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料之外嘅時間地點,若兒再次出現眼前。

「若兒……」我既欣喜又訝異望住若兒,「你點樣從鎖羅盆村走甩,返嚟呢度?」

「嗰日我俾山魅吸取咗大部分能量,但殘餘嘅嗰一小部分成功喺佢哋手上走甩。」若兒開始解釋,「但因為元氣大傷,我匿埋喺裡面靜養咗一段時間,吸收夠能量先出返嚟。」

「實在太好。」

「你好似……對我嘅出現唔係太驚訝咁嘅?」若兒皺起眉頭。



「因為,你話過你會返嚟,我一直都相信。」

我哋曾經發過誓,即使生死相別,亦永不分離。

所以,我相信若兒一定會返嚟我身邊。

「到啦。」我拎出鎖匙打開屋企大門。

「喵!喵喵喵!」



小黑十分憤怒向我撲過嚟,可能係我今日唔記得餵佢關係。

不過佢一見到若兒,就即刻停低腳步縮埋一邊,仲好似比以前更加驚咁。

「好耐無返到嚟,好懷念。」

若兒入到屋伸咗個懶腰,然後轉過身睜大雙眼,十分好奇望住我。

「小凌,我唔喺度呢段時間,你有無又遇到啲咩特別事?」



「都係咁樣,無咩特別。」

「喔……」若兒微微點頭。

「你師父返咗嚟。」若兒歪一歪頭。

「我……師父?」

「穆樞機。」

「穆樞機……喔!穆樞機……」若兒表情有啲呆滯。

「若兒……?」我疑惑咁望住若兒。

「無嘢,可能喺出面飄泊太耐,我有啲攰啫。」



我拎出昆迪拉,向若兒講:「咁你返入去唞下先。」

「……嗯,晚安喇小凌。」

若兒化成一團白煙,返入去昆迪拉入面。

有種異樣感覺。

但我講唔出口。

不過昆迪拉係用鬼魂主人嘅屍身煉製,能夠容納嘅只有骨灰嘅主人。

能夠進入昆迪拉,至少佢就係若兒本人。



「……喵。」小黑畏縮地行過嚟,輕叫一聲。

「做咩?」

小黑好似無咗平日道火,平時如果我唔記得餵佢,佢應該撲過嚟瘋狂抓我先啱。

「我依家倒貓糧畀你。」

「喵……喵喵。」小黑輕叫多兩聲,然後轉身行出大廳。

奇奇怪怪。



第二日,我又收到霍靜嘅訊息。



「尋晚又有新嘅受害者,而且仲要有兩個。」

喺café角落,霍靜坐喺我對面,拎出一張地圖。

「地圖記錄咗所有受害人嘅遇害位置,你記唔記得我講過所有遇害位置係根據某種幾何定律排列?」

「嗯。」

「我哋根據所有遇害位置計算兇手前進路線,經過電腦計算後得出二百六十四個結果。」

「真係多。」

霍靜拎出一支紅筆,喺地圖上邊繪畫邊話:「喺其中一個結果,係咁樣。」



「呢個係……」我睜大雙眼,難以置信望住份地圖。

「無錯,你應該好熟悉先係。」霍靜得意笑咗笑。

係一個法陣。

一個非常大嘅法陣。

「喺我哋資料庫搵唔到呢個法陣內容,你有無見過呢個法陣?」

我拎出地圖仔細地望。

「……無。」

「無?」霍靜好驚訝咁叫咗聲,「師兄你唔好玩我喎,我都請咗你飲咖啡啦!」

「你當我維基百科?」

神秘學顧名思義神秘知識,當中一定會有普通人接觸唔到,只有某啲人之間傳承嘅知識。

我放低張地圖,然後話:「不過呢個法陣未完成,仲缺兩點。」

「無錯,兇手每五日就會殺一次人,距離下次仲有四日。」

「你想我四日後去下個目的地伏擊佢?」

「係,你接咗我委託㗎,無得say no。」

「無同其他人講?」我盯住佢雙眼。

「無,今次行動得我同你。」

霍靜似乎無講大話,佢的確守承諾。

「不過……呢個受害者唔符合你講嘅規律。」我指向地圖上唯一偏離法陣,突兀嘅點。

「佢係尋晚發現嘅其中一個受害人,不過佢同之前發現嘅受害者唔同,有明顯死因,係死於心律不正。」

「而且兇手之前每次都只殺一個人,但尋晚就殺咗兩個。」

「係,呢點諗嚟諗去都十分可疑……」霍靜展現苦惱嘅表情,「唔通係兇手被人發現,臨急臨忙殺人滅口?」

「鬼知。」

「吓?驅魔師先生就係咁樣答人唔知?」

「係咪咁嘅原因,捉到兇手就會知。」我一口氣飲完手上杯咖啡,「我要上堂,之後再聯絡。」

離開café之後,若兒就如同以往一樣從褸袋冒出嚟。

「若兒,你覺得係點?」我詢問若兒。

「我覺得……應該唔係同一個人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