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咩事?

唔係……點解呢度會有個男人死咗喺度?

啱啱我仔細逐間石屋搜查過,應該無任何人喺呢條村入面……

「啊啊啊!係Kelvin!」Zoe指住男人條屍大嗌,「點解佢會死咗喺度㗎?」

就算唔知係Zoe講嘅人係邊個,都大概估到係同佢一齊嚟呢度行山嘅朋友。



死狀如此恐怖,只能係山魅所為。

鞋底有種濕漉漉嘅感覺,我舉起腳一望係粉色嘅鮮血,從男人後腦枕流過嚟……

唔通……唔通……

佢係從村外被高空掟入嚟?

「癡線!癡線㗎!我要落山啊!」Zoe驚慌大叫一聲,然後轉身跑出去。



「唔可以跑出去!」

但Zoe早已失去冷靜,一味咁跑出去,無論我點叫佢都截唔停佢。

而家唔係糾結男人屍體嘅時侯,我或者明白鎖羅盆村所謂「離奇失蹤」嘅真相。

正當我諗住追出去嘅時侯,卻發現白寧目光呆滯咁望住男人條屍。

唔記得仲有呢個傻妹……!



「唔好望啦!」我拉住白寧隻手,「快啲追住個女仔先!佢會有危險!」

「……喔?喔!」白寧回過神望住我。

我拖住白寧跑出去追Zoe,小黑亦隨即跟喺我身後。

追出去途中我好幾次差點截得住Zoe,但可惜無論我點捉都捉佢唔住……

因為我捉唔到。

直到差唔多村嘅入口,Zoe先肯停低腳步。

但佢停低嘅原因並唔係因為我。

喺村嘅入口,有幾個著住紅色連身裙,臉色白如死灰嘅長髮女人。



係山魅。

佢哋就係嘗試迷惑我,殺死啱啱嗰個男人,兼且同村民離奇失蹤案有關嘅原兇。

Zoe不知所措望住佢哋,雙腳正一步一步後退。

嗰幾個山魅企喺村口,無打算再行近我哋,但就企喺度咧開嘴巴詭異咁笑。

佢哋腳邊有兩個人瞓咗喺度。

「阿樂、阿傑……?」Zoe露出驚恐嘅眼神。

其中一個山魅雙手手指化成幾條樹藤,插落嗰兩個人背脊,好似叉嘢食咁將佢哋舉起嚟。



已經死咗。

同Kelvin死法一樣,被多枝樹枝從體內插穿而死。

「死……去死……嘻嘻嘻……」

山魅隨手一甩,將其中一個人向我哋身後嘅鎖羅盆村掟過去。

砰—!如同西瓜爆裂嘅響聲再從村內傳出。

果然。

啱啱嗰個男人係佢哋從村外掟入嚟。

「要要要要要走……」Zoe嚇到差啲企都企唔穩,狼狽咁後退幾步,「要搵埋芷欣即刻走!」



「芷欣……講佢?」

山魅將樹藤伸入草叢,然後又隨手一揮——

咚—!

一道黑影飛到Zoe腳邊。

「芷芷芷芷芷芷芷芷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係個五官、軀幹,甚至下體都被樹枝插咗好多個洞嘅少女跌咗喺Zoe腳邊。

Zoe嚇到坐落地下失禁,搏晒命咁向後爬——



咚—!

一條屍體掉咗喺Zoe面前——

「點解……點解……?」Zoe崩潰咁望住眼前。

呢條屍體唔係其他人……而係Zoe自己。

無錯,從一開始我遇到嘅Zoe並非活人,而係一個亡魂。

所以佢先怕我用太陽燈電筒照佢,所以我先捉極都捉唔住佢。

佢大概連自己已經死咗呢件事都唔知,以為自己仲係一個活人。

「無可能㗎……無可能㗎㗎㗎㗎㗎㗎㗎!」

Zoe雙手撳住頭,邊喊邊失聲大叫。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幾隻山魅放聲嘲笑Zoe。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假㗎……一定係假㗎!我明明仲活生生喺度,我仲未死,我仲未死!」

Zoe企起身,向嗰班山魅衝過去!

「唔好呀!」

我拔出銀刀,跑過去嘗試阻止Zoe。

「嘻嘻……再見……」

已經太遲。

其中一隻山魅張開血盆大口,將Zoe嘅亡魂吸入肚中。

Shit……始終救唔切Zoe!

我並無停低腳步,拎住銀刀向山魅嘅頸部斬過去!

嗖—!山魅脖頸斷開一半,露出樹木嘅斷面。

只見山魅依然保持詭異嘅笑容,雙手扶住個頭,將頭部同頸部接合返埋一齊。

「嘻嘻……嘻嘻嘻嘻……」

真係令人討厭嘅笑聲。

我即刻後退到村口位置,警戒地同山魅對視。

「師父,Zoe發生咩事,點解好似俾佢哋食咗咁?」白寧愣望住眼前幾隻山魅,「佢哋……係啲咩嚟?」

「山魅,由樹木、雜草或者山石化成嘅妖。本來應該係只會做惡作劇嘅妖怪,但唔知點解會變到咁兇暴。」

不但會殺害人類,仲以人嘅魂魄為食糧。

非常邪惡。

「但佢哋好似唔敢行埋嚟咁……啊!」白寧恍然大悟,「八陽陣!」

「原本鎖羅盆村有法陣保護,免受怨靈同妖人侵,但唔知咩緣故全村村民離開條村,途中誤入結界,俾山魅通通殺晒。」

沿路見到嘅骸骨,就係鎖羅盆村原居民嘅屍骸。

因為時空扭曲,結界內時間流逝速比現實慢緣故,村民嘅骸骨至今未完全風化。

「無形結界係隨住磁場持續變化,後來磁場延展到鎖羅盆村,結界將鎖羅盆村包覆,於是之後嘅行山人士就搵極都搵唔到鎖羅盆村。」

呢個係所謂嘅真相。

不要左上山——其實係「不要再上山」先啱。

不過呢句話並非準確,因為無論上山定落山,都係會死。

但而家知道真相亦無用。

——真相,係由知情人講出嚟嘅事實。

而我哋,早就自身難逃。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