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唔係人類。

因為佢係飛過嚟。

因為事情發生太快,我無睇清到對方嘅模樣,反射性向對方斬過去!

嗖—!

飛襲而來嘅黑影啱啱好錯開避開銀刀!



我馬上望向對方。

明明周圍有街燈,但光線彷彿無法照亮對方,映入我眼前嘅只係一團模糊嘅黑影。

雖則如此,黑影係有好清晰嘅人形。

黑影臉部仰起同我對視一眼,身軀震咗震。

「……嘶……嘶……」



佢嘴巴發出非常細微嘅嘶叫聲,突然轉身向後巷逃走!

我即刻追上去,但眨眼間佢消失喺漆黑嘅後巷之中。

霍靜曾經講過連環殺手會喺少人嘅街道後巷殺人,而呢帶街道算係偏僻,比較少人會經過。

我醒起一樣嘢……!

黑影逃走嘅方向,係通去白寧去搭車嗰條街!



我一手握銀刀,另一手拎出電話,邊打電話畀白寧,邊向住後巷跑過去!

「你所打嘅電話暫時未能接通,請遲啲再打過啦……」

仆街,唔記得白寧跌咗部電話落屎坑!

我焦急地沿後巷跑過去,跑到出光亮嘅街道時卻迎面撞上另一道黑影!

「嗚哇!好痛啊……」

黑影嘅主人跪坐地下,眼泛淚光咁撳住個頭。

「咦……師父?點解會係你?你做咩手上拎住把刀?」

白寧認出我後,一臉愕然咁望住我。



「你啱啱有無見到有人從後巷出嚟?」

「有!就係師父!」白寧威風凜凜指住我。

「食屎啦你。」

我一腳伸落個傻妹度,佢仲邊嗌「唔好停」邊用手擋住我隻腳。

無理由……啱啱跑過後巷時並無見到有分岔路,對方應該跑咗出街道先啱。

若果對方係靈體,或者可以憑空消失。

但我無戴隱形眼鏡。



「師父?做咩呆咗喺度?」

「無……無嘢。」我搖頭。

黑影嘅真正身份係咪連環殺手仍然得知,有可能係普通妖魔。

但為咗安全起見,我送白寧去到地鐵站。

「拜拜啦師父!」白寧喺地鐵站出口向我揮手。

我轉身,邊舉高手邊離去。

返到屋企,我拎出發黃嘅相片,凝視相中嘅少女同隔籬嘅細路。

我翻轉後面,白色嘅背面以十分端正嘅字體寫咗兩行字——



——可愛的小凌跟我拜師的一天。
——13/5/2007

我行入書房,從書架上拎出另一本一模一樣,但簿皮非常殘舊嘅黑色筆記簿,將張相攝入本簿,然後放返原位。



過咗兩日,我收到白寧嘅whatsapp。

「我師父前排番左黎 佢話想見一見你」

「師父你黎唔黎呀」

我諗我應該要帶你去學中文先。



好彩天才如我,大概明佢講緊咩嘢。

佢應該想講之前收佢為徒,矮肥瘦三師兄嘅師父前排返咗嚟,想見我一面,問我嚟唔嚟見佢。

莫非因為之前我戲弄矮肥瘦佢哋,佢師父想代佢徒弟報復?

特別係我以驅魔師嘅名義羞辱矮肥瘦佢哋,通常信奉傳統宗教嘅人都經唔起挑釁,好易惱羞成怒。

但我無必要再故意去撩事鬥非呀。

當我思考緊嘅時侯,白寧又send多兩條訊息嚟。

「其實前排我話有野做就係去左探師父」

「佢話想請你食個飯 順便請教一下驅魔師」

原來係咁。

更加無必要去。

我以為佢師父為難佢,都尚且考慮使唔使出席。

但既然係無謂嘅social,咁我不如匿喺屋企瞓覺,或者留返啲時間做assignment好過。

我唔會去,不過為免白寧又嚟野生捕捉我,故且回覆下佢。

「唔去」

我輸入呢兩個字,然後發送。

覆咗佢無耐,電話忽然傳嚟震動。

係傻妹打過嚟。

「喂?做咩?」

「師父……」

電話另一邊傳嚟哭泣聲。

「師父話,如果師父你唔嚟嘅話,就唔俾晚飯我食……」

「……係咁多?」

「佢仲話,宵夜都無得食……」

「咁我收線先。」

「喂!喂!」白寧聲線由哭泣轉變為焦急,「師父,你點可以咁殘忍!你見到無辜少女喊住向你求救,都唔諗住畀晚飯佢食?」

「你都話過唔食晚飯有幾難,我相信你做得到。」

「咁無得食肥牛!」

「……你覺得我會在意你有無得食肥牛……唔係,你應該還返啲肥牛錢畀我先啱!」

「唔該你啦師父,師父真係好想見師父一面,佢會請你食大餐……有鮑參翅肚!」

「你確定你唔係隨口噏?」

「欸……當然真㗎啦哈哈!」

測謊機都唔使用,連IP都唔使check。

「時間。」

「喔……就依家,幾時上嚟都得!」

「係咁。」

「咁師父係咪即係會嚟呀——」

未等佢講完我就收線。

我望一望手錶,大概上完堂之後都仲有時間上去一轉嘅,當食個免費晚餐。

今日天氣比前幾日更加凍,除咗平時著開件皮褸,我仲圍多咗條頸巾先出門。

放學之後,我去到道居門口。

叮噹—!我撳落門鐘。

好快就有人打開門,係肥肉騰騰嘅肥師兄。

「咦?」肥師兄笑到四萬咁口,「凌大哥你嚟喇,請進請進!」

我行入廳,白寧就喺入面,矮師兄高師兄都喺度。

「師父!」白寧向我揮手。

「你師父呢?」

「師父佢——」

一陣腳步聲傳出,兩道身影從走廊行到大廳。

其中一個係身穿白色道袍嘅短髮中年女人,應該就係矮肥瘦同白寧嘅師父。

但我嘅視線落咗喺另一個人身上。

「點解……你會喺度?」

另一個人係個著住黑色乾濕褸,頸上掛住條銀色十字架頸鏈,身材高大,滿臉鬚渣嘅中年男人。

「咦?你哋識㗎?」白寧驚訝咁問。

「凌大哥同穆樞機都係驅魔師,識都唔出奇掛。」肥師兄講。

中年男人並無將視線放落我身上,只係冷冷咁講咗一句。

「我唔認識呢種邪魔妖道嘅人。」

「對唔住。」

中年男人眼神驟變凌厲,周圍空氣瞬間凝固,無人敢出聲。

「你殺死若兒呢件事,我一世都唔會唔記得!」

中年男人拔出一把銀色匕首,徑直向我衝過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