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喺街頭欄杆上邊食住唔知第幾支煙,邊將我嘅過去,一滴不漏缺話畀白寧聽。

白寧挨喺隔籬欄杆好認真咁聽。

因為我嘅魯莽,令若兒犧牲施展降魔術去驅散同為被魔附身嘅龐亮。

呢個就係若兒死去嘅真相。

係我殺死若兒。



白寧聽完之後,我原本以為佢會一副可憐嘅樣安慰我。

——唔關你㗎,唔係你嘅錯,唔使咁自責,無人想㗎,可能呢啲就係命運。

但無。

呢啲難聽過粗口嘅說話,無一句喺白寧口中冒出。

「你笑咩?」



佢反而喺度笑……?

黑人問號。

不過白寧唔係開心嘅笑,而係欣慰嘅笑。

「因為,我第一次聽到師父講自己嘅事。」

呢一刻嘅白寧並無稚氣嘅感覺,反而有種……



「所以,師父就一直繼續做驅魔師?」白寧歪住頭問。

「……嗯。」

「所以,師父從來唔信奉任何宗教?」白寧歪向另一邊問。

「……嗯。」

「師父……真係已經好努力喇。」

「好努力?」

「……嗯。」白寧學返我嗰種無言嘅語氣。

「我原本以為你會嘟起嘴,一臉食屎咁嘅樣安慰我添。」



「因為對住已經企返起身嘅師父,講呢啲話已經太遲。」

無錯……

白寧,的確有若兒嘅影子。

喺佢哋面前,所有嘢都被睇穿一清二楚。

「師父大概已經唔使呢啲說話,所以……咦?等等先!你啱啱話邊個係食咗屎呀?」

前言撒回,又變返做弱智兒童。

白寧繼續問:「咁師父,最後嗰個叫龐亮嘅男人係咪死咗?」



「唔知,到最後並無搵到佢嘅屍首,但我追查咗好多年佢都係不知所蹤,可能嗰一日俾若兒消滅得屍骨無存都唔定。」

我從褸袋將昆迪拉拎出。

「昆迪拉,係我為咗保留住若兒嘅鬼魂而主動煉製。」

人死後唔一定會留低鬼魂,鬼魂出現能量亦會隨時間消散。

「但係,師父亦唔係為咗原本嘅用途而煉製。」

「唔係。」

「唔係……?」

白寧稍微疑惑,不過並無當初咁吃驚。



「我啱啱係話龐亮已經被消滅只係可能,唔係確實。」

腦海中再次浮現龐亮嘅臉容。

「如果佢未死,即使係依家嘅我都殺唔死佢。」

「被魔附身嘅人類……真係咁強大?」

「視乎魔嘅程度。」

舉個例,魅魔係魔之中屬於低位嘅存在,歷史上猶太教同基督教嘅神父消滅過唔少得到容器嘅魅魔。

所以,我先成功驅散到附身Heidi嘅魅魔。



「但附身龐亮嘅係心魔。」

「……心魔?」白寧展現不解表情。

「正名叫天魔,源於佛教,專門扮成人們內心嘅人格,針對內心脆弱嘅地方同黑暗面進行誘導。」

——點解個個人都要迫害我?點解呢個世界對我咁唔公平?點解?點解?

天魔最喜歡偽裝係對方另一面,透過質問將對方誘導去黑暗面。

歷史上,有唔少修佛嘅僧人因此墮落,人稱佛祖釋迦牟尼亦曾經被天魔誘導過。

「天魔屬於較高位嘅魔,經驗老到嘅驅魔師亦未必可以匹敵。」

魔嘅存在就係咁強大。

佢哋本來就身處比人類高維度嘅世界,知識比人類深邃得多。

「但如果集中千百萬道詛咒,神靈都可以瞬間咒殺。」

就算燈光只用於照明,如果將香港所有燈光集中一點,鑽石亦能瞬間化灰。

「哦,原來係咁。」白寧一臉思考地點頭。

「我好懷疑你係咪真係思考緊。」

「真㗎!我個腦有轉㗎!」白寧跳起大叫,「我只係諗……如果師父真係將骨刀指向嗰個龐亮嘅男人,咁係咪心魔同佢本人嘅靈魂都會被消滅?」

「無錯。」

「但係,嗰個男人可能只係俾心魔控制先會咁……」白寧十分猶豫咁講,「佢本人未必想做出咁樣嘅行為……」

「你係同情緊佢?」我反問。

「啊!唔係……我唔係咁嘅意思,我知道嗰個男人係——」

「放心,我明你意思。」我收返起昆迪拉,「靈魂係意識嘅載體,就算我幾咁憎佢,都唔希望佢投唔到胎。」

雖然生命係分為肉體、靈魂同意識,但普遍理論必須要靈魂作載體先可能進入靈魂嘅世界投胎。

失去靈魂,等同飄浮虛渺嘅意識。

「夜喇,我要返屋企瞓。」我從欄杆跳落嚟。

「師父,咁你……」

「返上去瞓啦。」

我將煙頭彈飛出馬路,然後轉身離開。

「多謝你,傻妹。」

明明只係一時興起先同佢講呢段過去,但總感覺……

好似得到安慰。

沿途我踏上寧靜嘅街道,回想起啱啱講嗰段往事。

「小凌。」

一把相熟嘅聲音從背後傳嚟。

我原本以為係傻妹跑過嚟叫我,但聽落呢把聲……!

「小凌。」

我即刻回頭。

「小凌,終於見返你……我好掛住你!」

白色嘅煙霧向我湧嚟,化成一個少女嘅人形。

呢個少女,就係啱啱故事嘅主角。

「……若兒?」我十分驚訝。

「小凌!我好掛住你!」

若兒緊緊抱住我,甚至感覺到柔軟嘅觸感。

「……啊!」

攬咗好耐,若兒先紅都面晒放開我。

「小凌,同你失散分開呢段時間我先發現……我真係唔可以無咗你!」

突如其來嘅再見,卻令我感到不知所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