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住資料記載嘅路線,去到一條荒廢嘅村落。

沿住山路一直行,直到盡頭嘅廢屋。

裡面有聲音傳出。

……就係裡面!

大門並無閂,我輕輕推開一道啱啱好一個人攝得入嘅門罅,然後進入屋內。



密閉嘅室內並無光線透入,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但為免被對方發現,我只能依靠雙眼去習慣周圍光度。

上到二樓嘅樓梯平台,我見到前方有道全身黑色嘅人影。

就係佢……

佢就係殺死我全家嗰個黑斗篷男人!



我拔出銀刀,一步一步向黑影行過去。

對方並無動靜。

佢仲未發現到我。

而家係最好時機,一口氣衝過去殺死黑斗篷男人!

我慢慢深呼吸一口氣,然後握緊銀刀徑直向黑斗篷男人衝過去!



……唔見咗?

原先黑斗篷男人企嘅位置空無一人。

「你……係……邊……個……?」

一陣黑煙圍繞我身邊,一隻灰白色嘅手從煙中冒出,捏住我條頸將我撳落地下!

蒼白嘅臉容從黑煙化出,係一副滿佈黑色血絲同皺紋,雙眼泛黑,牙齒泛黃嘅臉。

呢個人……就係被魔附身嘅人類!

佢張開口,一陣黑霧從佢嘴巴冒出,化成嘴巴形狀向我條頸咬過嚟!

我下意識舉起銀刀斬斷黑霧,然後再斬落黑斗篷男人隻手!



鮮紅嘅血頓時濺出,佢馬上縮開手後退。

我企返起身,整頓好姿勢,十二分警戒盯住佢。

我諗起若兒同穆樞機嘅對話,於是問:「你係咪就係龐亮?」

「你……點……知……?」龐亮語速緩慢,眼神呆滯。

「你係咪就係殺死我全家嘅人?」我平靜地問。

「你全家……?」龐亮疑惑反問。

「四年前,你突然闖入一個一家四口嘅屋企,殺死咗一對夫妻同一個三歲嘅女仔。」



「四年前……全家……哦……好似……有……咁嘅……事……」

龐亮精神恍惚,連句子都無法完整講出嚟。

但反而令我更憤怒。

呢種毫不在意嘅語氣,就好似嘲笑緊我一樣……

無數嘲笑臉孔浮現眼前,無數恥笑聲音傳入耳中……

仆街……

握住銀刀嘅手不自覺用力,用力得掌心傳來陣陣刺痛。

但憤怒早已將痛楚麻痺,早已將眼前蒙蔽!



我只想殺死佢!

「仆街啦你!我要殺死你!」

我怒火中燒,忿然向佢衝過去!

但當我斬落佢脖頸一刻,佢嘅身軀頓時化作黑霧周圍消散!

又一次……突然唔見!

若兒講過,世間所有事物皆可以科學解釋,以量子力學嚟講人體係無可能頓時化成氣體消散眼前。

究竟……佢去咗邊度?



正當我焦急周圍望時,忽然有隻手捉住我隻腳,向下一扯!

我霎時失平衡跌落地下,但嗰隻手仍然緊緊捉住我向下扯!

「啊啊啊啊啊啊!快啲走開!」


無比痛楚嘅感覺從腳腕傳來,無論我點掙扎都踢唔開隻手!

啪嘞—!

底下嘅木造樓梯平台突然碎裂,我從二樓狠狠跌落地下,背脊傳來無數被木刺嘅刺痛感!

我痛不欲生瞓喺地下淒厲大叫。

差距太大……

根本唔係我可以匹敵……

過多嘅痛楚撲滅我嘅怒火,令我回復理性。

隨之侵襲而來嘅係無盡嘅恐懼,更令我回憶返當日如同夢魘嘅記憶。

我強忍痛楚打算企起身,但龐亮已經走到我面前,捏住我條頸將我舉高。

「愚蠢……依家……食咗你……」

「咳……咳……食你老尾!」

我從褸袋拎出硝酸銀噴霧,向佢塊臉噴過去!

「嘢都講唔清就走死啦!」

「嗚嗚啊啊啊……」龐亮鬆開捏住我嘅手,痛苦地撳住塊臉。

我跌落地下後馬上爬返起身,轉身向大門逃跑!

我唔應該咁魯莽自己一個嚟呢度……

我應該乖乖聽若兒嘅話……

「小凌!」

就喺呢個時侯,若兒出現喺大門門口!

「若兒!」

「你果然喺度!唔係……唔係講呢啲嘢時侯!快啲跑過嚟,小凌!」

聽到若兒嘅呼喚,我竭盡全力向大門跑去!

但唔知幾時,若兒身邊多咗三道浴血嘅人影。

「點解阿壹你要走啊……殺父仇人就喺你眼前啊……」

「阿壹……快啲返轉頭,幫媽媽報仇啊……」

我撳住雙耳,嘗試無視佢哋。

「哥哥……點解明明係你嘅錯,但你就可以咁幸福,我哋就要受罪?」

點解……?

我愣然停低腳步。

係咯……點解?

我明明已經做好犧牲生命嘅準備,點解我仲要咁自私逃跑?

「小凌,快啲跑過嚟呀!」

突然,後腦傳嚟一記重擊。

失去意識前最後一刻,若兒嘅叫聲喺我耳中無限徘徊。

在此之後,我嘅記憶就中斷。

我並無意識到發生咩事。

當我再次張開雙眼,原本身處嘅廢屋變得破爛不堪,周圍一片頹垣敗瓦。

牆身倒下,天花塌落……

喺漫天灰塵之中,一道纖柔嘅身影企喺我面前……

「若兒!」我馬上大叫。

灰塵散去,卻見企喺我面前嘅若兒雙眼同龐亮一樣泛黑,身邊散發陣陣黑霧……

「……若兒?」

「小……凌……」

驟然,若兒雙眼再次變回清澈,黑霧亦隨即消散。

無錯……佢係若兒!

「若兒!」

我企起身,諗住抱住若兒。

「咳——」

眼前一片通紅。

若兒吐出一口鮮血,然後緩緩倒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