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霧彌漫。

殺意重重。

周圍空氣彷似凝固,氣氛無比壓迫。

嗖—!皮肉被長物刺穿!

「哇!呢塊肥牛係我㗎啦!」白寧搶先夾走咗塊肥牛。



「塊肥牛未熟你都夾,不如你夾晒去呀?」

霎時間後悔帶咗個傻妹上嚟。

我仲記得上嚟之前,佢仲問我:「師父,咩係打邊爐呀?」

「……你究竟係點生存到依家?」

點知上到嚟唔夠十分鐘,佢就已經學識鬥搶肥牛,仲識玩過我。



成餐我淨係食咗三條肥牛,有兩條係碎,一條係跌咗落檯傻妹唔食。

癡撚線。

食飽之後,白寧就捧住肚腩肚坐埋一邊,得我喺度慢慢執檯。

「師父,呢張符紙好似好熟口面咁嘅?」白寧嘅聲音從書房傳出。

我行入書房,發現佢拎住我放喺書檯嘅符紙。



「呢張係上次我驅除陳伯用嘅符紙,不過嗰次之後我發現符紙有時會黐唔實,用口水舐又太核突,所以就換用貼紙。」

「但師父點解你咁勁,可以畫到張張符紙都一模一樣嘅?」

「因為係print出嚟。」

「print……?」白寧驚愕咁望住我,「符紙唔係要自己畫嘅咩?」

「用Photoshop就得,連字體都係用內置,懶得down。」

白寧愣然企喺原地。

可能我嘅知識太過超越白寧作為道士嘅認知,終於連佢都吃驚。

不過正常嘅,正常人聽到都會覺得荒謬。



正當我以為係咁樣時,白寧卻突然過去書架,拎起上面其中一支銀色噴霧。

「哇!師父,呢支嘢好似好熟口面咁嘅?」

前言撒回,白癡就係白癡,我唔應該期望佢會有正常人吃驚嘅反應。

「危險勿動。」我從白寧手上拎返支噴霧,「硝酸銀,學校嗰次我就係用呢支嘢繪畫法陣超渡陳伯。」

「咁呢支呢?」

「酒精。」

「呢支又係咩?」



「呢支係我支定型噴霧嚟。」

白寧就好似好奇心旺盛嘅小朋友,不斷喺書房左摷右摷,唔拎上手睇下唔心熄。

大概有太多白寧唔認識嘅嘢,終於佢愈睇愈驚訝,又愈睇愈興奮。

「睇夠,同我躝出去。」我扯住白寧衫角拖佢出去。

出去之後,白寧好好奇咁問我。

「點解師父可以識咁多嘢嘅?」

「驅魔師唔係三言兩語就可以做,得把口係無用,當然要美貌與智慧並重。」

「咁我都至少有一樣呀!」



「你真係夠厚面皮,小小羞恥之心都無。」

不論佢係想指前者定後者。

「不過做驅魔師其實最重要嘅唔係呢兩樣嘢。」

「咁係咩?」白寧露出疑惑嘅表情。

「面對一切嘅覺悟。」

白寧眼神愣咗愣。

大概佢好快就明白我講緊咩。



唔係每次都可以完美完成委託,有時我哋會力所不及,有時我哋會遲咗一步,更有時……

被迫要望住要被拯救嘅人親眼死喺我哋面前。

只要跨過屍體,先能夠成為真正嘅驅魔師。

「就算係咁,你係咪依然想去嘗試做一個驅魔師?」

白寧眼神堅定咁望住我,點咗下頭。

「接住。」

我掉咗本掌心大小嘅筆記簿掉畀佢。

白寧接過之後問:「呢本係咩嚟?」

「我以前寫嘅筆記,做得驅魔師就要學識從古至今各地神秘學知識同現代科學。」

「哇……好似好多嘢咁……」白寧邊打開筆記睇,邊驚嘆。

「淨係畫符紙係做唔到驅魔師,你可能會專精某一方面知識,但唔會應對到所有狀況。」

就以山魅為例,道士遇到妖市常都會會念經貼符紙,甚至揮劍殺敵。

但其實係好落後,同而家核武時代仲用弓箭射人無分別。

山魅大多由樹木雜草化成,有玩Pokemon都知火屬剋草屬。

既然係咁,只要利用科學搵出最佳生火方法,就可以有效消滅山魅。

當然放火燒山係犯法又另一回事。

「啊!係呢師父……」白寧邊努力睇筆,邊問:「點解你突然會願意突然會願意教我嘢,仲帶我上嚟你度參觀嘅?」

「問嚟做咩?」

「因為你之前一直都唔肯承認我呢個徒弟嘛。」

「到依家我都唔想承認。」

白寧嘟起嘴巴,成個細路擰埋一邊自己睇筆記。

我無好氣理佢,而且唔知點解有啲肚痛,一定係同衰妹搶嘢食唔小心食咗啲生嘢落肚。

但連肥牛都未熟就夾上嚟食嘅佢就好似無事,果然白癡個胃都係白癡,唔會識肚痛。

我匿入廁所坐喺屎塔上面,準備蓄勢待發。

如果,真係要問點解嘅話,其實無咩原因……

大概,係一時興起掛。

當你望到一個蠢材向住目標堅持不懈前進,有時都會忍唔住伸出手拉佢一把,就係咁簡單。

反正,無論我點做都阻止唔到一個只會向前衝嘅白癡。

火山爆發完之後,我行出大廳,卻見白寧拎住一張相喺度睇。

「師父,呢個人係咪若兒姐姐嚟?」白寧指住相中人問。

呢張相……

「點解呢張相會喺你度?」我一手將張相搶返嚟,「你又入過我間房?」

「唔係呀師父,係張相無啦啦喺師父畀我本筆記跌出嚟!」

白寧一臉無辜,似乎係講真。

「Sor怪錯你。」

我望住手上呢張早已發黃霉舊嘅相。

「師父,呢個人係若兒姐姐,咁若兒姐姐隔籬嗰個細路係邊個?」

相入面係一個笑容燦爛嘅少女搭住一個似乎處於反叛期,非常唔情願被搭膊頭嘅細路。

「……唔關你事。」

我將張相收返喺褸袋。

「我要出去買紙巾,今日係咁先。」

「……喔。」白寧愣然回答。

執好嘢之後,我順道陪同白寧一齊搭lift落樓。

「你返到去之後要乖乖睇晒呢本嘢,如果唔係下次唔俾食晚飯。」我提點白寧。

「哼,唔食晚飯又有幾難!」白寧未開始就先放棄。

「咁唔俾食肥牛。」

「吓!有無搞錯啊!唔得!」

白癡嘅思維果然要用白癡嘅方法去解決。

分岔路口同白寧道別之後,我點著一支煙。

「呼——」

濃濃雲霧從嘴巴呼出。

我邊食住煙,邊沿住漆黑嘅街道慢慢行去超級市場。

但好似有啲唔對路。

有個人……唔係,有道氣息一直跟住喺我後面。

過咗兩個街口,對方依然緊隨身後,而且仲刻意保持住距離,嘗試唔俾我察覺。

我扮到無嘢咁繼續前行,直到差唔多到超級市場門口先停低腳步。

對方同樣停低腳步。

「係邊個?」

對方並無回答。

喺煙頭燒燼一刻,我轉身同時從褸袋拔出銀刀——

眼前咩都無。

「去咗邊?」

當我仲愣然緊嘅時侯,一道黑影突然冒出,向我飛襲而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