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影像,又在我腦裡重演。
 
在手機舖內發現了青蛇姐的屍首,思緒陷入一片混亂的我,沒有即時報警。我知道,如果這是一宗劫殺案,青蛇姐那部新款的手機,一定會被拿走,不可能還留在舖內。
 
於是,我走向櫃檯,見那大刺刺擺放在檯面的手機,旁邊還有開著接龍啤牌畫面的Macbook。我拉開抽屜,她為了這一整天給人客找贖而預備好的紙幣,整整齊齊放在裡面。
 
我知道一個秘密:青蛇姐放置了一個隱蔽的閉路鏡頭在店門附近,以作防盜之用。那個鏡頭連接到展示櫥窗內一部陳列品假手機的後置鏡頭,顧客絕不會發現,就連手機店老闆也不知此事。
 
那是青蛇姐和我之間的一個共同秘密。
 


我用滑鼠拉回Macbook的主頁,把今天收發到的錄影檔打開,靜靜觀看著片段。我不知自己為何要這麼做,但我必須率先知道誰是真兇,我要比警方都更早知道誰是真兇!
 
我查看到開舖不久的錄影影像。
 
一個男人走近舖內,青蛇姐把一個留起了的橙色充電器遞給男人,男人欲付錢,雙方卻起了爭執。雖然,錄影只有影像並無聲音,但我相信兩人為了價錢問題而爭拗。男人應該口出惡言,只見青蛇姐不客氣從男人手上搶回充電器,一手指向店門,繃著臉喝令他離開!
 
當青蛇姐把充電器重新掛回牆上的貨架,只見死賴在店內不走的男人,突然從口袋裡掏出一把萬用軍刀,拉出了小刀,趁她轉頭的一刻,把刀子刺入她頸側再拔出,然後,他腳步慢慢向後退。
 
青蛇姐遭到突如其來的襲擊,只能用手掌掩著頸側,瞪大兩眼看男人,鮮血從她五指縫間急速噴出,她不消幾秒便不支倒地,在地上蜷縮抖顫著。
 


從頭到尾,目睹著整個兇殺過程的我,一直只能在放置在門口前的鏡頭,看見男人的身背。當他轉身奪門而出的那短短一秒鐘,我終於見到他正面。
 
我用滑鼠把男人的臉截圖下來。然後,我整個人完全地震呆。
 
在顯示幕上的男人,是我見過的------我當然見過了------他就是駕駛102的死巴士佬!
 
我記起青蛇姐慢慢失救斷氣的影像。在她極需要有人施以援手的一刻,我大概正在自己的格仔舖內悠閒地看著手機的動新聞吧?我一點沒察覺,在同一層只相隔幾十呎外的青蛇姐,居然就這樣孤零零死去了。
 
想到這裡,我悲從中來。就算身處在這個戰慄空間裡,可是,一切恐懼陡地終止消失,我伸手把手機的電筒關上,連最後一點光線也不留。
 


在無窮無盡的黑暗中,我用最強硬的語氣說:
 
「你要傷害我,就傷害我個夠!為什麼要傷害我身邊的人,為什麼?」
 
無盡的悲憤在我心內燃起,我痛恨得咬牙切齒,放盡聲音的喊:
 
「無論你是誰,馬上給我滾出來!我要殺掉你!然後,我會把殺掉了的你揪出來,再殺一次!」
 
我的吼叫聲在四周迴響,忽然之間,只見在長廊盡頭的天花板亮起了一盞長白光管,然後,彷如要向我慢慢推進,一盞盞光管向著我的方向接續地亮起,最後,全層樓大放光明,彷如剛才的一切都是電力故障。
 
我可感覺到,包圍著我的東西已不在。但是,我心情難以平復。我從後樓梯走上七樓,卻沒有推開防煙門,全身無力的跌坐在樓梯上。
 
手機響起來,我把它握在掌心中,看著來電顯示寫著『邱凱麗』,還有她昨晚拿起我手機自拍,加進了通訊錄裡的一張非常好看的照片,我卻一直沒接聽。
 
我知道自己有多想見她,可是,我這個災星,從這一刻起在她的世界裡完全消失,她會不會更安全?


 
電話又響起,這一次,只待了短短兩秒鐘,我斷然按下了拒絕接聽的鍵,更把手機關上了。
 
欲要在樓梯站起身來,決定了要離開麗麗,樓梯門被推開來,麗麗從門後探出頭來,看到我便微笑了。
 
「我剛才在走廊打給你,聽到防煙門後有電話鈴聲。」身穿一身名牌運動制服的她,向我慢慢步過來,也不管地方有多糟,一屁股坐到我身邊去。
 
「為何坐這裡?」
 
「因為-----」我還能夠說什麼?我只可隨便找個藉口。
 
「什麼也別說。」麗麗忽然打斷我的話,側過臉來向我,她挺直的鼻樑幾近碰到我的耳根。她深深吸了口氣,用很細小的聲音,神秘地說:
 
「我聞到你想離開我。」
 


我感受到她呵出的氣息,我心悸了一下,只能看著面前的幾級樓梯說:「我不------」
 
「看著我眼睛說啊,只要看著我眼睛,你不敢說謊。」
 
我用力咬著牙,她不知道我有多痛苦。
 
是的,她永遠不知道我心裡有幾多複雜的掙扎。
 
˙˙˙
˙˙
˙
 
最後,我報警了。縱使手機舖內一片血腥,我居然沒離開,只是呆呆的坐在櫃檯前。
 
默默看青蛇姐屍首,我明白自己要把這一幕永遠深印腦內,而我也只能這樣守伴她到最後一刻了。


 
當我隱約聽到一陣尖銳的警車嗚聲傳至,我知道,警車已到了商場門口,一分鐘後,警察便抵達,我一直把錄影的影像,定格在兇手的正臉,讓他們輕而易舉去展開追捕。
 
可是,我的心臟好像變成一塊堅硬的石頭,在最後一刻,我把記儲著錄影片段的SD卡,從Macbook內抽了出來。然後,把畫面跳回接龍遊戲的頁面上。
 
原因再也簡單不過,由於我改造了巴士佬的命運,他才有了殺青蛇姐的機會。
 
我心裡狠下一個決定,我要親自替她報仇!我知道在哪裡可找到那個人,我當然知道。
 
˙                        ˙                     ˙
 
也不知過了多久,終於,我把頭轉向了麗麗的方向,直視進她雙眼說:
 
「我必須離開妳,因為,我離不開妳。」
 


麗麗呶了一下嘴,恍如相當生氣地瞅著我看,「愛上我啦?」
 
我打了個哈哈說:「不要說笑。我沒有-----」我還想否認,但看著她雙眼,她雙眼不知恁地紅了一圈,彷如一頭祈求有人愛護的小白兔。
 
我雙眼一定也紅起來了吧。我改口說了真話:
 
「我沒有抵抗妳的免疫力。」
 
她高傲地笑一下,眼泛淚光的說:「一早猜到了啦,豬頭!」然後,在毫無先兆下,她把嘴巴湊到我嘴巴上。
 
初時,我腦內空白一片,只能怔怔看著閉上眼的她。然後,她屬於人類的有溫度的雙唇,令我整個人暖和了起來。縱使我滿心疑惑,難以理解她這個吻。可是,我也輕輕閉上眼回了吻,自自然然吻下去了。
 
-----那是一個,再也離不開對方的長吻。
 
為了這個把彼此拉近到無法分割的吻,我知道,即將付出哪種代價。
 
我和麗麗必須一同面對死神。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