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係陰公,用盡全力都殺唔到殺死自己全家嘅仇人,而且……將會有下個受害者死喺面前!嘻嘻嘻!」

「唔好俾佢挑釁。」若兒冷靜咁講。

驟然,一團黑霧向我湧過嚟!

我舉起昆迪拉戒備,但天魔嘅目標唔係我——

「啊啊啊啊!」



天魔張開嘴巴,一口氣將若兒吸走。

「若兒!」我大叫一聲,向天魔衝過去。

眨個眼,若兒嘅魂魄已經被吸得一乾二淨,不留痕跡。

吞食完若兒嘅天魔抹一抹嘴,竊笑咁話:「真係難食。」

點會……若兒佢……



「下一個到邊個好呢,不如就……嗚哇!」

天魔突然一臉痛苦撳住個肚,張大嘴巴痛苦作嘔。

嗖—!白煙從天魔嘴巴噴出!

「若……兒……?」我訝異望住眼前。

白煙返到我身邊,化成少女嘅姿態。



「哈哈哈……原來你唔係普通亡魂,而係……」天魔神情痛苦,卻捧腹大笑,「哈哈哈!真係邪門外道嘅驅魔師!」

「小凌。」若兒飄到我隔籬,耳邊同我講:「俾我附身。」

靈體得到身軀,可以發揮強大幾倍嘅力量。

如果若兒嘅力量,加上我嘅戰鬥技巧,話唔定可以勁過附身龐亮嘅天魔。

「嗯。」我輕聲回應。

白煙如同暖流循住皮膚各個毛孔進入體內,驟然一股強勁嘅力量從體內湧現。

我感覺到……眼前望嘅事物變得緩慢,周圍聽到嘅聲音變得敏銳,四肢肌力變得非常強力。

我握緊昆迪拉向天魔衝過去,天魔亦同時向我飛撲過嚟!



蓬—!嗖—!

不分勝負!

我訝異望一望自己,就連我自己都估唔到有咁強大力量。

被鬼魂附身嘅人係會變得強大,Shelly同浩然就係例子,但僅限於怨靈。

就連天魔都好驚訝咁望住我哋。

「竟然……竟然同我差唔多?」一直嘻皮笑臉嘅天魔,第一次額頭流汗。

殺死佢……



我只要同小凌永遠喺埋一齊……

殺死佢……殺死全部人……

若兒嘅思緒流入我腦海……係非常怨恨嘅殺意!

「區區人類……」天魔表情驟變猙獰,「我咁多年經營嘅嘢,唔可以咁樣毀於一旦!」

天魔咩都唔理,瘋狂咁向我哋飛撲過嚟!

我捉住天魔雙手,但阻唔住天魔嘅去勢,俾佢一嘢壓埋落牆!

天魔張開可以捅穿石屎嘅利爪,不停向我個頭壓過嚟!

如果係普通人類嘅身軀,莫講話魔,就連被怨靈附體嘅人都未必可以互相抗力。



但而家嘅我成功撳住天魔嘅雙手。

「嗚嗚嗚……」天魔低吼一聲,張開血盆大口咬過嚟。

我提起膝頭,一嘢鋤落佢下體!

天魔非常痛苦縮開雙手,狼狽後退。

我並無放過呢個機會,握緊昆迪拉不停斬落天魔身軀,留低一條又一條血痕!

「嗚嗚嗚……嗚嗚啊啊啊啊啊!」

黑霧喺眼前爆散,天魔頓時消失眼前!



「喺呢度!」我往黑霧衝過去,向前突刺。

天魔舉起右手用血肉之軀擋住呢刀,但赫然發現呢把刀係昆迪拉。

昆迪拉嘅方向直指天魔。

「Shit!」天魔不顧右手撕裂,直接將手抆出嚟。

我唔俾天魔有喘息嘅機會,另一隻手拎出銀刀繼續斬過去!

斬過去……

斬過去……

斬過去……

「無……無可能……就算俾鬼魂附身都無可能咁……」天魔瞪大雙眼望住我,又彷彿唔係望緊我,「唔通你……啱啱吸返我啲能量轉頭?」

殺死佢……

我要殺死佢!

如果唔係佢,若兒就唔會死!

「你……究竟吞食咗幾多靈魂?」天魔第一次露出膽怯嘅表情。

眼前浮現出零星影像……係鎖羅盆村。

淒慘叫聲不斷傳出,山上有一群山魅,但佢哋同我印象中嘅山魅差異十分大。

因為喜好殺戮嘅佢哋,呢刻全部神情驚恐,邊高聲慘叫邊逃跑!

一陣白煙湧起,眨眼間山魅盡數失去生氣,山上全部花草樹木枯萎得如同焦炭,只剩一片死氣。

呢啲……係若兒嘅記憶?

但係,已經唔重要。

呢刻,我只想幫若兒報仇……

我要幫若兒報仇……

我要幫若兒執仇!

「夠啦!師父!」一對手從後攬住我條腰。

呢刻,我發現唔單止白寧,唔知幾時上嚟嘅霍靜都舉起槍指住我。

「你哋……做乜嘢?」我不解咁問。

霍靜保持揸槍嘅姿勢話:「你睇下你面前。」

我回過神一望,附身龐亮嘅天魔渾身浴血瞓喺面前,身軀被斬得不成人形,奄奄一息。

呢個……係我做?

「哈哈哈……我竟然會落得咁嘅下場,俾當年個細路同驅魔師搞到咁樣……」

天魔嘔出一口血,手腳筋腱被斬斷嘅佢連企起身都做唔到。

「但係我仲未輸……我仲有法陣喺手!」

「特警已經將你所有地點嘅法陣抹除,你嘅法陣已經唔work。」霍靜冷冷咁講。

天魔表情愣住,過幾秒後高聲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走頭無路嘅佢依然發出嘲諷嘅笑聲。

「就算係咁,你哋依然殺唔到我!死嘅只係龐亮嘅身軀,我會返到我嘅世界繼續生存,等下一次機會再降臨現實!」

笑聲充斥成間工廠。

「過咗幾十年幾百年,你同驅魔師小姐唔喺度之後,再唔會有人阻到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錯啦。」

我將銀刀掉落地下,然後舉起昆迪拉。

「你唔會有下次。」

天魔止住笑聲,一副震驚嘅表情話:「你……你做得到咩?你如果咁做,唔單止我,就連龐亮嘅靈魂都會永遠消失!你自詡驅魔師,忍心消滅無辜嘅靈魂咩?」

「如果可以消滅你,就算付上任何代價都在所不惜。」

「哈哈……哈哈哈……」天魔無力瞓喺地下發出絕望嘅笑聲,「哈哈哈……為咗報仇,就算無辜嘅人永不超生都唔理,哈哈……」

「——你先係真正嘅魔鬼。」

「呢句就係你嘅遺言?」

我將昆迪拉指向天魔。

「停手,凌寧壹。」

霍靜舉起手槍指住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