬚的牛仔熱褲、她有一雙白得像冷色長光管似的美腿,襯托著約三吋高的紅色高踭鞋。
 
驟眼看來,她的肌膚比起身上印著柯德莉夏萍在《Breakfast at Tiffany's》經典造型的T恤更加雪白。她用手袋掃八達通機,負數的紅燈亮起,她呆了一下,讓出空位給我先上車。
 
擦過女子身旁,我用眼神飛快掃視了她的正面。把身子挨到牆邊、伸手到手袋內找零錢的她,有一頭棕紅光澤的瀑布長髮,一雙眼睛大得像貓眼,有著隨時準備好踏上天橋的模特兒身材,我看看便已心滿意足。
 
我逼令自己看她一眼就別開了臉。
 
理由簡單不過,只要她發現我盯著她,我就跟其他兩眼彎成腰果狀的鹹濕男人沒兩樣(請想像IQ博士內的則卷千平),那太沒格調了吧。
 
我走到車廂中間,發現下層乘客滿座,名副其實的插針不入。居住在公共汽車的中途站,就有這種無奈。我想上上層,轉頭見女子仍在努力掏錢,一張臉好灰,也有著惘然不知所措。
 
一隻腳已踏上了樓梯的我,沒法掩藏惻隱之心,開口問她:
 


「我可以幫忙嗎?」
 
女子抬起頭,用如獲救星的眼神看我。一雙眼光閃啊閃的,我要鼓起一點勇氣才才叫自己直視著她。
 
「我的八達通負了值,今日未去提款------」
 
「小事,我來付。」
 
我在牛仔褲袋揞出一枚十元輔幣,瞪了死巴士佬一眼,把錢丟進錢箱內,發出噹的一聲,心情好爽,有種施捨給乞兒的優越感。
 
「我怎樣還你?」
 
她忽然非常認真地問。
 
我揚起了一邊眉,啞巴一樣的看她。


 
請原諒我的大驚小怪!
 
在這個世代的港女,你請她吃幾百元一餐飯,她奉聖旨似的連多謝都無句。但我眼前這位保證面值89分、怎樣看也被男人寵壞了的美女,居然問我:這10元該怎還我!?
 
就憑她問我這一句,值得再加她10分!
 
89+10=99
 
~~99分!!!
 
我心頭有著恍如看到彩虹已極不容易卻給我看到雙彩虹般的受寵若驚!
 
我說:「不用,以後遇到相同情況,妳也幫助有需要的人。」
 


「你心地不錯啊。」她泛著一個溫煦微笑。
 
我感覺就像直視太陽,一不小心就略略低下了眼,想要逃避太強大的熱力。因此,我才會留意到她頸上掛著兩個小小的黑色拳套的項鏈。
 
我也好像給迎頭一擊:遇見美女也不可以怯懦啊!那太沒格調了!
 
我很快抬回了雙眼,「我平日壞事做太多了。」我朝她率直笑笑。
 
「這個嘛,倒也看得出來。」她說完露出了愉快甜美的笑容,「就當作我幫你做了一件好事,快多謝我啊!」
 
「多謝妳啦!」
 
我倆相視而笑。
 
她居然聽懂我的黑色幽默,並且報以同等幽默的回應。
 
我的心被感動浸滿了。
 
就在這時候,車頭傳來一下恍如石油氣罐爆炸般的砰然巨響,只見巴士的車頭玻璃,彷如被人潑了一盆紅漆,染成整幕駭人的茄紅。
 
我隱隱更見到有大大小小的血塊,散落在玻璃以及雨撥周圍!
 
死巴士佬受到突如其來的驚嚇,用力扭軚,在全車乘客一片驚呼聲中,巴士高速切入中線,先撼向一輛貨車的車尾,然後,恍如玩碰碰車一樣,連環撞向幾架車輛,在馬路上遭到一次又一次轟炸式的撞擊!
 
一切來得太快,只是十幾二十秒鐘發生的事而已。
 
我想找一條橫杆來攙扶也來不及,人給拋得左翻右覆。唯一可做的,就是伸出手臂環抱著我面前的女子,希望能保護她。
 
我被拋向左邊的樓梯,再壓向右邊的路線提示電子屏,感覺頭暈轉向,因猛撞而爆裂成碎冰狀的破璃、扯脫了的巴士機件、連同車上乘客們的物件,一件一件在我身邊亂飛,但我始終抱緊她不放。
 
我感覺到她的胳膊在猛抖,驚怕得像一頭濕了水的小白兔。
 
最後,車輪好像壓著什麼物件,車身大幅度傾斜,整部巴士打橫躺下,但去勢未止,在馬路上繼續滑向前,恍如打保齡球式橫掃,終於,彷如撞上堅不可摧的建築物,車子戛然而止,一下有如五臟六腑給移位的離心力,令我不期然鬆開了緊抱她的兩臂。
 
我親眼目睹她被凌空拋飛,後腦撼落一條鐵扶手上,再撞到鋪滿玻璃碎的地上,她合起了雙眼,橫卧著一動也不動。
 
我意識一片混沌模糊,在凌亂車廂站起身來,背靠著本來是天花板的牆身,呆呆看著車尾那邊,多排座位甩脫,乘客們被撞至滾地葫蘆,不少人互相擠壓著,有個女人臉上插滿了玻璃碎,在浴血中微弱呻吟。有人全無氣息,口鼻不斷淌血。
 
然後,我突然發現一隻紅色高踭鞋靜靜躺在我身旁,我拿起了鞋,好想爬過去替女子穿回去。但我眼前一黑,好像鑽入一個不見天日的密室內,喪失了所有知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