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我咁愛你……

我求下你……唔好再離開我……

只要你返嚟我身邊,無論你想我點都無所謂……

我唔可以再無咗你……

唔好走……唔好走……



乞求嘅聲音喺我腦中徘徊,但聲音來源並唔係我。

呢把聲音嘅主人,係Heidi。

非常模糊嘅映像映入眼前,只見一男一女喺街上糾纏。

我認得呢對男女,女嘅係Heidi,男嘅係合照上嗰個男人。

「點解……點解……係咪我做錯咗啲咩……」



「你無做錯啲咩。」

「咁點解你要同我講分手……你係咪識咗第二個?」

「……嗯。」

「係咪……係咪我做得唔夠好,你話畀我知呀,我會改,我會改㗎!」

「你無做得唔好,只係……」



男人沉默咗陣。

「我感覺淡咗。」

原來係咁。

嗰個男人係Heidi嘅男朋友,因為厭倦咗對方而同Heidi分手。

長跑從來講就容易,但大部分人都會中途放棄。

並非相處唔好,性格唔啱,而係基於新鮮感同激情嘅原始慾望。

因此,Heidi受到傷害。

有兩種人特別容易受到妖魔鬼怪嘅引誘,分別係心存執念嘅人,以及心靈脆弱嘅人。



Heidi因為接受唔到事實,封閉自己內心,因而被魅魔有機可乘。

受到魅魔引誘,每晚陷入虛假嘅美夢中,繼而慢慢被抽乾精氣。

因為係夢,所以第二朝起身時就會統統忘記。

正因為夢,當見到盼望嘅現實就會再次沉淪。

日復一日,只有夢中先能夠得到虛假嘅慰藉。

唔啱,所謂夢係虛假,現實係真實,又係邊個定義?

如果確實感受到眼前嘅事物,不論夢定現實,佢都係屬於你嘅真實。



附身Heidi身上嘅魅魔趴喺地下拼命掙扎,逆召喚法陣嘅力量開始漸漸變弱。

唔好……我求下你……

唔好再將佢從我身邊搶走……

就算只係夢……就算一切係虛假……

我都唔會再俾佢離開我身邊……

阻礙我嘅人唔係魅魔,而係Heidi本人。

驅除人類身上嘅魔並非易事,除咗要進行驅魔儀式,仲需要當事人堅定嘅意志。

換句話,裝睡的人係永遠叫不醒。



魅魔就係睇準呢點,將Heidi原本已被忘卻嘅夢中記憶恢復,令佢心中出現猶豫。

「嘻嘻嘻嘻嘻嘻……想趕走我?無咁易!」魅魔高聲大笑,「只要呢個女人沉醉我個夢,我都唔會俾你驅散!」

意志堅定並非易事,如果無其他人幫助,自己一個好容易會迷失,被魔誘惑。

所以,我必須要去呼喚Heidi。

「Heidi,係時侯要醒,唔好再俾夢境束縛。」

「哈哈!垃圾驅魔師,你唔係到依家都唔明呀?呢個豬閪就係佢男朋友嘅安慰呀!就算係假,只要係佢男朋友個樣,佢走去做肉便器都無問題呀!哈哈!」

我無法帶Heidi逃離佢嘅真實,但我可以帶佢去尋找另一個嘅真實。



「唔明白嘅人係你,人類並無咁脆弱。」

「……我唔明白?」

「受到感情創傷嘅人,不論男女都有獨自悲傷,緬懷過去回憶嘅權利。」我慢慢向Heidi行過去,「會傷心,代表你有真正愛過。」

我踎低身,徑直望住佢對眼。

並唔係望住愕視我嘅魅魔,而係體內仍存一絲意識嘅Heidi。

「但沉溺喺虛假嘅夢中,妄想事情可以再返轉頭,就只係連明天嘅第一步都唔敢踏出嘅懦夫。」

「嗚嗚嗚……同我收聲……嗚嗚嗚嗚嗚嗚……」

魅魔表情變得更痛苦,發出悽慘嘅低嗚聲。

我聽得到,當中夾帶住Heidi聲線發出嘅低泣聲。

「自己選擇,要被過去嘅亡靈束縛,定係抱著希望重新迎接新嘅明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同我收聲!」

「躝返去你老母個閪到啦,魅魔先生……小姐先啱,你個死lesbian。」

「唔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聲女性尖叫聲從Heidi口中發出,周圍黑霧隨即漸漸四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