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繼續睇落去。

無論係降神定降魔,目的都只有一個——藉由強大靈體附身己身,從而獲得超乎自然嘅力量。

喺各地神話,人類將神明描述為不問凡間世事,只要凡人信仰,而魔鬼則會主動誘惑人類,狡猾地向人類提出交易。

呢個就係神與魔嘅分別。

降神術係透過信仰向神乞討力量;降魔術係透過交易向魔獲取力量。



然而,魔鬼交易往往要付出沉重代價……

「小凌!」若兒嘅叫聲忽然從我身後傳出。

我回頭一望,若兒氣沖沖咁向我走過嚟,將我手上本書搶走。

「唔可以睇呢本書!」若兒露出非常憤怒嘅表情。

我從未見過若兒咁嬲。



「……對唔住。」我低頭道歉。

「你啱啱睇咗幾多頁?」若兒拎住本書問。

呢本書記載嘅似乎真係非常禁忌嘅知識。

「無。」我搖頭,「我啱啱打開本書,若兒你就衝咗入嚟。」

若兒瞇起雙眼,再問一次:「真係嘅?」



「真。」我擔心會俾若兒責罰,所以講咗大話。

若兒聽完,過咗幾秒後,表情放鬆返落嚟。

「下次唔好再亂入我間房摷書喇,有嘢問我就直接搵我喇。」

若兒將本書放返原位。

「嗰本書……」

「係記載異教嘅禁忌法術同儀式,比起所有秘教都更加邪惡嘅嘢,係一次我同穆樞機執行委託時得返嚟。」

「比起所有秘教都更加邪惡嘅嘢,係咩嘢……?」

「你都係唔好知,有啲嘢知道咗,就無得返轉頭。」



然後,若兒就趕咗我出房。

我第一次見若兒咁嬲,愧疚嘅心情一直喺內心徘徊。

但比起呢樣,我更著重另一樣嘢——

書中所記載嘅內容。

「阿壹,點解你唔嚟救我啊?」

求救嘅叫聲再次傳入耳中。

「我成世人求神拜佛,點解佛祖要咁懲罰我啊……?」



「哥哥……救命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明明……明明已經好耐無聽到,點解又突然間出返嚟……

渾身浴血嘅爸爸、媽媽同妹妹企喺面前,表情呆滯,目光怨恨地徑直盯住我。

「阿壹……爸爸救你,幫我執仇……」

「阿壹,神佛根本唔會理我哋凡人,但係魔鬼唔同……」

「哥哥,我真係好痛啊……救……救……我……」

我赫然察覺,原來我沉淪於幸福嘅時間太耐,耐得連自己犯過嘅罪都忘記。

罪孽如同刻喺靈魂上嘅烙印,無論過咗幾耐都唔會抹走。



因為我,而害死全家人。

但我竟然咁幸福生活落去,實在罪大惡極。

……唔係。

而家已經唔同。

我再唔係手無縛雞之力,而係一個驅魔師。

為咗贖罪,為咗報仇,我必須要親手手刃殺我全家嘅黑斗篷男人。

純白嘅光芒的確溫暖,卻無法照亮漾黑嘅過去。



我向前撥一撥,眼前三個血人頓時化為血霧散去。

「放心,我一定會報仇。」

之後,每次若兒唔喺度嘅時侯,我都會偷偷地入去佢間房,拎嗰本書落嚟睇。

若兒曾經講過,黑斗篷男人係個沉淪巫術而被魔附身嘅人。

所以我估計,嗰個人係根據呢本書記載嘅降魔術召喚魔。

或甚,呢本書嘅主人就係黑斗篷男人。

呢本書除咗降魔術,仲記載咗其他禁忌法術同儀式。

不過我只專注於閱讀降魔術內容。

書中記載,高維度嘅靈體必須要以物質作媒介,先可以喺物質世界嘅現實發揮力量。

但構成佢哋能量過於異常,愈強大嘅魔就愈難以搵到適合嘅物質媒介。

一旦附身喺唔適合嘅物質媒介時間過長,將會破壞宿主嘅身體。

附身適性係取決於宿主同靈體,就好似玩俄羅斯方塊,書中亦有記載「完全適性宿主」,但無詳細提及。

因此,崇拜魔嘅人會透過儀式召喚魔,但甚少人會將魔附於己身。

呢個係降魔術禁忌嘅緣由。

書中多番強調,擁有軀體嘅魔非一般人能敵,愈強大嘅魔得到軀體後力量會幾何上升。

喺魔之中嘅最上位存在——惡魔,得到軀體嘅話等同於世界末日。

世界依然存在嘅原因,係至今為止仍未人類成功俾惡魔完美附身。

就好似西方驅魔片一樣,被惡魔強行附身嘅人類都會表情痛苦,行為怪異,跟住肢體扭曲,精神失控,最後自我滅亡。

我繼續翻查,嘗試翻查破解降魔術嘅方法。

但睇晒成個章節,只有召喚某幾個惡魔嘅降魔術法陣。

唔係……

方法係有。

以毒攻毒。

只要同為被魔附身之人,就可以互相匹敵。

即使犧牲生命。

有一日半夜起身去廁所,經過走廊時,我聽到房內嘅若兒同穆樞機嘅對話。

「我已經搵到……將小凌全家殺死嘅嗰個人,佢叫龐亮,以前係驅魔師,自從老婆同個女俾妖尋仇殺害之後,就開始走火入魔鑽研巫術,最後被魔附身。」

「原來係咁。」

「我哋要趁佢未轉移藏身點,盡快捉住佢。」

「對方係被魔完美附身嘅人,等支援到達之後先開始行動。」

「嗯……」若兒喃喃自道,「今次終於可以幫小凌報仇。」

我企喺房外聽完佢哋嘅對話後,默不作聲返房。

機會……終於到。

終於可以為爸媽妹妹報仇。

第二日,我偷偷入若兒間房。

翻查到有關黑斗篷男人嘅資料後,我獨自一人向目的地出發。

於是,我再一次犯下無可挽救嘅大錯——

若兒親眼死喺我面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