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附身。

俾鬼附身,俾惡魔附身,電影經常都出現呢啲情節。

佢哋係靈體,無實際軀體,但相對地佢哋可以附身喺物質上,包括人類。

附身之後,佢哋唔單止會得到實質嘅軀體……

眨眼間,Heidi跳到我面前,手腳關節以不正常角度扭動——



我交叉雙手擋住,但如同千斤石般力量壓落我身上,將我撞到埋牆邊!

無錯,仲會變得比靈體時更加強大。

Heidi咧起嘴巴,以無可能平衡到嘅姿勢行過嚟。

唔係,係應該附身Heidi身上嘅魅魔先啱。

「呢個女人真係豬閪咁蠢,竟然為咗個男人喊生喊死,沉醉喺虛假嘅夢。你知唔知呀,我喺夢入面用佢男朋友個樣輕輕挑逗佢,佢就即刻張開雙腿……哈哈哈哈哈哈!佢真係無腦,果然天生就係個肉便器!」



「……同我離開Heidi身體。」

「嘻嘻嘻嘻嘻嘻……你拎得返就即管試下拎!」魅魔雙眼變黑,展現挑釁嘅笑容。

我緊握手中銀刀,向魅魔揮過去,但魅魔竊笑一聲,馬上舉起手格擋。

「你……」魅魔稍微震驚,「雖然係刀背,但你真係夠膽斬呢個女人……?」

刀刃喺入肉半吋位置停低,鮮血從Heidi手臂流出。



「我同佢有個協議,我會負責佢安全,所以就算我對佢點樣都無問題。」

「歪理,驅魔師原來都係……」

我鬆開握住銀刀嘅手,無等魅魔講完嘢就捉起佢隻手,將佢反手撳落地下,壓住佢手腳唔俾佢掙扎。

但佢竟然喺關節鎖死嘅情況下,以違犯人體力學嘅姿勢將我一嘢掉到幾米遠!

我狼狽企返起身,只見佢扭曲嘅四肢同時觸地,如同爬行類動物般以鎖定獵物嘅目光望住我。

「嘻嘻嘻……」

竊笑聲過後,一道黑影以肉眼睇唔切嘅速度驟然飛嚟!

剎那間,我預見自己個頭被佢咬甩嘅情景!



千均一發之際,我靠反射動作勉強避開,結果佢以飛快速度撞爛飯檯,身體卻完好無事咁爬起身,彷如無受傷。

正當佢再次做好準備姿勢時,我喺褸袋拎出一支銀色噴霧,趁佢唔為意噴過去!

「嗚嗚……呢啲係咩嚟!」

魅魔察覺到被中嘅皮膚瞬間變得通紅,於是即刻向一旁閃避。

「處女噴霧,非處女噴中會立即現形。」

「如果真係有啲咁嘅嘢又點會咁多男人俾人呃!」

我邊執起地下銀刀戒備,邊繼續向佢噴射噴霧。



而魅魔則一邊躲避,一邊侍候反擊。

我全神貫注觀察魅魔嘅四肢郁動,確保可以捕捉到佢嘅動作。

但佢嘅力量超乎我想像,剎那間再次向我飛撲,我唔單止俾佢打飛手上噴霧,一瞬間佢更用牙齒啃咬我臉頰,將我臉上一部分皮肉撕咗落嚟!

「嚼嚼嚼……」魅魔發出幾下咀嚼聲後,滿口鮮血笑住望向我,「嘻嘻!你已經無武器,要點同我戰鬥?」

不過我並無膽怯,無視臉頰傷口,反而從容咁望返佢轉頭。

「你自己望下地下先。」我指一指佢腳邊。

魅魔見到之後,表情驟然變得十分倉皇。

「呢個……呢個係!」



地板上好多條腐蝕而造成嘅黑痕,驟眼一看雜亂無章,但其實每條黑痕都排得非常有規律。

有獨特嘅星形排列,連接起嚟就形成一個魔法陣,而且上面刻有一種罕見嘅外語——希伯來文。

「卡巴拉逆召喚法陣。」

魅魔最早由猶太教發現,當時猶太教代表性教派——卡巴拉密派曾對佢哋進行過深入研究,所以非常瞭解佢哋嘅召喚嘅儀式。

魔被喻為超自然存在,一般認為並非來自呢個世界,而係來自異空間——俗稱地獄、靈界之類嘅強大邪靈。

通常佢哋係經由某啲召喚儀式嚟到呢個世界,例如法陣、物品,乃至活祭。

有出便有入,有去便有返。



「你從一開始嘅目的就係……嗚嗚嗚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黑霧從Heidi身上冒出,魅魔雙手撳頭,張開血盆大口,從Heidi嘴巴中發出魅魔本身嘅低沉聲線。

「噢噢啊啊啊嘎嘎嘎嘎噢噢噢嘎嘎嘎嘎啊啊啊——」

慘叫聲從屋內四方八面傳出,聲線刺耳,節奏詭異,彷似一種無法聽得明嘅語言。

「咔咔咔咔啊啊啊啊嚓嚓嚓嚓咔咔咔啊啊啊啊——」

魅魔嘅臉容變得扭曲,表情似向我求救,亦似向我咒罵。

「啊啊啊啊啊啊!去死喇賤男人……」

佢幫自己立埋flag,睇嚟勝負已分。

「我……我唔會俾你如願以償!」

突然,非常濃烈刺鼻嘅香氣瞬間湧過嚟,眨眼間周圍空間俾黑霧包圍。

仆街,原來立flag嘅人係我自己!

周圍變得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阿……阿……

一道微弱嘅聲音傳入耳中。

阿孝……點解……

黑霧之中,我聽到一把乞求嘅聲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