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寧小姐,你呢身打扮幾有風格下。」

「呢件係牛仔道袍嚟,因為著住正規道袍出街好怪,所以就著住呢件衫。」

「估唔到睇落年紀輕輕,原來係一位道士,失敬失敬。」

「過獎過獎,我都唔係好犀利咋,呢位凌先生犀利過我十萬倍添!」

「哦……話說我最近想開套殭屍片,又諗住加個類似白寧小姐你咁嘅新潮道士角色落去,白寧小姐唔介意嘅話可以嚟試下鏡。」



「真㗎?」

「當然,白寧小姐資質唔差,我相信幫你執一執或者上到大銀幕都唔定。」

「咳咳。」我乾咳一聲,「不如講返正題。」

「啊!唔好意思呀,講太多題外話。」

呢個一頭攣毛,戴住黑超,全身牛仔打扮嘅人叫Derek,係個導演,專門拍港產靈異片。



聽講佢前排拍咗套殭屍片好收得,套片紅到大陸同馬拉。唔知係咪因為咁,就擺到個人好大派咁。

的確,有唔少出名嘅人都好信神怪呢家嘢,但又唔想公開畀人知,所以多數都會偷偷地請人去搞呢啲嘢,就好似我前排就接過單養鬼仔嘅委託。

Derek嚟到之後就一味咁撩白寧,一副老江湖嘅姿態。

但白寧好似對呢方面無反應,仲沾沾自喜充大頭,都唔諗下半個鐘前叫緊邊個做師父。

而且Derek呢個人,直到而家都無正面望過我一眼。



「係喇,呢次我嘅委託係咪會由白寧小姐全門負責?」

「負責嘅人係我,佢係嚟做助手。」我冷冷咁講。

「哦……咁真係可惜,純粹問下啫,無咩惡意。」

前言撤回,佢唔單止係麻煩,仲乞人憎。

「開始前我要提一提,由呢刻開始到委託完結為止所有嘢都要保密,唔可以洩露畀任何人知。」

點知佢話:「我梗係唔會爆響口啦,我仲反而擔心你會洩露畀其他人知添!」

「凌先生唔會係亂咁爆人秘密嘅人嚟嘅,Derek先生你大可放心。」白寧加把口。

「Fine,我都係講下啫。」



我拎出錄音筆,撳咗錄音掣後同Derek講:「無問題你隨時可以開始。」

「咁樣嘅,大約從一個月前開始,我就不停發到同一個夢。」

「咩夢?」

Derek收起啱啱嗰副不可一世嘅態度,倒吸一口氣,展現出好認真嘅表情。

「喺一條好黑嘅街道,有個長髮白衣女鬼追殺我。」

「係點樣追殺?你詳細啲描述一下個夢嘅情況。」

「個夢大概就係我喺條街蕩失咗路,於是我就搵路走。正當我行行下,無啦啦有個白衣女鬼出現我眼前,咁見到啲咁嘅嘢,我第一時間梗係即刻轉身就跑啦!但當我跑到下個轉角位,佢又再次出現喺我前,無論我點跑都撇唔甩佢!」



「跟住呢?佢係點樣殺你?」

「佢就好似當我係玩具咁玩,追到我無力再跑,想放棄嘅時侯,佢就會行埋嚟,雙手捏住我條頸……每次去到呢度我就會嚇到忍唔住醒返。」

「幾耐會發一次呢個夢?」

「初頭幾日一次,之後愈嚟愈頻密,依家幾乎晚晚都夢到咁制。」

「每次夢到嘅場景位置都係一模一樣,無任何變化?」

「係。」

我留心聆聽Derek每句話,而白寧則好安靜咁坐喺我身邊,成個聽唔明老師講嘢嘅小學生。

「重點係個夢真係非常非常真實!跑緊嗰陣真係會喘氣同埋對腳會攰,跌低嗰陣個人會痛,俾隻鬼捏住條頸時真係有種唞唔到氣嘅感覺,就好似真人都俾佢捏住一樣!」



Derek講講下,講到甚至連個人都喺度喘氣。

「Derek先生你冷靜一下先,唔使咁急,慢慢咁講。」白寧講。

短短聽Derek對夢嘅描述,已經可以得出一個結論——

呢個噩夢,係針對Derek本人蓄意形成。

以近代精神分析學詮釋,夢係瞓覺嘅時侯大腦活動產生嘅映象,而夢境係自身潛意識嘅反映。

舉個例——當你成日睇驚慄恐怖片,發夢時就自然會發噩夢;當你成日諗住同一個人,發夢時就自然亦會夢到嗰個人。

不過雖然Derek係專拍港產靈異片嘅導演,但佢嘅情況並非普通噩夢。



有種講法,夢境其實係由大腦電流磁場形成嘅另一個異空間,當我哋瞓覺時意識會轉移到異空間中,由潛意識主導下進行活動——即係所謂嘅「夢」。

部分靈體可以透過某啲渠道入侵他人夢境,例如怨魂、魅魔,以及喺夢境之間徘徊,專門侵蝕夢境嘅夢魘。

夢中夢、夢中猝死、睡眠窒息……好多時其實係呢啲靈體作怪。

「其實,做我哋呢行嘅人好多都會忌鬼神,我自己本身信佛,都有問師父拎條開光佛珠鍊鎮下。」

Derek展現手腕上條珠鍊畀我哋睇。

「但都係唔掂,所以先嚟另謀高就。」Derek望向我,「聽講你自稱驅魔師,咩靈異事件都解決到,唔知你幫唔幫到我解決到呢?」

我甚少處理呢類超自然案件,因為要處理非處於三維空間嘅妖魔鬼怪,難度會幾何級別上升。

「如果你可以好好合作,或者唔難解決。」

「如果係錢嘅話我大把,要幾多有幾多。」

「唔係呢個意思,你只要答我兩條問題就得。」

Derek疑惑咁望住我。

「你有無試過為咗拍戲,做咗啲禁忌嘅事,例如唔尊敬死人,或者觸犯咗某啲禁忌儀式?」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