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過後,收拾返道居一片混亂嘅環境。

「凌大哥,飲杯茶先!」肥師兄遞咗杯茶畀我。

我飲咗口,向肥師兄講:「太濃,而我唔鍾意普洱。」

「我即刻沖過!」

矮師兄行到我同白寧面前,露出一副嚴肅嘅表情。



「呢次比試係閣下勝出,閣下道行的確比貧道厲害。只不過,並唔代表我哋承認閣下以奇門方法驅鬼,貧道作為茅山派弟子,當然要將祖輩嘅教訓傳承落去。」

「又無話要你哋承認,你哋鍾意點唔關我事。」

「不過……」矮師兄望向白寧,「或者貧道的確錯估白師妹道行,作出魯莽嘅決定。」

「啊?」白寧愣望住矮師兄,「……咩意思?」

「貧道深思熟慮……白師妹雖然愚鈍,但或者亦並非毫無天份。既然貧道輸咗比試,亦唔會搵理由推搪。就如閣下所講,可能係貧道無用最合適方法開導白師妹。」



矮師兄依然強調白寧愚鈍,跌落地下都要拿返揸沙。

不過……其實都係事實嚟嘅。

「所以貧道決定收回將白師妹逐出師門決定,未知白師妹意下如何?」

BBQ大團圓結局。

好彩矮師兄係講道理嘅人,亦一眼睇得出我嚟呢度嘅目的。



咁樣,傻婆道士唔使再被逐出師門。

就咁樣,件事終於完美告一段落……

就奇!

簡直一場鬧劇!

走咗之後,我即刻拉住白寧問佢:「喂!你做咩要咁做?」

「咩咁做?」白寧一臉疑惑望住我。

「你唔係話要做個幫到人嘅道士咩?明明矮師兄都話唔逐你出師門,你做乜又要鬧脾氣唔返去?」

「我之前的確咁諗,不過依家改變咗諗法。」



咩話?

之前仲講到咁有信念,而家又搞邊科?

「我呢……」

白寧雙手握住垂低頭,一臉唔好意思咁望住我。

有唔好預感——

「我……想拜凌先生你做師父。」

「屌你老母你瞓撚醒未?」



「我覺得跟住凌先生驅鬼驅魔,會好funny!」

「Funny?你仲差我money,仲要我教你嘢?免談!」我啱啱諗起樣嘢,「係喎!還返個電筒同隱形眼鏡畀我!」

「啊啊!等等!啊好痛啊!」

我將借畀白寧嘅隱形眼鏡搶返嚟,放返入con盒裡面。

「唔……!」白寧撳住雙眼,一臉痛苦表情,「係喇,話時話副con究竟有咩用?」

「係用嚟觀測靈體用,一般人雙眼係望唔到鬼,要靠呢啲輔助工具。」

「望唔到?但我無戴con都望到呀!」

「你望到?」我以為自己聽錯。



「係呀,嗰個白色女仔啊嘛,上次喺學校嘅時侯已經見到佢。」

我睜大雙眼,一臉驚訝咁望住佢。

我諗起上次學校單嘢,當時我同佢因為嘗試接近陳伯而直接受到瘴氣侵蝕,但事後問返Shelly當時暈咗嘅只有我一個人。

再加上擁有可以望到靈體嘅「陰陽眼」……

佢,或者真係有天份成為驅魔師。

「凌先生?做咩喺度發呆嘅?」

「無。」我嘗試平服自己嘅心情。



「咁我可唔可以叫你做師父呀?」白寧歪住頭問我。

雖然佢非常擁有潛質做驅魔師,但係……

「師你老母!」

呢樣嘢同拜師係兩回事。

「師你老母?你想我叫你做師母?」

我無言望住佢,已經煩到連應都唔想應佢。

叮噹—!電話收到新訊息。

「屌,掛住搞你單嘢,唔記得咗我約咗委託人四點喺café等。」

「新嘅委託?我可唔可以一齊去睇㗎?」

「依家動物園睇獅子呀?話睇就睇。」

「身為徒弟當然要跟住師父一齊去驅鬼㗎啦!」

「唔好搞住我做嘢,快啲返屋企玩你棵蔥!」

「唔制!除非師父你教啲好犀利嘅驅魔招式畀我!」

結果,由於佢死纏難打黐住我關係,迫於無奈底下只好俾佢暫時跟住我一齊去。

呢次委託出於對方要求,所以無喺我平時去開間café。

今次嘅委託人係一個比較麻煩嘅人,約好咗嘅時間地點成日改,原本約咗上星期三,跟住又話要轉星期五,然後又轉到今日,又話唔想喺啲咁張揚嘅地方,改約去啲唔知咩嘅高級會所。

諸如此類,煩過港女。

我並非無遇過呢類委託人,可能性只得一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