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過媽媽話唔可以隨便進入女生閏房,而我則經常因工作需要又出又入。

唔好咁多幻想,通常佢哋嘅房亂過堆填區,亦無所謂嘅女兒香。

「到喇。」

Heidi推開大門,映入眼前嘅係黑白簡約設計嘅大廳。

一眼望落裝修非常精致,風格統一連貫,睇得出係悉心整過。



「你一個人住?」

「係呀……依家係呀。」

「犀利,咁後生就有自己嘅屋企。」

「多謝……你隨便啦。」

我行入屋,驟眼一望無咩奇異事物。



不過,好多時妖魔鬼怪呢啲嘢並唔係一眼望到。

Heidi好奇望住我問:「凌先生你有近視㗎?」

「無……」我邊戴隱形眼鏡邊答,「呢個係純粹方便我觀察。」

妖魔鬼怪中有唔少都係以靈體形式存在,特別以鬼居多。

除咗少數擁有俗稱「陰陽眼」嘅人,一般人用肉眼係望唔到佢哋。



呢個時侯,就需要特製嘅工具去輔助。

Heidi無再多問,而我沿住大廳行咗一轉,仔細咁觀察每一樣有可能有問題嘅嘢,包括盆栽、雕像同埋壁畫。

大概唯一令我在意嘅係一尊黑貓雕像,據Heidi所講係某位識風水嘅朋友建議佢擺。

「佢話如果呢個方位擺個木雕,可以提升財運,財源滾滾來喎。」

「如果擺個雕像喺度就可以旺財嘅話,呢個世上應該無窮人。」

行完一輪大廳,並無異常,不過我無意中留意到電視櫃上嘅兩個相架——

一張係一個細路女同一對中年男女嘅合照,另一張係Heidi同另一個男仔嘅合照。

無咩特別。



之後我睇埋廚房同廁所,亦無發現任何異常,未睇嘅剩低Heidi嘅睡房。

「Heidi,依家方唔方便入你間房?」

「喔……你等我一陣!」

Heidi馬上入去睡房,過咗一陣就聽到佢嘅呼喚聲。

「入得……嚟喇……」

我輕輕將手放落門柄上,唔知點解呢啲情景有啲似曾相識……

通常浪漫嘅愛情電視劇,男女主角都係咁樣撻著!



「我入喇。」

我滿心期待推開房門,頓時一陣濃郁嘅香氣傳入鼻中。

唔通真係有女兒香?

但係聞聞下,又覺得有啲奇怪,呢陣香味愈聞愈刺鼻,就好似噴香水噴過頭一樣,令人非常唔舒服。

「凌先生……我間房有味咩?」

Heidi臉頰羞紅尷尬咁望住我,但對呢陣香味若無其事,彷如無察覺到一樣。

呢陣香氣唔單止刺鼻,吸入之後大腦一陣飄飄然,而且仲好似心跳加速。

無錯……呢陣唔係普通嘅香氣……



而係用嚟誘惑人類嗁香氣!

「Heidi!即刻閉氣!」

豬籠車利用蜜露香氣捕捉昆蟲,獵人利用食物香氣射殺獵物,妖魔鬼怪亦會以香氣誘惑人類,再將對方吸乾殆盡。

我即刻掃視房內,發現床上嘅枕頭有濃密嘅黑氣纏繞住,非常不祥。

「呢個枕頭,你邊度得返嚟?」我問Heidi。

「枕頭……?我前兩個月買返嚟……啊!」

我二話不說,從皮褸裡袋拔出一把銀色匕首,將枕頭一分為二斬開!



嚓嘞—!棉花飄散空中,一陣非常濃密嘅黑氣從枕頭隨即斷口冒出,慢慢四散開去!

此等邪物……

「呢邊!」我即刻拉住Heidi隻手,向大門跑過去。

但當我跑到大門前,卻發現大門緊緊鎖上,無論點推都推唔開!

嘭!嘭!嘭!

窗口突然自己閂埋,窗外再唔見蔚藍天空同白雲,只有一團黑矇矇嘅煙霧。

屋內頓時變得昏暗,連半絲透出光線嘅罅隙都唔見。

「發生咩事……!」Heidi非常害怕咁依偎喺我身旁。

「係結界。」

對方創造出無法逃脫嘅結界,我哋已經逃離唔到呢度……

有睇過奇幻夜就知有種妖叫做枕妖,偽裝成普通枕頭,趁住人瞓覺嘅時侯偷偷吸取對方精氣。

不過,Heidi遇到嘅係更加不得了嘅嘢……

黑霧喺眼前漸漸凝聚,化作一團人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