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寧……!

「真係太愚蠢……區區神父竟然想挑戰上位嘅『魔』!嘻嘻嘻嘻!真係引人發笑。」

龐亮展現扭曲而猙獰嘅笑容,挑釁嘅恥笑聲如同廣播器一樣四方八面傳出。

「嘻嘻嘻……下一個到你嗚哇!」龐亮講講下,忽然慘叫一聲。

原來係俾佢捉住嘅穆樞機一腳踢落佢塊臉,將佢踢低。



「嗄嗄嗄……區區魔鬼,口氣真係大。」穆樞機半跪地下,喘住氣講。

「明明已將整斷咗你六條肋骨,竟然仲有力!」

被穆樞機踢中臉部嘅龐亮上半身後傾,頭掂地下,但雙腳依然企喺地下,姿勢十分詭異,彷彿無尾龍骨一樣。

然而穆樞機額頭冒汗,神情痛苦,似乎已經無力起身。

「哈!」龐亮上半身彈返起,然後舉起手刀,化成一團黑霧向穆樞機衝過去。



我拎出昆迪拉鎖定龐亮。

「去死。」

千均一發之際,龐亮停低腳步,避開我嘅咒殺。

「癲啊……真係癲!你真係毫不猶疑使出指骨術,你無諗過咁做會將同我同一軀體嘅龐亮嘅靈魂一齊消滅?」

「你果然唔係龐亮。」我並無太驚訝。



「無錯,殺死你家人同驅魔師小姐嘅係龐亮條,但佢係被我操縱全。當時佢妻兒被殺,我趁機入侵佢內心最脆弱嘅地方,但作為驅魔師嘅佢極力抵抗住我,所以我未完全控制到佢軀體。」

附身龐亮嘅天魔仰首望天,大笑一聲。

「但依家龐亮已經永遠沉睡,我成功奪去龐亮,得到人類軀體!哈哈哈哈!」

「真係可憐。」我緩緩講一句。

「咩話?」天魔皺起眉。

「如果你無嚟現實,或者可以喺你哋嘅世界好好生存。」

「我依家已經有人類軀體,可以永遠存活喺呢個世界!」

「唔係。」我搖頭,「你會被殺,而且永不超生。」



我舉起昆迪拉,再次向天魔使出指骨術!

天魔瞪大雙眼,跳上天花板,以倒掛嘅形式爬到我頭頂,再向我踩落嚟!

砰—!沙麈四散,我跳去側邊避開一擊!

但沙塵過後,天魔卻消去蹤影。

「若兒!」

若兒從昆迪拉冒出。

呢招已經睇過好多次,人係唔會憑空消失。



係同小黑一樣嘅擬態術,將自己隱形嘅法術。

但天魔同貓又唔同,魔本來係強大嘅能量體,佢所散發嘅能量對於純粹能量體嘅若兒係顯而易見。

「小凌,左面!」

我向左邊一斬,刀柄傳嚟實實在在嘅切肉感。

天魔顯現身形,邊後退邊用脷舐手臂嘅傷口,傷可見骨嘅傷口好似玩泥膠咁黐返埋一齊。

「嘻嘻……嘻嘻……」天魔四肢掂地,泛黑嘅雙目如同野獸一樣盯住獵物。

蓬—!

天魔向我飛撲過嚟,被我俯身避過,但撞上一刻佢如同蜥蝪咁爬上牆,飛簷走壁咁牆壁天花三角跳之後再向我撲過嚟!



蓬—!蓬—!蓬—!蓬—!蓬—!

快到肉眼望唔清嘅黑影喺室內靈活跳躍,我靠住反射神經不停躲避!

速度愈嚟愈快!

咁避落去唔係辦法!

天魔跳向我右眼視線,我右眼角膜受傷,剎那間跟甩咗佢嘅動作!

蓬—!

我即刻雙手交叉格擋,但依然俾天魔撞飛十米遠!



身上傳嚟劇烈嘅疼痛,天魔並無畀喘息嘅機會我,向我飛撲過嚟!

但下秒鐘,天魔忽然停低手腳。

「你……」天魔表情變得難睇。

龐亮嘅身軀除咗散發出黑霧,仲有另一團白煙包圍住佢。

「區區鬼魂,竟然強行附身控制我?」

天魔嘗試郁動龐亮嘅手腳,但俾若兒緊緊牽制住。

「小凌,係機會!」若兒向我大叫。

佢想我而家用昆迪拉將天魔連同佢一齊咒殺。

但我唔會咁做。

我向天魔衝過去,將佢個頭齊整斬落嚟!

若兒即刻脫離龐亮身體,大量鮮血從斷口噴出,無頭嘅身軀緩緩倒下。

「終於……殺死佢……」我停低落嚟,邊喘氣邊講。

係喎!仲有白寧!

我即刻跑過去鬆綁白寧,然後大大力拍落佢塊臉。

「喂!醒喇傻妹!」我不停拍。

「嗚……邊個打我?」白寧睡眼惺忪,「師……父……?」

見到白寧無事,我露出安慰嘅笑容。

「小凌,我哋成功咗。」若兒行到我身邊。

無錯,天魔已經被殺死。

一切已經完結。

同場除咗若兒同白寧,仲有穆樞機喺度。

我哋三個互相對視,帶傷嘅穆樞機慢慢企起身,露出十分訝異嘅眼神。

若兒膽怯望住穆樞機,欲言又止。

兩人對視一陣後,若兒緩緩開口:「穆樞機,我——」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尖銳嘅笑聲四方八面響起。

點會……

我回頭一望,身首異處嘅龐亮慢慢企起身,然後抱返起個頭,放返落頸上面。

「師……師父!」白寧瑟縮捉住我手臂。

「大團圓結局,少年一雪前恥成功報仇,然後一齊去BBQ。」

天魔露出奸險笑容,頸上傷口慢慢癒合。

「嘻嘻!發夢喇你!」

有咩可能……連斬頭都唔會死……?
已有 0 人追稿