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託已經失敗,大概山魅已經包圍咗呢度,為咗捕獵我哋。

山魅唔夠膽行入村內,主導權喺我哋手上。

但換句話,只要我哋一走出村口,就會被山魅包圍獵殺。

被樹枝從體內插穿身體而亡。

「小黑。」



小黑喵一聲,順住我隻腳爬到我膊頭上。

我嘴巴銜住一支煙,用打火機點著,然後徐徐吐出煙雲白霧。

「唔唔……唔唔唔唔!」山魅擺出難睇嘅表情。

我從背囊拎出磁場探測器同一包裝住銀粉嘅密實袋,然後將背囊掉喺地下。

「拎住。」我將磁場探測器交畀白寧。



「喔!」

山魅以十分厭惡嘅眼神望住我,幾條樹藤從嘴巴伸出,如同舌頭一般上下擺動。

「入侵者……死……全部去死……」

我伸手入密實袋將一揸銀粉握喺掌心,然後向山魅衝過去!

山魅見我雙腳離開鎖羅盆村範圍,隨即變得面目猙獰,樹藤向我伸過嚟!



「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

智商低下嘅山魅只會不斷重覆某幾個字,但一句完整句子都講唔出。

聽到十分厭煩。

我將手入面嘅銀粉向佢哋撒過去,佢哋隨即停低動作,神情痛苦咁撳住雙眼。

仲未完。

我大力吸一口煙,然後將煙頭向半空飄散嘅銀粉彈過去!

蓬——劈啪!

煙頭嘅火光將粉雲點著,迅速擴散成一個大火球,然後再嘭一聲發生刺眼嘅爆炸!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沙啞嘅慘叫聲隨即傳出,喺粉雲中心嘅山魅被火球燒得面容扭曲!

粉麈爆炸。

我利用附近無風環境同遇火會爆炸嘅鎂粉,造成戶外麈爆。

加上周圍乾旱而密集嘅樹枝密草,熊熊烈火瞬間漫延開去。

喺爆炸前一刻,我就即刻退後開避烈焰。火球好快隨風飄升半空,只剩周圍被點燃嘅樹枝雜草。

「拎住部機,捉實我隻手衝出去。」



我哋衝過去去側邊仍未被火球波及嘅草叢,邊用手撥開銳利嘅雜草,邊強行衝出去。

慘叫聲響遍山頭,我哋成功兜過火球位置,突破山魅防線。

「師師……師父!好熱……!」

「仲未安全,唔好廢話繼續跑。」

「但但係……師父你隻手……」

我無理會白寧,一味咁拖住佢向前奔跑。

颯颯——

「喵—!」小黑忽然大叫。



一陣怪風傳嚟!

「走開!」我將白寧推跌落地下。

突然有條樹藤從旁邊泥土冒出,勒住我條頸將我同小黑拉落地下!

山魅從泥土冒出,鮮血通紅嘅雙眼怨憤地盯住我。

「竟敢……傷同類……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山魅呲牙咧嘴,幾條樹藤向我伸過嚟。

我一手捉緊裝住鎂粉嘅密實袋,另一手用銀刀斬斷樹藤,再一刀插落山魅嘴巴,連同後腦一齊刺穿!

山魅皮膚慢慢化作深啡色,乾旱嘅樹皮瞬間現形。



「啊啊啊啊啊啊啊!」

遠方傳嚟白寧嘅叫聲!

我企起身一望,白寧左腳被樹藤纏住拖入草叢!

白寧一手奮力抓住泥地掙扎,另一手拎實磁場探測器死命唔放!

「我依家嚟救你!」

我掉低袋鎂粉,飛撲過去捉住白寧右腳,將纏住佢左腳嘅樹藤斬斷!

「起身!」

我將白寧拉起身,然後再將佢身後嘅山魅斬首。

嗖—!

山魅臉容同衣服慢慢溶化,還原成被斬開頭部嘅幼樹。

同小黑一樣嘅擬態能力。

佢哋同身為貓妖嘅小黑唔同,雖然智商低下,但可以融入自然環境。

吸取山林異氣,吞食人類魂魄,令佢哋變得異常強大。

嘟嘟嘟嘟嘟嘟——

磁場探測器響起警報聲!

果然,喺最高反應嘅一帶有個毫無磁場反應嘅缺口!

「係咪嗰度……就係結界出口?」白寧舉起部機話。

「嗯,快啲跑過去——」

不知不覺,包圍住我哋嘅山魅愈嚟愈多,塞住我哋去路。

「可惡……人類……必須死……」

「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

咒鬧聲四方八面傳出,山魅一步一步向我哋接近。

大鑊……袋鎂粉掉咗喺其中一隻山魅腳邊!

我手上再無嘢可以對付一大群山魅——

窮途末路。

「傻妹……」我深呼吸吐一口氣,將小黑遞畀白寧,「我會開路畀你,你帶住小黑一直向住缺口跑過去。」

「咁師父你呢?」

我無回答。

因為我自己都唔知答案。

我又點著一支煙,已經係短時間內連續兩支煙。

每當我不知所措,我就會點起一支煙。

大概,係想用自以為帥氣嘅動作去掩飾弱小嘅內心。

不過——

「會上當兩次,證明真係蠢到無藥可醫。」

我將煙頭彈去密實袋側邊,從密實袋開口瀉咗落地嘅少量鎂粉——

劈砰—!

爆炸嘅烈焰再次捲及山頭,我趁將身後嘅山魅斬殺,開出一條直路。

「快跑!」

「但係,師父……」白寧邊向後跑,邊回頭望過嚟。

「我唔係你師父,你只係個同我無關係嘅人。」

白寧咬住嘴唇,抱住小黑一直向出口跑去。

嗯……

我微微一笑。

發狂嘅山魅紛紛向我衝過嚟,我掉低銀刀落地,拔出白色匕首,準備應戰。

就喺呢個時侯,白煙喺我周圍聚集——

「小凌……我唔會俾你有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